第153节

    理智的力量占了上风,叶轻目光中的那一缕疯狂被暂时压抑了下去。

    “放了他们,然后我们回家。”李越白疲惫地站立在那里,低声道。

    “……”叶轻突然猛地抱住了他。

    “没事的,没事的。”李越白站着任凭他抱:“我爱你,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爱你,愿意与你一同面对,只要你以后再也不……”

    叶轻低下头,额头靠在李越白的肩膀,滚烫的泪水洇湿了衬衣。

    “我做不到……”叶轻低语道:“我就是做不到……”

    李越白的心越缩越紧。

    他听得懂叶轻的意思,那就是——理智上知道自己不该杀人,可是感情上被内心黑暗的欲望所牵引,会做出无法自控的事情来。

    身为未遂杀人者,叶轻却是现在最不知所措的那个人,他被汹涌的情感和黑暗的欲望两相夹击着,面前展开了一幅地狱的图卷。

    “我不但会杀死其他人。”叶轻低声道:“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还会将你锁在阴暗的地下室里,甚至折磨你,杀死你,肢解你,挖出你的内脏,与你冰冷的尸体同眠……我不想这样,但是……也许总有一天,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也许因为情感的波动过于剧烈,叶轻无意中使用了能力,放出了一个幻境。

    李越白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与叶轻相处的无数个画面。

    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打着伞,牵着13岁少年的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向出租屋走去。

    第一次去游乐园。

    第一次送他去学校。

    第一次接受他的表白

    ……

    这些事情真正发生时,李越白沉浸在深深的幸福中,可是现在,重新看一遍,他竟然在画面里看出了叶轻的不安。

    叶轻总是用眷恋的目光看着自己,仿佛是最后一眼一般。

    “从13岁开始,我就隐隐约约预感到,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我。”叶轻低声道。

    “怎么可能?”李越白感觉自己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怎么可能?”

    “我真的很怕。”叶轻道。

    少年时期,他曾经以为,李越白只把自己当成家人,当成被监护人来疼爱,并没有任何爱情掺杂在内,这让他很是沮丧了一阵子。

    在年龄满了18岁以后,他便用上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笨拙而又真挚地撩拨对方,愚蠢地表白,没有想到……真的成功了。

    成为恋人之后,叶轻放下了心,可是近来……近来一切都变了。

    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普通人类,意识到自己拥有毁天灭地的可怕力量,意识到自己也许是神的另一个人格……但是并没有人来指导他怎样控制力量,没有人告诉他这个世界的一切。

    李越白想要的恋人,也许只是那个身为人类的叶轻,而不是怪异的自己。

    更何况……

    叶轻集中精神在无边宇宙中搜索时,往往会抓到一些碎片,在那些碎片里,李越白爱上了其他人,与其他人定下了忠贞不破的誓言,那个人,自己并不认识。

    于是,他内心阴暗的部分开始无边蔓延,露出爪牙。

    如果李越白会爱上其他人,那只要杀死所有接近的人,就可以了。

    “我……你要我如何证明我只爱你。”李越白急了,他很会哄人,却不知道如何驳斥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急得几乎哭出来:“我不怕死……”

    叶轻听到了死这个字,眉头一皱。

    他没有多犹豫,轻轻一抬手,注射器的针尖指向了自己的喉咙。

    “……”那一瞬间,李越白连心跳都停止了。

    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爱人,竟然想要……自杀吗?

    为什么?

    “我无法忍受那样的未来。”叶轻道:“如果在未来,我会因为嫉妒而伤害你,杀死你……”

    不如先杀死自己。

    李越白会痛苦,但至少可以活下去。

    “不,不是这样的。”李越白大脑一片空白,说不出完整的话语。

    他原本只想着,这一次要挽救爱人免于犯罪,没想到……竟然发展成了要挽救爱人的性命。

    冷静下来,再怎么害怕也要先冷静下来……

    李越白闭了闭眼,反复咀嚼着叶轻刚刚的话语。

    他害怕,他不放心……他始终觉得会失去自己。

    是什么证据清清楚楚地证明自己会爱上别人……

    当然是叶轻在无限的空间和时间里抓取到的那些和自己有关的片段情节……

    也许正是自己穿越的那六个世界,在那些世界里,自己一次又一次爱上一个人,那个人自己却不了解自己……

    “那些人。”李越白用尽全身力气喊了出来:“我爱上的那些人……全都是你啊!”

    叶轻的手颤抖了一下。

    什么意思?

    “在这个世界之外,还有很多世界。”喊完之后,李越白脱力地跪坐在地上:“你看到的那些……那些我爱上其他人的片段,全都是和你……全都是我在不同的世界里与你相爱。”

    “……”叶轻僵在了那里,他真的没有想到,事情还有这样诡异的解释方向。

    “这怎么可能?”叶轻难以置信道:“这个世界到底……”

    他干脆利落地捏碎了手中的注射器。

    “这样,是不是就不会害怕了?”李越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暂时放下心来。

    叶轻脑子很乱,头很疼。

    “想不明白也没关系,我会慢慢解释给你听。”李越白柔声道:“我们有整整一生的时间。”

    叶轻点了点头。

    “用不了这么久吧?”突然,洞口处传来了一个轻佻的声音。

    一个人懒洋洋地倚靠在洞口,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又是老朋友。

    还是刚刚辞别不久的老朋友,第六穿,娱乐圈世界里的原主,金牌制作人,慕容凉。

    “你可能觉得我是来凑数的……”慕容凉耸耸肩,一步一步向叶轻和李越白走过来,他脚步轻松,手指上还晃着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但是他们都不愿意打扰你们,只有我愿意过来看一眼……现在看来,我是对的。”

    走得近时,慕容凉的目光完全被叶轻吸引住了,他甚至不正不经地冲着叶轻飞了个媚眼,笑道:“小朋友不错嘛。”

    “有本事就来试试。”李越白听得出他是在开玩笑,便同样以玩笑回应,尽管语气中带着疲惫。

    “免了,我可不想气死沈破。”慕容凉直截了当道。

    “沈破不是……死了吗?”李越白惊道。

    “滚。”慕容凉毫不客气。

    “宿主。”系统道:“那个所谓死亡,只是叶轻离开娱乐圈世界的方式而已,原主沈破并没有受影响。”

    “那就好。”李越白没有再说话,目光完全被慕容凉手指上旋转的项链吸引了。

    那是星际世界里,胧月始终挂在脖子上的,星环吊坠。

    “飞船上那个邪教头子说。”慕容凉指了指头顶,又指了指星环吊坠:“这个东西是个记忆存储器,存储了你在每一次穿越中的记忆,其理论基础很复杂,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他把星环吊坠放在了李越白手心里,然后摆了摆手,离开了。

    李越白捧着那个散发着柔白光芒的吊坠,不知所措。

    “刚刚那个人是……”叶轻似乎有一点明白了。

    “他是我在某一次穿越中的原主。”李越白点点头。

    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站起身,踮起脚,双臂一拢,便圈住了叶轻的脖子,然后,小心地将项链戴了上去,扣住了环扣。

    星环在接触到叶轻皮肤的那一瞬间,便发出了更明亮的光。

    “……”叶轻瞳孔猛地一缩。

    “怎么样?”李越白有点担心,凑上去左看右看:“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哪里都不舒服。”叶轻的目光中闪动着奇异的光芒,神色复杂。

    海量记忆正在如奔流的河水一般涌入他的脑中。

    虽然仅仅过了一分钟,感觉却像是过了一千年。

    沧海桑田,日出日落,那么多个世界……自己竟然都是和李越白一起度过的

    这个瞬间,叶轻感觉自己心里阴暗的那一部分都被冲走了。

    “你……”叶轻突然用力把李越白揽进怀里:“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李越白被他抱得几乎窒息。

    “所以……”李越白终于断断续续说出话来:“现在还怕吗?”

    “不。”叶轻在他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对不起。”

    李越白长出一口气,笑了:“现在相信我爱你了吗?”

    “嗯。”叶轻的吻沿着脸颊向下。

    “还敢不敢自杀了?”

    “不。”

    “杀人的事情也绝对不许做。”李越白想起了自己这一趟的目的。

    “你放心……”叶轻直截了当地堵住了爱人的嘴。

    放学的铃声响了,外面夕阳如血。

    叶轻开始了无比麻烦的收尾工作。

    阁楼被炸出了一个大洞,要填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