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卖砖块的?这倒是不稀奇,心灵鸡汤界有个流传已久的段子——自由女神像造好的时候,建筑商发愁,剩余的废料该怎么处理?结果有个聪明的职员提出:将剩余废料生产加工,做成一个个小的自由女神像,售卖给游客!于是又赚了一大笔……段子真假先不论,这种商业模式,在现代社会已经遍地都是了,完全不稀奇,李越白自己都买过某个旅游景点的边角料木头做成的纪念品。

    他们刚刚翻找徐丽丽的随身物品的时候,在一堆杂物里找到了唯一一件画风不同的东西,就是一个黑色的,方方正正的石块,那必然是这个古堡石块没错了。

    两个线索能连在一起,但不知道有什么用。

    收到古堡石块之后,徐丽丽就发表日志说:想打开一个盒子……

    石块,盒子,石块,盒子……从视觉效果上来说,倒是有相似之处。

    难道盒子指的就是古堡石块?

    李越白蹲下身,把石块翻找出来,捧在手中——不算很重,大小和普通砖块差不多,重量却要轻一半,黑色玄武岩,粗糙,找不到任何可以打开的开口。

    如果它就是盒子,徐丽丽到底有没有成功打开它?是已经打开然后又关闭了,还是从未打开过?

    回想了一下那篇日志里的急切语气,李越白猜测,徐丽丽肯定已经打开过盒子了,否则,她不会不再提盒子的事情。

    这玩意儿真的可以打开?李越白和石块大眼瞪小眼,相看两相厌,折腾了半天都找不到窍门,无奈之下只好把石块交到了叶青手中。

    叶青接过来,掂量了一下:“重量不对。”

    “比普通砖块轻,顶多一千克。”李越白估算着。

    “重量是983.5克,内部构造有点复杂。”叶青瘫着一张脸,用纤细修长的手指在石块上敲了敲:“内部有个空腔,除了空腔之外,左侧内部还有一条圆柱形通道,t字形……”

    李越白一脸懵逼:“小叶,你是自带x光扫描功能吗?”

    “我看不到,根据敲击声推测出来的。”叶青眼都不眨,让人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算了,反正已经穿越了,多一个有特异功能的同伴也不是坏事。

    叶青拿了一张纸,把推测出的内部结构大略画了一下。

    画完之后,李越白拿过来一看,顿时恍然大悟,这不是“鲁班锁”中的一个变种吗?

    小时候学校门口总会卖那种玩具,有木制的,有铁制的,一套好几个,方的圆的奇形怪状什么样的都有,都是用最简单的机械原理,把碎块拼合在一起,只要找到正确的拆分方法,就可以拆开,这些小玩具,有时候被叫做“鲁班锁”,有时候被叫做“孔明锁”。就算到了现在,也依然可以买到。

    鲁班锁中有一种,是个方方正正的木头盒子,想直接打开是做不到的,只能先把它往某个方向倾斜,再往另一个垂直方向倾斜——利用重力,将里面的一个小重物运送到某个关键点,然后才能打开。

    古堡石块的情况更复杂一点——内部有一个曲里拐弯的迷宫状通道,通道里有一枚小石球,要把石球运送到通道尽头,才能打开。

    “你来。”李越白果断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叶青。

    叶青可能真的有特异功能,他对数字、计算、重量、形状等的感知特别敏锐。语文老师李越白是自愧不如的。

    叶青闭上眼睛,双手握住石块,轻巧地转动起来——无论做什么事情,他的表情都特别认真专注,没有任何作为天才的倨傲不屑感,就像刚才,电脑的密码再简单,他也会认真去破解,成功破解了,表情也是纹丝不动。和一解决什么问题就忙不迭地嘚瑟四处炫耀的李越白完全不同。

    没过多久,古堡石快内部响起了一阵低沉的咔嚓声,然后,打开了。

    李越白看过一些武侠小说,总觉得神秘盒子假如打开了,里面就有可能冒出什么毒烟,什么毒针之类的,于是,下意识地猛地出手,绕到叶青身后,捂住他的口鼻,往后一拽。

    叶青被他拽得差点失去平衡。

    幸好,石头里面没有冒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里面的空腔里静静地躺着一个小棺材,黑色的,做工粗糙,形状古朴,看不出材质,棺材表面,有几道深深的勒痕。

    到了这一步,李越白已经可以确定,这东西和徐丽丽的死亡有关了。

    第22章 吸血鬼猎人(七)

    棺材里空空如也。

    “盒子的线索到此为止。”李越白望着棺材,觉得思路走到了死胡同,必须另开一条路了:“刚刚徐丽丽的日志里还写了项链的事情,从项链入手,再查一下,也许线索就能连上了。”

    “可我们不知道项链在哪里。”叶青道。

    他们已经仔细检查过徐丽丽首饰盒里的那几条普通项链了,都没有任何机关,都不是日志里说的项链。

    “把那张照片再调出来看一下。”李越白道。

    他隐隐觉得,自己刚刚看到照片的时候,目光都被吸血鬼休眠体吸引了,而遗漏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那张把吴禾吓得不轻,还把马小婷吓晕过去的照片,再一次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

    “你看。”李越白指了指屏幕上,徐丽丽的脖颈。

    那里戴了一根细细的银项链。

    款式简单,精致,只有一根链,没有挂坠,仔细比对起来,和首饰盒里的几根普通项链都不一样。

    “很有可能,这就是她日志里提到的项链。”李越白眉头紧锁:“只是,不知道去哪里了。”

    徐丽丽拍照时还戴着的项链,在她死后就莫名其妙消失了。

    疑点太多,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突然,李越白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叶警官,您好,我是小婉的家长,这么晚还给您打电话,实在是不好意思。”电话那头是一个爽朗强势的女性声音。

    叶警官?

    李越白瞟了一眼叶青,后者专心检查尸体。

    “小婉前几天多亏您帮忙送回来,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您呢!”女家长继续热情。

    原来是前几天在小区地下停车场里救下的小女孩的家长。

    那次叶青把小女孩送回家,家长问叶青要联系电话,结果这熊孩子留了李越白的。

    “不用谢,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现在惨案在旁,李越白笑不出来,只能程式化地客气:“孩子还好吧?”

    “可就是说这事呢,叶警官,您帮我们出出主意,小婉自从回来之后,就总是哭,不敢见人,走在路上看到穿红裙子的阿姨,就害怕得直躲,这可怎么是好,多影响以后上学啊!”家长又急又愁。

    小女孩遭遇了自称卡恩斯坦伯爵夫人的女吸血鬼,当然被吓得不轻,这样的心理阴影,只能慢慢修复了。

    “孩子太小,会害怕是正常的。”李越白想起在地下室第一次遇到小女孩时,她脸色呆呆的,连害怕都不知道害怕了,和那时候相比,现在才是正常的。

    “小婉说,穿红裙子的阿姨只要一靠近,就能控制她的思想。”家长急道:“你说这怎么可能呢?叶警官,你送小婉回来的时候,不是说坏人已经被逮捕了吗?”

    女吸血鬼万芳已经化成了一地灰烬,但这事当然不能和家长说,只说是被逮捕了。

    “是的,已经判刑了,您放心,不过平时还是不要让孩子一个人出门。”李越白安抚道:“小婉现在需要信任和体贴,不管她说什么,您都要信,就算不信,也要假装信。”

    来来回回嘱咐了好多句,这通电话才算是打完。

    李越白挂了电话,把所有的疑点和线索都在纸上写了下来。

    1.吸血鬼有某种心灵控制的能力

    2.徐丽丽的日志里提到了盒子和项链

    3.盒子是古堡石块

    4.盒子里的棺材上有明显勒痕

    5.徐丽丽戴过某个神秘项链,现项链消失

    6.徐丽丽的手上有明显勒痕和灼烧痕

    7.地上遗落一枚银指环

    ……

    李越白把这些摆在一起看了三遍,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猛地跳起来,找出那个装了银戒指的透明证物袋。

    “小叶,你说,这个戒指,真的是戒指吗?”李越白拿着证物袋在叶青眼前晃。

    “是一个看起来很像戒指的东西。”叶青保守地判断。

    李越白带着塑胶手套,将戒指拿出来,双手各捏住一边,做了一个往外拉的动作:“也

    许……”

    他双手狠狠发力,戒指竟然被他生生扯得变形了,往两边延伸开来。

    同时,戒指上面紫光一闪,发出噼里啪啦一阵类似于电流的东西,同时,整个戒指颜色变得如同烧灼一般通红。

    塑胶手套能隔绝电流,却不能隔绝热量,李越白的手被这么狠狠一烫,立刻松了下来,放任戒指变回原状。

    “这不是戒指。”李越白没有去管自己灼伤的手:“这是项链。”

    “到底怎么回事?”

    “整件事的始末,我大概可以猜出来了。”李越白说:“但是还缺乏依据,而且……”

    他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又是一惊。

    本来,徐丽丽的头颅是朝里的,面向墙角的。

    但是现在,不知道被谁拨转了方向,变成了脸朝外,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她脸上挣扎扭曲的表情。

    会做这种恶作剧的东西只有一个。

    “小叶。”李越白的手放在腰间的枪上:“注意一下,那只吸血鬼休眠体……还在这个房间里!”

    在这之前,谁都没有见过吸血鬼休眠体。

    在徐丽丽那张恐怖的自拍照上,清清楚楚照到了它。

    所以,这就造成了一个短暂的思维误区——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吸血鬼休眠体是可见的。

    然而还有这么一个可能——吸血鬼休眠体不可以被肉眼观察到,只能被电子镜头拍摄到。

    假如这里有电子摄像头就好了,还可以调取视频看一下。

    “那个,师父。”叶青冷静地敲着键盘:“忘记告诉你了,我从一开始就带了便携相机来,而且打开了自动拍摄。”

    “快看看!”李越白压抑下紧张的心跳,凑到电脑前。

    电脑上多了一个文件夹,里面装的都是刚刚自动拍摄的照片。

    看到这些照片后,李越白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恶心怪异。

    第一张,自己和叶青正在观察尸体,而休眠体正飘在空中,飘在自己的脸前,狰狞地凝视着自己。

    第二张,自己站在电脑前破译密码,休眠体就飘在自己的背后。

    第三张、第四张、第五张……张张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