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全是假的?”众人咋舌,说是困兽犹斗,也不能这么不自量力吧,死到临头了,还死鸭子嘴硬?

    “首先,是今日皇后娘娘作的那首诗。”李越白道:“被浣香姑娘指为,嵌入了我的名字。”

    “没错,我听得清清楚楚!”浣香道。

    “那就烦请安公公展开此诗一看。”李越白声音很稳。

    安公公上前,在浣香的指引下,从一堆诗稿里找出了最新的那张,上面的日期落款正是今日,墨迹还未干,正是皇后娘娘的手迹。

    展开一看,顿时惊了。

    诗名为《千古》,只有两句:“道韫智名传千古,唯将柳絮付清风。”

    呈给皇帝看了,也是一阵错愕。

    “浣香,你可知道,诬蔑皇后是什么罪名?”安公公问道:“这首诗只有两句,哪里有云惟知三字?一字都没有啊!”

    “没有?怎么会没有?”浣香瞪大了眼睛,声音更加尖锐:“奴婢听着分明是有的。”

    安公公将两首诗念了一遍,终于明白了。

    这【韫】和【云】同音,【智】和【知】同音,【唯】和【惟】同音。

    浣香不认字,只会听,听在耳中,自然是误会了。

    “字形不同又如何?”浣香不肯承认:“既然字音相同,那就是有鬼!”

    “是啊,诗文传情,讲究的就是一个隐晦,皇后与云乐师若真有私情,也应该用不同字形来掩饰。”单兰道。

    “这首诗,绝不是皇后写给草民的。”李越白叹了口气:“诸位,且看诗中之意。道韫,指的是谁?晋朝著名才女,谢道韫,她出身高贵,品行高洁,才华横溢,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而那个智字,也是赞她智计过人,无论是智字,还是韫字,都和在下毫无关系。”

    “……”单妃面色惨白,暗暗惊呼遇到了劲敌。

    “再看下半句,唯将柳絮付清风,谢道韫被世人赞叹有咏絮之才,这柳絮,自然也和她有关,至于清风二字,则是刻意重了陛下的名讳了。唯是常用字,和在下更加无关。”

    皇帝名叫慕容丰,与风同音。

    “至于这柳絮还有什么别的意思,在下就不知道了。”

    “柳絮,是皇后娘娘的幼时闺名!”皇后的侍女如意终于忍不住了,脱口而出。

    “是。”皇后终于开口,她抬起眼睛,直视皇帝:“这首诗,正是写给陛下的。”

    两句连起来一看,意思更加明白了。

    皇后把自己比为谢道韫,出身高贵品性高洁,柳絮(皇后)一心一意只交付清风(皇帝)。

    皇帝看着诗句,竟有些微微动容。

    他虽然多疑,但是单看这首诗,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如果揪着文字的谐音就可以说是有奸情,那汉字里同音这么多,人人都能被揪出把柄。

    更何况这首诗情真意切,确实无可指责。

    “浣香,你听错诗句,诬蔑皇后,该当何罪?”安公公质问。

    “我……这首诗可能是我误会了!但是,但是那边还有另外两桩证据!”浣香急切地申辩:“我就不信,另外两桩也能错!”

    “当然能错。”李越白善解人意地点点头,心里暗暗补了一句:只要足够努力,没有什么事情是搞不砸的。

    《千古》确实是一首烂诗,而且不是皇后写的,是他李越白花了十分钟编出来,念给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再念给皇后抄录的,皇后在抄录的时候还频频抱怨:“这首诗用词怪异,韵律不对,极其粗陋,是下下等。”

    管它好诗烂诗,时间紧迫,能达到目的引蛇出洞就是好诗。

    他已经复习过原作了,知道皇后有个幼名叫柳絮,刚刚也要坚持装不知道,让皇后那边自己说出来。

    第9章 上京乐师(九)

    “再说第二个证据。”李越白深吸一口气,趁胜追击,指向了那封信。

    前几日,他当着一堆太监侍女的面,命人把这封信交给了皇后,据说皇后还看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这也成了单妃下决心陷害他们的导火索。

    然而,无论是单妃还是单兰还是其他人,谁都没有看过这封信的内容。

    这封信始终放在皇后的珠宝匣子里,锁得死死的,是刚刚搜检,皇帝一气之下令太监打碎宝匣,才取出了信。

    “请陛下细细阅读此信。”李越白道。

    皇帝展开信的表情,如释重负。

    那字迹,不是别人的,正是太子殿下手书。

    这是一封太子写给皇后的信。

    白老师经常开家长会,天天指导学生写家书,对这种东西自然是驾轻就熟。

    信的内容虽然不炫耀文采,却字字真挚,催人泪下。

    皇帝看完,便将信交给了单兰和单妃,二人的表情十分精彩。

    “这……这……怎会如此……”单兰早已在内心深处破口大骂,面上却还要绷着。

    “太子殿下心中挂念皇后娘娘,因此手书一封,命我转交。”李越白正色道:“在下转交时,不愿意避人耳目,以为只要光明磊落,便不会惹来非议,不想……是在下失察了。”

    谁会猜到?谁会猜到这对天杀的母子居然同处一室还要写信,还要由云乐师转交!匪夷所思!这是阴谋,一定是他们的阴谋!

    单妃心中恼火,却因为装病,不得不维持哀伤虚弱的表情,她轻轻咦了一声,道:“这可奇了,嫔妾闻听,这几日太子殿下都住在元亨宫中,和皇后娘娘每日相见,为何写一封信,还需要云乐师帮忙转达?”

    “这件事,原不该由外人解释,但旁观者清,只好越俎代庖。”李越白道:“太子殿下现年十七岁,正是执拗的年纪,母子之间虽感情亲厚,却也不愿当面交信,只好由人代劳。”

    中二少年叛逆少年什么的,从古到今都是一样,没听说过哪个男生在十七岁的时候拉得下脸来主动跟父母甜言蜜语,就算真要表达感情,也一定会通过很别扭的方式,这个解释,完全顺理成章。

    单妃恨得在心里暗骂了好多句,又没法反驳。

    不过,没关系,这个证据没有了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十香词!只要十香词还在,就足以扳倒皇后!

    “那十香词的事情,云乐师又该如何开脱!”单兰怒道。

    “这件事情,在下并不清楚,要问皇后娘娘身边的人。”李越白隔着屏风望向正殿门口:“方才,皇后娘娘的贴身婢女如意,已经去拿红纸诗了,现在也该拿来了吧?”

    “皇后娘娘,来了!”如意听到李越白的声音,便从正殿里恭谨小步走出,手中小心地捧着一张红纸。

    单兰和单妃一见那张红纸,登时大惊失色!

    “怎么会!这张红纸怎么会——唔!”单兰刚惊呼出声,就被单妃捂住了嘴。

    “娘娘为何要阻拦单兰夫人说话。”李越白假装遗憾地叹了口气:“难道是担心,单兰夫人说出什么不妥话语?”

    单妃面色冷静,却也有隐藏不住的疑惑。

    “这红纸诗,可否借来一观?”李越白请求道。

    皇帝先从如意手中接过红纸,翻看一番——这红纸薄而透明,上面的字迹是用黄白色的墨水写成,十分特殊。

    几位大学士上前辨认,纷纷承认:这就是我们方才翻译的《十香词》,一字不差。

    辨认一番之后,安公公才小心地将红纸诗交到李越白手中,嘱咐道:“云乐师,可万万不要毁坏证物,陛下和我们都看过了,你这时再耍花招,也来不及了。”

    李越白谨慎接过,用纤长的手指夹住红纸,并不敢有任何多余动作,只是在细看一番后,笑道:“单妃娘娘和单兰夫人一定在疑惑,她们认为,红纸诗,不该出现在这里,而是应该早已烧成了灰才对。”

    “此话何意?”

    “皇后娘娘没有说谎,昨夜,正是单妃娘娘带着这张红纸前来赠送,并让皇后抄录的。”李越白道:“而且单妃娘娘早已笃定,到了今日,这红纸,便会自己烧成灰,遍寻不着!”

    “笑话。”单妃面色惨白:“云乐师不要血口喷人,我又不通巫蛊之术,又不会呼风唤雨,如何能使一张纸自己烧成灰?”

    “因为这不是普通的纸,也不是普通的墨。”李越白道:“纸上浸有红蜡油,这黄白色的墨,则是磷粉。”

    “磷粉?”安公公不解。

    “磷粉极易燃烧。”大学士道:“若是放在夏日烈日之下,便能自己燃烧起来!”

    “可,可现在是寒冬时节!”单兰争辩。

    “正因为是寒冬时节,所以你们将红纸拿在手里,一路放在袖中送来,甚至给皇后抄录的时候,都不会燃烧起来。”李越白道:“只是,单妃娘娘恐怕早已料到,皇后娘娘抄写完之后,会将此物放在温暖之处,例如火盆边。”

    “是的。”如意急忙上前禀明:“皇后娘娘素日都有一个习惯——每日睡前,将新得到的诗篇放在床头!””

    “床头又如何?”

    “床头有暖炉,香炉,都是整夜烧着的。”如意急道:“陛下若是不信,可以去看看床榻。”

    果然如此。

    “寻常纸张,寻常物品,放在暖炉旁,只是会烘得略热而已,不会发生什么。”李越白道:“而那张红纸,必然会自己烧成灰!”

    “皇后娘娘的习惯,阖宫之中,单妃娘娘最清楚。”如意抬起眼,面露悲愤之色:“每日睡前,单妃娘娘都会来请安,将一切尽收眼底!物件的摆放,甚至香炉里的香是什么种类,除了奴婢等,就是单妃娘娘最清楚了!”

    单兰立刻觉得手脚冰冷,没错,没错,全被这个云乐师看穿了!红蜡纸,磷粉墨,都是赵讷准备的,太师府里有的是这些稀奇古怪玩意儿,陷害起人来一陷一个准,却全被看穿了!

    “不对。”单妃却露出了一个无辜至极的微笑,她尽管已经被看穿,却敏锐地抓到了可以翻盘的点:“我和姐姐,都压根没有见过这张红纸。”

    “没见过?”

    “是,没见过。”单妃说完这三个字,心中越发笃定了。

    昨晚,她是在皇后屏退了诸位下人之后,才把红纸诗拿出来的,根本没有人可以证明,她曾经给过皇后红纸诗。

    “对,对对!”单兰也急忙附议:“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

    “单妃娘娘说得对!”浣香也反应过来了,急忙争辩道:“也许这红纸诗,是皇后自己准备的,现在又拿出来诬陷单妃娘娘!”

    单妃松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笑容。

    可是她也没笑多久。

    “不巧。”李越白笑道:“今日太子殿下与在下谈话时,无意中提到,昨晚皇后娘娘身体不适,在收到二位送来的红纸诗之后,根本未曾抄录!”

    “没有抄录?”单兰大惊:“那陛下搜出来的这张白纸黑字的十香词是……”

    “那必然是旁人代劳了。”李越白笑道。

    皇帝一震,急忙命人比对字迹,果然,那字迹,根本不是皇后的!

    皇后的字迹清雅俊逸,十香词的字迹则稳重朴拙。

    “那便是皇后命令别人写的,偷情之事,自然不能暴露自己的笔迹!”浣香急忙大声喊道。

    “你可知道这是谁抄的?”皇后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