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好?”慕容南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没有你,怎么会好?”

    wtf,这熊孩子怎么这么作啊?当初不是你一心要回宫复仇的?

    “殿下自重,这么多人在看着。”人命关天的事情,李越白也顾不上照顾熊孩子的玻璃心了,要是再被传成有分桃断袖之好,那自己除了给皇帝戴绿帽子之外,还又多了一个勾引太子的罪名,急忙提醒道:“若是传出去,对殿下名誉有损。”

    其实周围也没有很多人,只是几个贴身的小宦官而已,连宫女都没有。

    “别怕,他们不敢说什么。”慕容南没有放手,反而箍紧了李越白,还把脸埋进了他的肩膀。

    原作者呢?原作者我想跟你谈谈感情线的问题!李越白浑身僵硬,欲哭无泪,说好的“慕容南在云惟知死后,才发现自己深爱他。”呢?现在这个样子,说不是已经深爱了,谁信?

    而且太子殿下居然在哭。

    肩膀上一阵滚烫,不一会儿便洇湿一片。

    李越白也想哭了,这都是什么事啊,我一个单身狗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可怕的修罗场啊!

    还好,救场的人很快来了。

    门外响起了恭敬的敲门声:“殿下,服用汤药的时辰到了。”

    是小宦官的声音,这个小宦官李越白早就记住了,叫丁贤,是龙套里有名字的,和那些妃子们的贴身侍女一样,属于高级龙套。

    慕容南可算是放开了李越白。

    丁贤恭恭敬敬地捧着托盘进来了,托盘上放着一碗汤药,一个空碗,旁边还有试毒用的银匙。

    皇家贵胄入口的东西,都要经过无数道试毒工序,这碗药显然已经试过无数遍了,丁贤又当着太子的面再次将一碗汤药倒作两碗,亲口喝下其中一碗,然后用银匙再次试过余下一碗,这才奉上。

    “不必了,我已无恙。”慕容南突然冷声道:“这碗药,就赐给云兄了。”

    wtf

    李越白便是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个转折。

    自己刚刚对待太子殿下的态度实在太冷淡,太子殿下明显是生气了,一生气就耍脾气不喝药,还挤兑自己,逼着自己替他喝药,果然再一次印证了年龄。

    算了,反正他已经好了,不爱喝就不爱喝吧,这药反正也没有毒,顶多苦一点,有什么?喝!

    李越白不顾小宦官的惊诧,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喝下没多久他就后悔了。

    苦还在其次,主要是这药……好像是x药啊!

    第4章 上京乐师(四)

    丁贤见势不妙,急急忙忙告退了。

    李越白只觉得满脸通红,浑身燥热,心脏还扑通扑通跳得格外响。

    这要是按照一般网络小说的发展,就是不可描述了啊!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慕容南只是坐在一边,面带笑意地望着自己。

    这熊孩子,他一定早就知道药的副作用是什么,故意看自己出丑。

    拥有多年和学生斗智斗勇经验的白老师很快做出了以上判断。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屈服于x药的淫威!

    白老师以强大的自制力盘腿一坐,闭上眼睛默默念起经来,什么佛经道教典籍基督教圣经,叫得上名字叫不上名字的,统统念了一遍,连科学发展观都背了,这才觉得稍微抑制住了内心的冲动。

    再不行就想剧情!想想自己接下来是怎么死的!不信这都抑制不住!

    按照原作,接下来就是“雪中弹筝”了。

    现在正值冬季,云惟知一曲筝声惊天地泣鬼神,将太子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早已传得满宫沸沸扬扬,次日,天降瑞雪,皇帝大悦,以为祥瑞。

    皇帝与诸位妃嫔借着雪景前来元亨宫探望太子,正见到了云惟知在雪地中弹筝。

    自古以来,弹筝与三种场景最相宜:高楼、月夜、雪中。

    云惟知一身白衣,筝声高洁清冷,透过重重雪幕传入寝宫中,越发动人。

    在场者皆为之叹服,只有一人,心中越发恼恨。

    那人便是单妃单蕙。

    单蕙出身中等世家,自幼也拜师学筝,颇下了一番苦功夫,后来入宫,皇帝也常常赞她纤纤素手,弹筝悦耳。她也颇为自得,及至今日听了云惟知的筝乐,才惊觉自己实在是技艺庸俗,天赋平平,连云惟知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她无法接受,一时间如坠冰窟,面色惨白,待到回转过来之后,一切惊惧全都转化成了愤怒。

    再加上,正是云惟知的筝声救活了她的死对头——太子,愤恨又深一层。

    从那一刻起,她痛下决心,誓要除掉云惟知。

    正苦于一时半会想不出计策之时,只听筝声越发凄清,听得人遍体生寒。

    “陛下,臣妾听着,这筝声虽然高妙,但也过寒了些,恐怕太子听多了,于病体不宜啊!”许昭容道。

    这个许昭容,果然是出了名的直肠子,说话不过脑子,不考虑后果,不过,倒也是替单妃道出了心声。

    皇帝也听得微微皱眉,但马上,从元亨宫偏殿里传来几名女乐的吟唱声,唱的是一段赋:“雅曲既阔,郑卫仍倚,新声顺变,妙弄优游.微风漂裔,冷气轻浮……上感天地,下动鬼神,五声并用,动静简易,大兴小附;重发轻随.折而复扶……”

    女乐的声音轻柔温暖,赋词内容温和,与这筝声配在一起,竟是生生把筝声中的寒冷之气化解掉了,真个是阴阳调和,动静相宜。

    就连单妃,也不禁暗暗赞叹。

    皇后萧文音从偏殿中款款走出,笑道:“臣妾佩服云乐师筝声高洁,技法高妙,便作赋一首,令女乐吟唱相合,只怕是作得不好,扰了陛下的圣听了。”

    萧文音出身高门大族萧氏,向来以大家闺秀自诩,才华横溢能吟诗作赋,又对音乐有极高的鉴赏力,近日见太子好转,心中喜悦,便以云惟知的筝声为题,作赋一首。

    皇帝向来是不喜皇后吟诗作赋的,认为她这样太像朝堂上那些不服管束的清高文人,今日却不同,今日他亲耳听得皇后的赋声扭转了乐曲的冰冷氛围,不由得也喜道:“皇后辛苦。”

    单妃在旁冷眼看着,只见皇后对皇帝的称赞并无多大反应,却频频望向雪中弹筝的云惟知,目光里全是赞赏之意!

    从此,一条毒计在她心中慢慢编织起来。

    “雪中弹筝”一章,表面唯美而至善,底下却暗潮涌动,埋下了深深的祸根。

    李越白长出一口气,睁开眼睛,望了望窗外,只见天色逐渐昏暗,雪花飘落下来。

    “太子殿下,可还需要听草民弹筝?”他小心地问。

    在他思考剧情的这段时间里,慕容南就没有做别的,始终都在带着笑意看他,听到这句,立刻漫不经心地答道:“不听。”

    好好好!李越白在心里给太子殿下点了一万个赞。

    可是,没有了雪中弹筝一章,那反派接下来的动向,岂不是不可预测了?李越白知道,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见招拆招,要提前预测反派的动向。因此,最好还是让反派按照原本的行为轨迹来。

    引导着他们,仍旧诬陷自己与皇后私通,给他们指引出道路,然后在道路尽头设下埋伏,一举制胜!

    想好了计策,李越白笑道:“由于在下的怪癖,太子殿下与皇后娘娘也有整整一夜不曾相见了,在下暂且退避至偏殿,殿下可请娘娘回来一叙。”

    “你不许走,就留在这儿,哪都不许去。”慕容南面色一沉。

    “就去偏殿而已,这么近。”李越白指了指外面,好说歹说,才把这难缠的熊孩子说服了,另外又哄着慕容南多答应了他几件事,这才作罢。

    皇后娘娘回到元亨宫,欣喜万分地拉着大病初愈的儿子说了半天话,最后还是不解地问道:“南儿,那云乐师现在何处?为何总是对本宫避而不见?”

    “在偏殿。”慕容南答道:“母后若是好奇,可远远观之,不必打扰。”

    话音刚落,只听偏殿里传来一阵筝声。

    “如此技艺,人间难能得见。”皇后叹道:“本宫就听取南儿之言,远远观之即可。”

    皇后在侍女的搀扶下,步向中庭,透过开着的花窗望见了云乐师的身影,只见那人一身白衣,身姿飘逸,容貌如冰雕雪刻一般,真是好个神仙般人物。

    皇后正自诧异,只见一名小宦官从偏殿跑了出来,把一封信递给了皇后,道:“皇后娘娘,这是云乐师献给您的。”

    男子与皇后嫔妃互相传递信件,本来是宫中大忌,但萧文音皇后素来有一股文人习气,最喜欢诗文唱和,也常常作诗赠人,再加上新恢复了皇后之位,儿子大病痊愈,自以为高枕无忧,便无所顾忌,令侍女接过信来。

    次日。

    “嫔妾恭喜皇后娘娘,听说太子殿下已经大好了。”单妃满面笑容道:“那乐师果然神乎其技,不知是怎么个人物呢?”

    皇后听单妃提起云乐师,不禁回忆起云乐师的古怪举动,心中疑惑,神色便有些不自然。

    “小主可说呢,皇后娘娘根本都没有见到那位云乐师的面啊!”皇后的贴身侍女如意立刻笑着回答:“那云乐师有怪癖,不但不肯见皇后娘娘,昨日许昭容去了,他便立刻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人说高人必是怪人,这话不假。”单妃笑道:“不知他的筝技,和嫔妾相比如何?”

    单妃向来对自己的筝技十分自负,眼下又想多打听消息,便不惜把话题引向了自己。

    皇后脸上立刻现出一个略带鄙薄之意的冷笑。

    皇后性格向来清高孤傲,不肯给人面子,更不肯降低自己的审美水平说一些客套话,从来不把单妃的筝技放在眼里,立刻道:“若把你的技艺比作庸脂俗粉,这云乐师的技艺便是天外飞仙。”

    单妃被贬低一番,心下不忿,面上还是笑道:“如此说来,嫔妾的确是差远了,看来皇后娘娘对云乐师是万分欣赏。”

    皇后想到了昨日那封信,不由得微笑道:“相由心生,乐声也由心生。”

    单妃思虑一番,开口说出了下一步的计划:“皇后娘娘,明日便是元宵佳节,姐妹们打算在园中开设赏月宴席,特意邀请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和云乐师一同前往呢!”

    “赏月宴席?”皇后皱眉道:“天气如此寒冷,你们倒是好雅兴!”

    “嫔妾们皮糙肉厚,素来是不怕冷的。”单妃打趣道。

    “本宫畏寒,太子大病初愈,至于那云乐师,有怪癖在身。”皇后道:“怕是都要拒绝妹妹这一番好意了。”

    “无妨,无妨,嫔妾也不敢强求,只求娘娘不怪罪就好了。”单妃急忙回答:“只是不知道娘娘这元宵佳节要如何过法?可需要嫔妾帮忙?”

    “太子还需要听筝静养,本宫只在偏殿里做几首诗罢了,你们自去宴饮,不必前来请安。”皇后道。

    “嫔妾领旨。”单妃喜滋滋地领了命令,离去了。

    回到自己宫中,单妃左思右想,都觉得此事非同小可。

    “莲心,你说,皇后和云乐师之间……是否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单妃揉着太阳穴,轻声道。

    “娘娘,奴婢冷眼瞧着,一会儿像是有古怪,一会儿又像是没有古怪。”莲心一边为单妃捶腿,一边答道。

    “你这小蹄子,说了岂不是和没说一样?”单妃佯装发怒,踢了莲心一脚。

    “娘娘,这都不重要。”莲心挨了轻轻一脚,不但没有请罪,反而笑道:“就在刚刚,咱们安插在皇后那边的人,传了一个极好的消息来。”

    “什么好消息?”

    “那云乐师,给了皇后一封信!一群宦官侍女全都亲眼看得清清楚楚!”莲心道。

    “好大的胆子!不过,这倒完全符合皇后的做派……”单妃眉头紧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