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

    不过,皇帝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李越白面无表情,一边机械地行礼,一边暗暗奇怪。

    原文中,皇帝这个时候根本没出现,自己是单独面见了皇后和昏迷的太子。

    “陛下才刚去跟太后娘娘请安,刚巧碰到了皇后娘娘,陛下听闻云先生来了,特意赶来安抚……”皇帝身边的老太监安公公眉开眼笑地解释。

    毕竟是亲生父子,再怎么合不来,遇到这种事情还是会亲自到场监督的,原作里母亲在场,父亲就不必来了,现在母亲不在,父亲就来了,很合理。

    “听说你身怀绝世技艺,乐声能起死回生?”皇帝发问。

    “草民不才,并无神医之技。”李越白回答:“只是太子殿下解音律,能顾曲,听到悦耳处,贵体康复也未可知。”

    身为一名优秀语文教师,不管心里再怎么紧张再怎么烦躁,词儿也是要好好拽的,虽然酸文酸句了点,好歹能蒙混过关。

    侍卫帮忙将筝抬了进来,放在了案桌上。

    李越白看着那高大上的玩意儿一阵发愣。

    他不是音乐特长生,顶多会吹个竖笛,弹个电子琴,曲调仅限于两只老虎。

    怎……怎么弹?还弹两只老虎?

    这种时候要冷静,总之冷静下来先找时光机……

    “怂货。”系统不屑地哼了一声:“弹就行,原主记忆会罩着你的。”

    你个辣鸡系统特么怎么就在鄙视我的时候特别有语气啊?

    李越白以平时坐在电脑前的姿势,在案桌前跪坐好,然后伸出手,以平时按键盘的动作按了上去。

    系统诚不我欺,原主记忆在他按上筝弦的时候就发挥作用了。

    古朴悠远轻灵的乐曲声传出,十指如白练般上下翻飞……

    “嘶!”李越白一个不小心,痛呼出声。

    他平时对付一帮熊孩子的时候,还算很有涵养的,可是眼下被系统折腾了一阵子,心情不好,看到狗皇帝,心情不好,看到死亡倒计时,心情不好,不知不觉就没有死死管住自己的嘴,出声了。

    最重要的原因是,手是真疼。

    也不知道原作里的云惟知是怎么做到的,带着一手血泡弹筝,作死。

    皇帝听他冒出这么一声,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床上那位却有了更大的反应。

    “云……云哥哥?”躺在床上的十七岁少年,双目紧闭,嘴里却喊了出来。

    李越白一听乐了,急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床边,跪坐在地上:“嗯,是你哥我。”

    假如说话就可以唤醒人的话,还要弹筝干嘛!

    他这才看清了慕容南的长相。

    上辈子见过的帅哥美女不少,来到这个世界的后宫里,一路上也瞟到了不少貌若天仙的侍女,但如果仔仔细细评论颜值,谁都比不上这位太子殿下。

    李越白算是明白了网上常说的【邪魅狂狷】是什么意思,这太子殿下的长相,可不就是活生生的邪魅狂狷吗?丹凤眼,斜挑长眉,高挺的鼻梁,左侧眼眉之间还有一片青黑色胎记,非但没有破坏整张脸的美感,反而显得更加阴郁邪魅了……只是毕竟才只有十七岁,还带点稚气,这要是到了二十七岁三十七岁,那就是反派boss大魔王的标准形态啊!

    只是现在,这幼年版大魔王正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腕不放。

    连李越白自己都没看清楚整个过程——自己明明只是趴在床边说了一句话,那慕容南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出手,攥住了自己的手腕。

    李越白挣了一下没挣开,回头望了一眼皇帝,感觉此情此景十分尴尬。

    慕容南的手劲实在是太大了,铁箍一般,抓得他血液循环都不畅了。而且这孩子不知道在昏迷中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眉头紧锁,一脸愤怒。

    “你别走。”慕容南再次开口了,这次是命令的语气。

    “太子殿下勿要冲动,当心贵体,先把手松一松,草民快被殿下掐死了……”李越白忙不迭地谈判。

    “也不许死……”慕容南说完这句,就没反应了。

    “陛下,陛下,太子说话了啊!”安公公喜极而泣:“老奴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传太医。”皇帝紧锁的眉头仍然没有放松,下令。

    太医提着药箱前来,一试脉象,果然叩头道喜:“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太子脉象平稳,大有好转啊!”

    于是,一群小太监端着形形色色的汤药忙活了起来,之前太子殿下昏迷太深,牙关紧咬根本掰不开,一口水都喂不进去,现在一听到李越白的声音,竟然都能灌进汤药了。

    李越白忍不住暗暗惦记起了那面“嘴炮之王”的锦旗,感觉自己真是实至名归,不负盛誉。

    第3章 上京乐师(三)

    “娘娘,娘娘!”单妃的贴身侍女莲心急匆匆地跑进来,进了卧房,凑到单妃耳边,这才压低声音,道:“宫外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民间乐师,给太子殿下弹奏了一曲,太子殿下就醒转了!听太医署的人说,眼看就要大好了呢!”

    “是吗,真是天有厚德。”单蕙细眉一挑,嘴里说着贺喜的话,眼中却闪过一道寒光。

    “唉,妹妹,这可怎么是好?”单蕙的姐姐单兰正好来宫中探望,听到丫鬟带来的消息,心中一阵焦虑:“妹妹可要为二殿下好好打算啊……”

    单蕙育有一子,今年只有十三岁,在皇帝诸子中排行第二。

    “我倒是想看看,是哪个乐师有这样通天的能耐,难道他有三头六臂?”单妃哼了一声,道:“走,本宫这就去元亨宫探望一下皇后和太子。”

    “使不得啊,娘娘!”莲心急忙劝阻:“听安公公说,那乐师脾气古怪,平生最惧怕女人!若是有女人在场,那他是万万弹奏不了乐曲的,若是娘娘贸然前往,打断了他的弹奏,陛下怪罪下来,可怎么办?”

    “世上竟然有如此怪癖之人?本宫倒是不信了。”单妃心下诧异,转念一想,又生出一计:“莲心,你派人去给许昭容的侍女通个气,就说太子殿下醒了。至于那位乐师有什么怕女人的怪癖,就不必多言了。”

    “妹妹此计果然妙极。”单兰抚掌大笑:“这许昭容素来头脑简单,做事莽撞,她只要一听到太子殿下醒来的消息,为了奉承皇后,必然会早早去元亨宫上门道喜!只要她撞见了那乐师,啧啧……而且陛下就算怪罪,也只会怪罪许昭容,绝对查不到妹妹头上!即使查到了,也只说是侍女走漏消息就罢了。”

    元亨宫

    天色已经大亮,太阳高高升起来了。

    “系统提醒:您现在的肢体动作十分别扭。”系统幸灾乐祸。

    还用你说?李越白气不打一处来。

    小太监们贴心地给他在太子床边的地上铺了上好的薄篾片凉席,上面又铺了狐皮锦衾,看起来好像布置得很舒服的样子,可他坐在地上,这么伸着胳膊被人抓着手腕子不放,都持续一个时辰了!能不难受吗?能不别扭吗?

    在这段时间里,他还好好阅读了一下原作,捋了捋感情线。

    原作里,并没有写云惟知对慕容南有“爱情”这种情感,从始至终都是把他当朋友,当义弟来照顾。

    慕容南在云惟知死后,倒是对云惟知爱得死去活来,不惜为了他走火入魔,不惜找来一堆无辜的人当他的替身。可是,在云惟知活着的时候,慕容南年龄尚小,又经历了太多宫廷斗争,并没有来得及爱上他,也有可能是已经爱上了,自己却不知道。

    原作里,二人在宁州分手的时候,甚至还闹得几乎决裂。

    云惟知深知宫廷险恶,劝慕容南远离。

    慕容南却一心回来复仇,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怪云惟知太冷情,竟然不理解自己,不肯支持自己。

    二人的分别,实际上是不欢而散。

    李越白身为一个单身狗,实在是搞不清楚感情线这东西到底怎么回事,越想越糊涂。

    这时,只听门口传来了女子的声音:“嫔妾拜见陛下、皇后娘娘,听说太子殿下身体好转,特来探望。”

    皇帝略点了点头,那女子便在侍女的搀扶下扭着腰肢步入厅内。

    “许昭容到得真是早啊。”安公公打趣。

    “哟,公公,我这不是挂心着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吗?所以这一听到消息啊,就立刻赶来了。”许昭容笑道:“那边那位,可是那传说中有起死回生之能的琴师?”

    李越白刚扭过头来看了看许昭容的脸,立刻一秒钟反应了过来。

    对啊,我的设定好像是“百分之百惧怕女人”啊!

    他为了避开皇后娘娘,随口编出了这么一个怪癖,于是被保护得很好,周围伺候的全是太监,连个宫女都没有,看不到美女实在是十分寂寞,可看到美女了,就得使劲装了。

    只听咚地一声,李越白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

    “许昭容,您是好心,可来得不巧了。”安公公皮笑肉不笑地解释道:“这位乐师大人有个怪癖,见不得女人啊……”

    “啊?你说是本宫把他吓晕过去了?”许昭容两眼一瞪,满面怒容,随即又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急忙跪下请罪:“陛下,陛下,臣妾不是有意的,臣妾实在是不知啊!”

    皇帝面色铁青,他原本以为乐师的所谓怪癖只是推托之词,没想到竟然如此精准,说晕倒就晕倒,倒是一点都不犯欺君之罪。

    太医上来探了探李越白的脉象,直说无碍。

    许昭容哭哭啼啼地被安公公送了出去,皇帝也需要去处理政务,便命关铁等人好好护卫太子,起驾离去。

    一时间,偌大一个元亨宫里,除了诸位太医诸位小宦官诸位侍卫,便只剩慕容南和李越白两个人了,而且两个人都处于躺平状态。

    有关铁在,李越白十分放心,再加上狐皮实在是又厚又暖,锦衾实在是又轻又滑,这具身体本来就文弱,现在经过了几夜奔波,早就疲惫不堪,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醒来时,只见到满室夕阳余晖。

    李越白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浑身酸痛。

    翻了个身,转向一边,结果他就看到了——太子殿下正躺在自己身边。

    放着好好的床不睡,来地上干嘛?敢情是睡相不好,不小心滚下来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这太子殿下终于舍得放开手了。李越白揉了揉自己几乎被捏出淤青的手腕,长出了一口气。

    然后太子殿下再一次被他唤醒了。

    慕容南睁开眼睛的样子,让李越白觉得自己在看电影,还是3d梦幻奇幻大片,里面有恶龙和公主的那种,公主都是绝世尤物,一双大眼睛流光溢彩,睫毛像蝴蝶翅膀一样扑闪扑闪,而恶龙则黑暗恐怖,一睁眼简直开启了地狱之门……李越白天天建议学生们增加词汇量,搞点华丽辞藻来欺骗阅卷老师,但是一看到慕容南的眼睛,他自己也词穷了,满脑子都是——这孩子完全就是恶龙和公主的结合体啊!

    慕容南的眼睛非常漂亮,瞳色是深不见底的黑色,李越白盯着看了一瞬,就感觉里面有个旋涡,能瞬间把自己吸进去——这是一个十七岁少年该有的眼神吗?就算是从生下来就经历宫廷斗争,也不应该这么深不可测吧?

    还没想好该打什么招呼,李越白就感到一阵天翻地覆——太子殿下居然毫不客气,直接就压了上来,自上而下地俯视着他,薄薄的嘴唇还勾出了一丝笑意。

    嗯,果然是才十七岁没错,这个笑容,和学校里的少年们陷入热恋的傻缺样子也没什么区别。

    “四十二。”慕容南直视着李越白的眼睛,认认真真,一字一顿地吐出了一个数字。

    “什……什么?”李越白完全不懂,难道醒来报个数是大端朝的贵族习俗?

    “四十二。”慕容南又重复了一遍,并且用那双漂亮的黑眼睛死死地盯着李越白不放,执着到仿佛要用目光烧出火焰来。

    系统!系统呢!紧急求助!四十二是tmd什么意思啊?在线等,急!

    “今日是慕容南与云惟知分别的第四十二天。”系统幸灾乐祸地解说道。

    靠靠靠,慕容南这熊孩子,数学也太好了吧!都昏迷了还不忘记算术呢!李越白泪流满面。

    这种时候要淡定,淡定,云惟知可是有男神气质的人,不能被小看了。

    “一别四十二日,太子殿下在宫中过得可好?”李越白露出一个云淡风轻的装逼微笑,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