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节

    杜菱轻见他还是一脸冷漠无动于衷,不由地撒娇道,“老公看一眼嘛,好歹花了我差不多两个月的工资呢.....”

    萧樟终于赏脸地轻飘飘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从架子上拿出大毛巾包起小樟木。

    哼,她以为一块表就能收买得他了?客厅里还摆着他给她买的爱马仕包呢!

    刚沐浴完的小樟木脸蛋红扑扑的,头发也卷卷的,样子十分可爱,萧樟给他擦干水珠后,往肩膀上一扛,依旧不理会她就径直走出浴室。

    杜菱轻见此心一塞,感觉涩涩的。

    而就在此时,小樟木的脑袋就从爸爸肩头探了出来,黑葡萄的眼睛看着她,向她伸出小手,糯糯喊道,“妈妈来.....”

    还是儿子贴心......杜菱轻心又一暖,快步跟了出去。

    路过客厅,当她看到餐桌上还没收拾掉的丰盛饭菜,桌上摆着鲜艳欲滴的玫瑰花,还有沙发上几个礼物盒子时,脚步一顿,眼里顿时划过一阵复杂的光芒。

    心下有所触动,她仿佛可以想象到他一个人抱着孩子坐在餐桌前满心满意地等她回来,而她却失约的情景,如果换做是她,她可能会更恼火更失望吧.....

    唉,想来她也活该,进的了厨房,出得了厅堂,带得了娃,还制造得了浪漫,这么好的男人往哪找啊,偏生她还惹人生了气,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房间里,萧樟给小樟木穿上睡衣又三两句哄他睡着后,也不见杜菱轻追进来,眉头又是一皱。

    她才哄了他几句,他才给她点脸色看,她就不管他了?这样就放弃了?

    萧樟心口一堵,正烦闷地想走出去看看情况,可结果门外就立刻传来了她的脚步声。

    他立刻转过身,佯作掖着小樟木的被子。

    “老公,你刚才有吃饱吗?要不我把饭菜热一热我们再一起吃吧!”杜菱轻走过来,双手背在后面,侧头看着他,一脸乖巧道。

    见萧樟默不作声,杜菱轻就把脸凑得更近了点,学着小樟木那样冲他眨巴着眼睛。

    要知道萧樟平时是最喜欢她朝他扮可爱乖巧的样子了,他说那样会给他一种初恋的感觉,虽然杜菱轻一直觉得那样很幼稚,但这次为了博得他的原谅,她也算豁出去了。

    果然,当萧樟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后,他的脸色就没那么冷了。

    杜菱轻试探地伸手过去拉他的手。

    第一次萧樟很快就抽开了,杜菱轻的脸色顿时一垮,瘪着嘴变得要哭不哭的。

    可当她第二次伸手去拉他时,这次他倒没有抽开了。

    杜菱轻心里一喜,连忙拉着他到客厅的位置上,按着他坐了下来,然后她就快手快脚地把菜都端进厨房里面加热。

    萧樟坐在那里,目光深沉地看着她来来回回地把菜一碟碟地端过去热又端过来,重新擦干净桌子又点了蜡烛,忙忙碌碌的样子,心里的气也渐渐消了。

    心想着她上了一天的班也很辛苦,有时候家里的事情兼顾不上也正常,如今回来认错的态度也算良好,或许是他小心眼了吧。

    见杜菱轻费劲地拔着红酒木塞时,他就大手伸了过去,拿过酒瓶,平静道,“我来吧。”

    萧樟给两人各倒了半杯红酒,毕竟太晚了不宜喝太多。

    杜菱轻满脸笑容地给他添饭夹菜,然后自己也十分给力地吃得很香,让他觉得她对这顿晚餐确实很欢喜,而萧樟见她吃得那么香的样子,也开始有胃口了,毕竟刚才他根本就没怎么吃。

    杜菱轻夹了一块鸡腿放到他碗里,“老公辛苦啦,快多吃点!”

    然而萧樟却把鸡腿夹了回去给她,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你才辛苦呢,大忙人。”

    杜菱轻脸一红,伸手过去握着他的手,“抱歉啦,我以后肯定不会再错过我们任何一个结婚纪念日的了!”

    “呵,到时候别又有什么临时通知....”萧樟嗤道。

    “嗯....下次我提前预测好未来几日的天气情况,做好万全准备就不会啦!”

    “你有那么厉害?”

    她瘪嘴,“你不相信你老婆的能力么....”

    “......相信。”

    “今天小樟木有没有闹?”

    “有我在,他敢闹?”

    “说得自己好厉害的样子!”

    萧樟挑眉,“不相信你老公的能力?”

    杜菱轻生怕他下一句说出,等下床上大战几百回合的话让你感受下我的能力的话来,连忙说道,“相信相信,有你在,我绝对相信!”

    萧樟撇了她一眼,把快到喉咙的话给咽了下去,他确实有想要在床上狠狠地惩罚她的打算。

    ....

    迟来的烛光晚餐,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寻常问话中,温馨而浪漫地度过了。

    杜菱轻亲自把只的礼物戴在他手上,又踮起脚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好了,萧大老公就别生我气了!”

    萧樟看着手腕上的做工精细又大方时尚,让他看起来颇有那么点成功人士气质的手表,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捏了捏她的脸,“再有下次,你就没那么容易打诨过去了。”

    “嘿嘿....”杜菱轻笑得一脸狡黠,即便结了婚生了孩子,她也依旧清纯美丽如少女。

    萧樟忍不住伸手揽她入怀,目光深邃地看着她,“还记得我们初识那会第一次见面吗?”

    “第一次见面?”杜菱轻想了想,“不是在教室里吗?那时好像是你刚转学过来的。”

    萧樟摇了摇头,“不是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