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

    他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个误会还是陷阱,烦躁了一个上午后终于熬到了下课,可当他正想去找杜菱轻问个清楚时,他女朋友白晓的电话就来了,焦急地一开口就质问道,“张恺,你真的去表白了?你不是说了对她只是利用的吗?”

    “我没有表白!”张恺一手揉着额头,头疼极了。

    “怎么没有?我同学说高二一班全班人都亲眼目睹,亲耳听到你不仅表白了还被拒绝了!”

    听到‘拒绝’这两个字,张恺就气得牙根痒痒的,这两个字就像两根针一样扎着他的心肝肺肾。

    “行了,我现在就去弄清楚,回头再跟你说!”

    张恺懒得解释了,直接挂了电话就去找杜菱轻。

    没想到杜菱轻就像是专门等他似的,手里拿着一本书,一副等到人后就准备回宿舍的样子,见到他后也没什么表情,眼皮淡淡地撩了他一眼,语气颇有点傲娇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跟我来吧。”

    说完她就直接转身走了,把张恺气得啊,他什么时候受过女孩子这样的对待了?相

    处了一个多月,他怎么现在才发现杜菱轻居然是这么腹黑的人啊?别看她个子小小的,平日里看起来呆呆懵懵的,没想到耍起诡计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杜菱轻直接把他带到前天她听到他们对话的教学楼后面的草坪上,十分干脆道,“昨天这个时候,我在这里听到了你和你女朋友的谈话。”

    她扫了一眼张恺显然怔住的,平淡道,“一字不漏。”

    张恺脸色一白,所有的气恼仿佛在那一瞬间就全部消失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都听到了?”

    “是。”

    杜菱轻面无表情地盯着草坪,“在此之前,我是真心拿你当朋友的,甚至后面很多人传我和你的流言时,我虽然动摇过,但最后还是选择与你做朋友。”

    “我....”张恺脸色不自然极了,想解释,“我自然也是把你当朋友....”

    “你是吗?”杜菱轻偏头看他,清澈的眼睛毫无杂质地看着他,却让他感觉到讽刺极了,话到了喉咙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张恺看着她的脸,回想起早上发生的事,他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费劲道,“所以,今早的事....”

    “对,我是故意的。”杜菱轻直视他,语气逼人道,“我故意放巧克力和卡片在笔袋里,故意漏在教室,故意在我全班人面前那样拒绝你!故意让你出洋相没面子!”

    一连串的‘故意’使得张恺原本愧疚的心情又被激恼了几分,他瞪着她道,“你用得着这么做吗?!”

    “为什么用不着?”杜菱轻反问,“如果你没有故意等到我班里人齐了,开始早读的时候送过来,故意让我再一次蒙上各种传言流言,我用得着这么做吗?”

    话一落,张恺又一次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的确,如果他今早没有特意去给她送笔袋,那也不会搞成那样了。

    说到底,他想别人被传言干扰,却没想到最后反而是自己被传言干扰,现在觉得不甘心了就来找人家要个说法,呵,还真是讽刺啊。

    沉默了半晌后,张恺终于垂下头,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是他年少轻狂的阶段,第一次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果然一点都不轻松。

    杜菱轻背着手,下巴微抬,高傲道,“不用,我们算扯平了。”

    张恺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她人小鬼大,明明处于弱势的一方,却让自己无比的强势的样子,心底一时间百感交集。

    想起之前两人一起讨论问题时,她毫不吝啬地与他分享她自己的解题思路,学习方法,如今想到要真的失去与她做朋友的资格时,他才醒悟过来,原来他做错了。

    第13章 各凭本事

    想起之前两人一起讨论问题时,她毫不吝啬地与他分享她自己的解题思路,学习方法,如今想到要真的失去与她做朋友的资格时,他才醒悟过来,原来他做错了。

    “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这一次无论是物理竞赛还是数学竞赛,我一定会全力以赴!你们想要保送名额,那就靠自己的本事吧!”杜菱轻最后一句话说得张恺再一次脸红耳赤后,她才解气地转身离开。只是没想到才走出几步,就看到不远处出现一个白裙女生静静地站在那里,正是张恺的女朋友。

    杜菱轻顿了一下就坦然地走了过去,她又没做什么,也没什么不敢面对的。

    走过去后见对方并没什么举动,她撇了撇嘴,想直接经过她,而就在擦身而过的那一刻,白晓突然有点急忙地开口道,“我是张恺的女朋友!”

    杜菱轻停下脚步,歪头看向她。

    白晓也看着她,额头上还带着点刚赶过来的细汗。

    杜菱轻一下子就明白了,可能是白晓不知道听谁说他们在这里,然后就匆匆地赶了过来。再联想到早上的‘表白’风波,她现在对她说这句话,也许就是在警告她,她才是张恺的正牌女友,让她别跟她抢吧。

    杜菱轻想清楚来龙去脉后就哼了一声,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你放心,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男朋友。”

    话一落,身后张恺的身影明显僵了一下。

    杜菱轻嚣张地走后,白晓才松了口气走过去,见张恺沉着脸她便伸手过去去拉他的手,安慰道,“算了,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到时候再想办法。”

    张恺叹了口气,脸上那股深深的颓气和复杂情绪久久不散。

    白晓见此,垂下了眼睑。

    至此后,杜菱轻和张恺的关系就彻底由同学朋友又变成了陌生人,培训课的时候,张恺也没有再坐到杜菱轻旁边了,两个人在教室里隔得老远的,也不再说过话。

    对于‘表白被拒’那件事,张恺不想解释了,也解释不通,索性就直接默认,为此闹得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不少女孩子心碎不已。

    至于女主人公的杜菱轻更是渐渐声名鹊起,有些同学觉得她太厉害了,连这么帅的男生也舍得拒绝,但也有些女生觉得她太过分,当面拒绝别人毫不留情面,一时间各种各样看她的目光有有嫉妒,有崇拜,也有不屑。

    但杜菱轻全都没有理会,并且很快就从这次的风波中走出来了,一如既往地专心学习,两耳不闻窗外事。

    而萧樟也即将开始他人生中好长一段时间风雨不阻地给杜菱轻带早餐的艰苦历程,起先他给她带肠粉,后来就变成带瘦肉皮蛋粥,各种肉包子油条豆浆,让她给吃得脸蛋都圆了一圈,放假回家后她妈妈还以为学校食堂的饭菜改良了。

    虽说杜菱轻学习和生活的某些方面上有过人的聪慧,但如果说有败笔的地方,那就败在吃和体能方面了。

    她对吃喝的毫无免疫力,不然她也不会厚着脸皮让萧樟给她带了那么久的早餐而对其蕴含的情感毫无察觉吧。

    校运动会将近,班里将近一半人都报名参加了,杜菱轻对此避之不及,光荣地成为了后勤部队的一员,负责写加油打气稿以及布置茶水等。

    运动会开幕的那一天,正值炎炎夏日,火辣辣的阳光让人在操场走一圈都觉得头晕目眩,杜菱轻无比庆幸自己现在能坐在树荫下为班级做一些后勤工作。

    杜菱轻捧着几瓶矿泉水在同学之间穿梭分派着,突然她脑袋一转,就看到了坐在后方阶梯上的萧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