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

    “不要,你打工也不容易,再加上还要你捎带一路,没给路费我都觉得不妥了,还是收我原价吧。”杜菱轻摇头,有些原则性的问题她是绝对不会占别人便宜的。

    萧樟只好点头答应,但心却想着到时候他把料加足一些也是一样的。

    “咦,对了,上次你说张恺他不是认真的....是什么意思啊?”杜菱轻突然想起上次她对他发脾气的时候,他有说了一句这样的话,而现在想起来,萧樟似乎是知道点情况呀。

    萧樟沉吟了一下,便回答道,“我上次在操场跑步时,看到树荫那里他拉着一个长头发的女生.....”

    杜菱轻顿时了然地点了点头。

    萧樟观察着她的脸色,迟疑道,“你和他....”

    “我和他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杜菱轻打断他的话,眼睛盯着远处的教学楼,语气变冷了。

    萧樟的眼睛明显一亮。

    第二天的培训课上,张恺依旧坐在杜菱轻身边的位子上。

    整堂课下来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因为杜菱轻的表情一直是淡淡的,虽然他说什么她都会回应,但明显有种不愿与他多说的样子似的。

    张恺琢磨不透,就想下课后诱惑她去学校外面吃点甜品。

    可没料到一眨眼的功夫她就离开教室了,张恺抓了一下头发,正想离开座位去找女朋友时,眼角一瞥就看见杜菱轻的抽屉里放着一个粉色的笔袋。

    他伸手拿出来掂了一下,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意味的笑。

    第12章 张恺表白被拒

    第二天早上,张恺准时地在全班人都差不多到齐的时候,再次出现在了杜菱轻的教室走廊上,再一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今天的他穿了一件崭新的白衬衫,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帅气精神,其实也不是他特意这么穿的,只是在起床洗漱后刚好看到床头挂着这件衣服,所以就顺手拿来穿了,可这样一来,在别人眼里却觉得他是精心打扮后来找杜菱轻的。

    杜菱轻在全班人全神贯注的目光下坦然地走了出来,脸色平静地看着张恺,语气淡淡道,“有事吗?”

    张恺微微皱眉,按理说女孩子在那么多人注视的情况下跟他见面,即便不紧张也得含羞带怯的呀,最起码也得像上次那样.....但这次的杜菱轻却偏偏像变了个人似的,淡定地看着他的样子就是在看陌生人。

    “没事的话我走了。”杜菱轻立刻转身,冷漠的脸蛋,冷漠的语气看得一班人简直大跌眼镜。

    这是神马情况?对方可是校草呀,这妞居然也敢这么说话。

    座位上的杨雨晴见此情景,捏紧了手指,脸上的情绪不明。

    “哎,等等。”张恺叫住了杜菱轻,他深吸了一口气,扯起一抹笑容,将手中的粉色笔袋递了过去,柔声道,“你的笔袋漏在培训室了,我担心你今天没有笔用,所以就给你顺便带了过来。”

    杜菱轻侧过身,眼睛盯着他手中的笔袋。

    然而她突然嘴角一勾,接了过来当着他的面打开拉链,然后从里面拿出好几条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朝他晃了晃微笑道,“我的笔袋可现在就放在我的桌面上呢,你这是借口给我送礼物吗?”

    张恺一愣,根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看着她原本冷漠的脸上又浮现出俏皮的笑容,而教室里还有那么多人看着的情况下,他只好尴尬地笑了笑,直接承认道,“额,是的,你喜欢吗?”

    杜菱轻不答,而是随意地翻了翻笔袋,然后从里面又拿出了一张心形的卡片,看看卡片上的字又看看他身上的衣着,似笑非笑道,“你这算是......向我表白?”

    张恺盯着那卡片上赫然写着‘我喜欢你’的那四个字,脸上的笑意终于敛了下来。

    而靠窗的同学听到杜菱轻说的‘表白’两个字,眼睛顿时瞪大。坐在后排的萧樟虽然听不到,但他能看见杜菱轻的嘴型,再看到到她手上的心形卡片和巧克力,心里也联想到了是什么情况,他攥紧了桌角,视线牢牢地盯着外面。

    “我....不是这个.....”张恺正要解释,而杜菱轻却突然板起了脸,把手中的巧克力笔袋卡片一股脑地扔在了他身上。

    下一秒,她清脆有力的声音就彻底轰炸了他的脑袋,也轰炸了整个班级里的人。

    “对不起,我拒绝你的表白。”

    完了杜菱轻还认真地对他说了一句,“作为学生,我们应该好好学习,而不是一天到晚搞那些幼稚的把戏!”

    见张恺懵在了原地,杜菱轻便头也不回地回了教室,甚至不带看一眼教室门口同样懵/逼了的老师。

    早读的铃声早就不知什么时候响了,隔壁班早已经朗朗书声,而高二一班却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见,直到老师拍了拍教室门,提醒了众人才开始读书。

    杜菱轻坦然自若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课本就开始朗读,压根不理会周围同学匪夷所思的目光,也没看杨雨晴那一脸的复杂情绪。

    走廊上的张恺懵了十几秒后才猛然醒悟过来,感受到各种各异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的脸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红,尴尬得只想找个缝隙钻进去!

    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难堪过!可想而知,不出一天,他表白被拒的消息肯定会传遍全校了,偏生他又无从解释。

    张恺把手中的卡片揉成一团,脸色差到极点地离开了。

    后方的萧樟松了口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陆露也同样从看戏的状态中回神,他手肘碰了一下萧樟的手臂八卦道,“艾玛,看不出啊,那个小书呆子居然这么猛!居然连校草都拒绝!”

    “什么书呆子?人家有名字!”萧樟皱着眉瞪了他一眼。

    “啧,我就开玩笑,你这么维护她干嘛?”陆露好奇凑过去。

    “关你屁事。”

    “呦呵,这话说得,好有□□的样子!”陆露的眼睛顿时精.光四射,“快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关你屁事!”

    “呀!还真是!....了不得啊兄弟,你真是太嚣张了,居然敢喜欢咱们班里的鼎鼎小天才!哎哎哎,人家今天连校草都敢拒绝,你就不怕人家拒绝你吗?”

    “关你屁事!!!”

    “.....”

    果然不出张恺所料,不用一天,只是一个上午的功夫,他班里的人就知道他早上发生的事了,一个个挤眉弄眼地问他是不是真去表白了,甚至一些原本仰慕他的女生们看他的眼神也变得....怪异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