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之前她以为他是图方便就坐她身边,毕竟她那个位置靠窗靠教室门口,一进来就可以坐下。但现在她绕远坐了,他还是特意地找过来,这明显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更糟糕的是,刚才那一幕那么多同学看到,这下她真是百口莫辩了!

    张恺嘴角勾起,“因为你有趣。”

    “啥意思?”杜菱轻的心提了起来,她可是不能早恋的,即便他很帅,还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校草!

    张恺见她这样子,顿时轻咳了一下后,解释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我觉得你数学不错,平时跟你讨论一些知识点挺有趣的。”

    杜菱轻顿时松了口气,抛开其他来说,张恺做题的思维方式其实也很值得她去学习的,她也很喜欢跟这样的天才做朋友,但如果没有同学们的误会那就更好了。

    杜菱轻原以为她与张恺保持普通朋友关系就没事的了,反正清者自清,她也不想管别人说那么多。

    可是第二天早上,一般是7点上早读的,她六点多到教室时班里的人已经到了一半了,当她刚拿出课本来准备温习时,靠窗边坐的一个同学就叫她了。

    “杜菱轻,有人找你!”她的声音很大,似乎还夹杂着点激动的情绪,于是乎,她这一嗓子喊得全班人都听见了,并且望向杜菱轻。

    杜菱轻一转头,看到走廊外面的张恺笑眯眯地冲她招手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当她蜗牛一样走出去时,脸颊已经滚烫一片,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其他原因,看着他费劲地吐出几个字,“你.....找我?”

    张恺微笑地给她递了一本书,“这本辅导资料你昨天落在培训室了。”

    杜菱轻楞了一下,接过来,翻开一看里面写着她的名字和班级,果然是她的书,难道他是专门来给她送书的?

    “.....谢谢。”她抿了抿唇,想了想后说道,“其实你可以等下午培训课的时候再给我的,不用走一趟。”

    张恺一怔,随即笑道,“我也是顺便。”

    “对了,我这里今天多买了一份肠粉早餐,算请你了。”说着,他便把手中一个打包盒子递给了她。

    “这,哎.....”杜菱轻瞪大眼睛,刚想说话,早读的铃声却突然响了,于是,张恺便利索地把袋子往她手上一塞,下巴冲她一点,“我走了。”

    杜菱轻看着张恺潇洒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那盒早餐,有点眼熟,这跟昨天放在她桌面上的那份肠粉包装袋子不是一样的吗?

    难道.....昨天那份也是他送的?

    杜菱轻在原地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就拿着东西进去教室了,而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手里提着一份早餐的萧樟就从楼梯的拐角里走了出来,此时的他满头大汗,涨红的脸色仿佛是刚赶过来似的。

    今天萧家餐馆的早餐生意很火爆,他早早起来一直忙了很久才匆匆做了一份肠粉打包好带过来,路上还差点迟到了。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刚从楼梯上来就看到张恺给杜菱轻送早餐的那一幕。

    而那份肠粉还是他做的呢!早上他忙着蒸肠粉的时候,隐约有留意到几个男生在店里吃早餐,后来有个长得像小白脸的男生吃完了又打包了一份带走,开始他没多想,却没想到他是拿来送杜菱轻的!

    第9章 你够格吗

    杜菱轻坐会座位时,前排的两个女生顿时回头靠近她兴奋地问,“菱轻,原来你认识张恺啊!”

    “这是什么?哇塞,他还给你送早餐?!”

    “口风那么紧,怎么之前都没听你说过你认识他呀!?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啊?”

    “就是啊,张恺好帅啊,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真身呐!”

    两个女生你一言我一语的,八卦极了,杜菱轻还在想着今天这份肠粉与昨天那份的联系,闻言便皱着眉头解释道,“我也是最近认识他的,普通朋友关系,刚才是他顺便给我带书呢。”

    “咦~不是吧。”那个女生咦了一声,“那这份早餐呢?”

    “他说买多了,顺便给我吃了。”

    一旁的杨雨晴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道,“嗤,人家巴不得藏得严点呢,怎么可能告诉你们!”

    那两个女生顿时怪异地看向杜菱轻。

    杜菱轻扫了杨雨晴一眼,懒得解释索性破罐子破摔道,“你们爱怎么想怎么想,反正我和他只是学习上的朋友!”

    哪料杨雨晴不依不饶,“真是才怪呢,就怕有些人口口声声说是清白的,其实早就跟人家暗度陈仓了。”

    杜菱轻终于被她的话给激了一丝气,斜了她一眼道,“我知道你就是嫉妒,不用说那么多。”

    “谁嫉妒了?!”杨雨晴顿时瞪着她,“我还用嫉妒你!?”

    “尽情嫉妒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就考虑跟他暗度陈仓试试!”杜菱轻回讽。

    杨雨晴气得脸都红,“呵,就凭你?你够格吗?”

    “不够格也好过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

    “你.....”

    萧樟面无表情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陆露竖着书本,歪头见到他手里拿着一盒早餐,顿时闻着香味靠过来,“哇,这是什么?”

    “肠粉,你拿去吃吧。”萧樟淡淡道。

    “太好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餐?真够兄弟!”陆露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欢天喜地地拿过来开吃。

    “好香啊,而且料真足!”陆露满嘴流油地赞叹,“兄弟,明天再给我带一份咋样?”

    “没空!”萧樟身体笔直地看着前方杜菱轻的位置。

    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地不喜欢那个叫张恺的男生,不喜欢他给杜菱轻送吃的,就像今天这样,仿佛有种属于自己的任务被人抢去做了的感觉。

    而且更糟糕的是,他担心她会误以为昨天那份早餐也是那个张恺送的,会对他有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