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虚荣心太强,爱炫耀,总耍些小手段,感情不专一,尤其是杨雨晴爱着这个却勾搭另一个的行为让她觉得很不屑,如今的突然吵架杜菱轻除了觉得有点丢脸外,却丝毫不感到伤心气愤。

    自此后,杨雨晴就开始与杜菱轻处于冷战的状态,整整三天,两人都没有任何交流,既不说话也没有一秒对视过。

    对于杨雨晴的不理会以及每次她落座时她的脸色都会变臭变冷漠,杜菱轻也懒得理睬,反正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才不会主动跟她和好。

    每天杨雨晴都正常跟前桌的女生说说笑笑,拿各种零食分给她们吃,就是偏偏不给她,而当有女生要跟杜菱轻说说话时,她就会迅速把话题截过去,不让她们交谈,有种故意要孤立她的意思。

    杜菱轻对此也满不在乎,专心地做自己的题,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态度差点没把杨雨晴又气了个半死。

    冷战对杨雨晴有解气之余也有不利之处,那就是她不能名正言顺地抄杜菱轻的作业了。

    以前每次她都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手一伸就可以拿到她的作业了,但现在呢,杜菱轻的作业本在前后左右传了个遍,她都没好意思去拿来抄,偏生周围同学的作业都没有杜菱轻的做得那么清晰,完整,而且准确。

    杨雨晴除了数学好一点,但真实的总成绩其实在班里处于下游位置,在班里的排名也时高时低。

    在自己班里考试的时候,她大大方方地抄杜菱轻的答案就轻松地排名靠前。

    而当分在不同班考试时,那她的排名只会一落千丈,但每次这样,她都会有各种理由说是自己发挥失常。

    午觉后,杜菱轻从宿舍出来就带着保温壶去食堂后面打开水,准备带去教室,因为下午又有一节体育课。

    然而这时打开水的人很多,每个开水头后面都排了很长的队伍,杜菱轻绕来绕去找到一条最短的队伍打算去排队时,突然有人喊住了她。

    杜菱轻回头一看,排在第一列靠前的一个高个子男生顿时映入眼帘。

    萧樟站在队伍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前后排队的人都是矮个子,此时的他就像一株笔直向上的竹子一样,特别显眼。

    杜菱轻走过去,愣愣地抬起头,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叫住她做什么。

    “我,我帮你打吧。”萧樟手里提着他的特大号水壶,颇有些局促地看着她道,“很快就轮到我了。”

    “哦...不用.不用。”杜菱轻连忙摆了摆手拒绝他的好意,现在后面那么多人排队,她怎么好意思插队。

    “我....”

    “谢谢你,我自己排队就行。”杜菱轻对他笑了笑,感觉到他身后那些人火辣辣的眼睛都在看她,也没等他回答就连忙绕到后面去排队了。

    杜菱轻在后面微垂着头,没有特意去看前面的萧樟,等她排了一会队后再抬头看时,前面已经不见他的身影了,可能是已经打好水离开了吧。

    她松了口气,浑身轻松地排队打水。

    最近这段日子来,她总感觉有一根很高很高的‘竹子’在自己身边晃来晃去,即便她没有费那个劲去仰头看那‘竹梢’,但也隐隐感觉到萧樟对她莫名其妙的好,这些天不仅在体育课上她跑步落后时默默陪跑,而每次她去萧家餐馆吃饭的时候,他都会给她加菜。

    就在昨天轮到她值日搞卫生,她在不经意间明明已经看到他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教室的了,结果一看到她拿着扫把,他又折返了回来,装作顺手帮她擦黑板倒垃圾.....

    杜菱轻知道班里现在很多同学都在早恋,包括她的同桌杨雨晴早就谈了好几段恋爱了,但她就是不敢迈出那一步。

    也不是没有男生对她表达过喜欢的意思,但每次她除了落荒而逃之外就再也不敢做出其他任何选择。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妈妈曾经对她耳提面命地叮嘱过无数次,只准学习,不准早恋!而她又是很听家长话的乖乖孩子,所以到目前为止,她简直就是教科书中模范的三好学生。

    但杜菱轻也没想太多,更不会自作多情地想萧樟一定会对她有意思,所以她把这些都归结为新转来的同学热心肠,乐于助人,对她好一点也许是因为她之前经常给他辅导作业的缘故吧。

    萧樟打完水后没有立刻回教室,而是站在食堂门口前的一颗老树下默默地看了她好一会后才离开。

    第二天早上,当杜菱轻打着哈欠来到教室准备早读时,却意外地发现她书桌上放着一份早餐,打开一看后居然是一盒新鲜滚烫的肠粉!

    杜菱轻眼睛一亮,她一直都很喜欢吃广东式的肠粉,又香又滑溜,比学校的白粥馒头不知好吃多少倍!但她又不可能每天都出去学校外面买来吃的,所以平时都很少能吃到。

    但这次是谁这么好心地给她买早餐呀!?

    杜菱轻心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萧樟。

    她下意识地立刻回头看向最后一排萧樟的位置,可那里空空的,根本没有人,也不知道是还没到还是出教室了。

    杜菱轻左看看右看看地环顾了一周,坐下来又等了一会也没有人来认领之后,实在抵抗不住肠粉的香味,就趁热吃了起来。

    真是好吃啊!薄薄的肠粉皮上面附有鸡蛋还有肉碎和香菇,而且酱汁也十分够味,杜菱轻吃得满嘴流油,吃完后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有力气了。

    如果让她知道请她吃肠粉的人是谁的话,她一定------好好谢谢人家!

    萧樟站在教室门口外面的窗边上,静静地看着她吃完后才趁着人多走进了教室。

    现在萧家餐馆不仅做午餐晚餐夜宵,最近又开始做早餐了,原因就是二叔购置了一台新的肠粉机回来,专做肠粉。而他又是外宿的,所以每天晚上不仅要帮忙忙到十一二点才睡觉外,早上五点多又要起床帮忙卖早餐了。

    他今天第一次学做肠粉,练习两遍后就很快上手了,他当时心想着要不要做一份给她带到学校来时,这个念头刚一出来,他的手下就开始动作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份料很足的肠粉就做了出来,并且小心地打包好了.....

    可当他进了学校后,心跳就禁不住地加快了,脸上也滚烫烫的,心里想了好几种给她带早餐的借口,可每种他心里都没底,因为几天前他想要帮她打水,而她却拒绝了。

    她是不是觉得他对她别有用心?但他真的没有什么企图,只是想对她好而已。

    当他胡思乱想地来到教室后,看见她的座位是空时,才轻轻松了口气。

    他暗地送,不让她发现,这样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英语课上,萧樟这一桌都在打瞌睡。

    陆露打瞌睡是因为昨晚网吧通宵了,而萧樟则是晚上睡太晚,早上起太早,实在扛不住了才竖着书,撑着脑袋钓鱼。

    英语老师是个严肃的女人,她不同于其他老师那样,对课上睡觉玩手机的同学置之不理,反而谁不认真听课就专门点名起来回答问题,回答不了的,就罚站。

    这次她讲解着几天前考的试卷,在讲台洋洋洒洒地说了一通后,突然敲了敲桌面,点名道,“下面我叫个同学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的正确选项!”

    “陆露!”

    底下的同学一片静默,而陆露冷不丁地被这么一叫,撑着下巴的手一歪,脑袋‘嘭’地撞了了一下桌子,根本来不及感觉痛就连忙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