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前面的女生扯了扯嘴角笑道,“我们又不像你那么漂亮,哪里找得到那么帅的。”

    杨雨晴笑得更加羞涩了。

    第3章 年级最帅

    杜菱轻依旧埋头在算题,杨雨晴递给她饼干,她就接过来吃,并没有掺和她们的话题。

    但杨雨晴却靠过来说道,“好吃吧?这种饼干挺贵的哦,上次我妈买了一盒得一百多块呢。”

    杜菱轻吧唧了一下嘴巴,点了点头,“还行。”

    杨雨晴不太满意她的回答,又问道,“那你觉得我男朋友怎么样?”

    杜菱轻眼睛盯着试卷,又点头,“挺好的啊!”

    “我上次那个男朋友你说挺好,这次的也说挺好,你到底什么意思嘛?”杨雨晴皱了皱眉。

    她不依不饶道,“快说!我这次的男朋友是不是全年级最帅的?”

    杜菱轻愣了一下,转过头来,张了张嘴道,“可你之前说过,年级最帅的男生是张恺啊!”

    杨雨晴一噎,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张恺,那个总是成绩优异,全年级甚至是全校最帅的男生,她一直默默喜欢却没能在一起的男生。

    “收数学作业了!各组最后的人帮忙把作业传上来!”

    数学课代表突然走到讲台上拍着粉笔擦嚷嚷道。

    话一落,班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嘈杂了起来,做完的拿出作业本,没做完的赶紧做或者赶紧抄。

    “啊!我差点忘了还有作业,杜菱轻,你的作业快借我抄一下!”

    “对哦,也借给我....”

    “去去去!我先抄!”

    杨雨晴抄完后就把杜菱轻的作业本给放了出去,让后面那些男生争抢着,而她的作业本则放在书桌右上方。

    收作业的人是萧樟,因为他就坐在这一组的最后一排。

    此时他手里拿着一叠一路收上来的作业本,待收到她们这一桌时,杨雨晴爽快地把作业递了过去,而杜菱轻的作业本却不知道被传到了那个同学手上。

    杜菱轻见自己左手边静静地站着一个‘高人’时,她微愣地一点点仰起头,就正好对上了他那漆黑的目光。

    莫名的,她觉得他看她的眼神一直有些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于是她把原因归结为,他在等她的作业本。

    杜菱轻的脸蛋滚烫了,她坐直起来,脑袋左顾右盼地开始找自己的作业本。

    “谁拿了我的作业呀?”

    “我的作业本在谁手上?快还给我。”她的声音很脆,轻轻柔柔的根本没什么威胁力,埋头在抄的人根本没有理会。

    这是很惯常的现象,周边的同学似乎都很喜欢拿她的作业去抄,但抄完了之后又没有帮她交上去,导致好几次她居然没有交作业,还被数学老师点名了。

    有时候杜菱轻真的不想把作业本借出去的,但大家都是同学,不借的话又说不过去,所以每次交作业时她都要面临这些尴尬。

    就在杜菱轻不知道该怎么做时,萧樟突然伸出他的长手,在她的脑袋上横扫而过,一把从后面那同学手上拿过她的作业本,看了一眼名字确认后放在左手那一叠本子的最上面,然后才对那愣神的同学淡声道,“该交作业了,你不交也别耽搁别人交。”

    那同学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的,呐呐地说不出话来,只得自己乱填了几个答案交上去。

    杜菱轻松了口气,向他小声道,“谢谢。”

    萧樟看了她一眼,脸上划过一丝异样的红色,轻声道,“不用。”

    说着,他把作业全都收了上去交给课代表。

    杜菱轻在理科上无疑是个小天才,每次考试都能稳定地保持自己的名次在年级中排在前十以内。

    但在生活上的她就没有学习上的那股干劲了,永远都是那么一副慢吞吞的样子,慢吞吞地吃饭,慢吞吞地洗衣服洗澡,慢吞吞地跑步....

    哦是了,她最大的缺点就是挑食,家里给的生活费虽然不多,但她不买衣服,不逛街,几乎大部分的钱都用在吃饭上面,学校的饭菜有时候味道做得不好她实在啃不下去的话,她就会跑到学校外面吃快餐或者吃零食。

    这天傍晚,她下课后去食堂瞅了一眼发现菜式都不是自己喜欢的菜后,就径直出学校了。

    这次,她在外面闲逛了很久,经过一家家饭店后,最终停在了萧家餐馆门口前,小鼻子嗅了嗅里面飘香的味道,忍不住走了进去。

    萧樟此时在外面送几单外卖,所以并没有在店里。

    而他的堂弟萧蔑刚好在店里柜台前打游戏,见到杜菱轻走进来后,顿时眼睛一亮。

    虽然个子不高,但白白嫩嫩的,看起来那么卡哇伊的女孩子他怎么可以错过。

    于是他立刻拿着菜单屁颠屁颠地来到她那一桌前,笑眯眯地问道,“美女,想吃什么?”

    杜菱轻没有看他,只是抬头看着墙壁上贴着的大幅菜单图,考虑着要吃什么。

    “美女,你可以看我手上的菜单哦。”萧蔑把手上的菜单递过去时,故意捏紧后面的一角,不准备让她扯过去。

    可杜菱轻也并没有接过菜单,而是低下头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招牌菜后,直接说道,“我要一个香菇滑鸡饭,还要一个莴笋炒肉。”

    “额,还要点别的吗?”

    “没了。”杜菱轻坐了下来,径直抽出纸巾擦拭着桌子说道。

    萧蔑不太甘心她没怎么注意到他,就没话找话道,“我们的招牌菜姜葱鸡你不想尝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