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

    萧樟看着她粉红粉红的小脸,眼底划过一丝异样之色。

    傍晚时分,下课铃一响,萧樟就匆匆离开了学校,回到二叔家开的餐馆里开始帮忙干活。

    他自小在农村长大,父母在他七八岁的时候就没了,然后就一直跟爷爷住在一起,而在几个月前当爷爷也没了之后,一直在a市居住的二叔一家子回来办了爷爷的后事后见他孤苦伶仃就带他来到了a市。

    虽然二叔为人还算不错,肯照顾自己的侄子,给他住宿还帮他办了转学手续,但二婶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不但从来没拿正眼看过他,还时不时地用冷言冷语地嘲讽几句,无疑是嫌他在她家白吃白喝。

    少年的心都是敏感的,再加上农村出来的孩子都比较早熟,萧樟看清楚自己目前的状况后,一言不发就开始打工挣钱。

    二叔家开的萧家餐馆规模虽不大,但生意很好,偶尔忙不过来的时候他就亲自掌勺,做的菜在很多老顾客中都上有一定口碑的,不然也不会在市区里开了那么多年都长盛不衰。

    萧樟回到的时候刚好六点多正是晚饭时间,店里面坐满了客人,两个上菜的员工在饭桌之间穿梭,一个微胖的中年女人坐在收银台前敲着计算器数钱,开单,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依偎在她身上,看着她算账。

    萧小琪抬头看了一眼萧樟后又低下头继续看母亲数钱,直接当这个堂哥是空气,招呼都懒得打。

    而二婶则懒懒地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么晚才回到,偷懒都不是这样偷吧?还不赶紧去帮忙!?”

    萧樟放下手里的书包,淡淡地看了她们一眼什么也没说,径直走进后方的厨房里,开始帮忙上菜,端茶倒水,收拾碗筷,或者送外卖等。

    萧家餐馆通常从中午开到晚上,很晚才会打烊,因为晚上他们会开夜宵档,做些特色菜或者烧烤啤酒等,萧樟一直忙到11点才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休息,他住在二叔一家人楼顶上的一间小阁楼里,阁楼的房间比较小,门口的高度也做得不够高,所以他通常进去睡觉的时候都要微微弯腰才能进得去。

    床边的小风扇吱呀吱呀地转着,他躺在床上,双手叠在脑后,看着窗口外面星星点点的夜空出神。

    城市的星空并不像村里的那样纯粹明亮,总有一些混混沌沌的灰云遮挡住星星的光芒,让其看起来十分朦胧。

    他突然想起了今天给他讲解难题的那个女孩,她低低柔柔的声音仿佛还回荡在自己耳边,她的眼睛很亮,就像星星一样璀璨,而且她看他的目光很清澈,没有二婶堂妹那样的鄙视,也没有同学们那样的不屑和刻意避开。

    这让他不由地想起他刚来到a市时,第一次碰到她的情景。

    那时他还没有办好转学手续,所以就没有去上课,在二叔的餐馆里忙完后,他就去了附近的地铁站口派传单。

    出地铁口后刚好是一个红绿灯的位置,那里几乎时时刻刻都聚集着一堆等着过马路的人群,但也因为周围没有遮阳的东西而备受太阳的晒烤。很多在那里派传单的人都纷纷禁不住火辣辣的阳光而转战到其他阴凉点的地方,唯独只有他在坚持着。

    他派传单的方式跟别人的有些不同,这是他派了几次后琢磨出来的经验。

    比如路人如果理都不理根本不接他的传单的话,他会追上去硬塞几次才罢休。

    有些人被迫接了传单,看都不看扔在地上,他就会执着地把单捡起来,大声地告诉他们东西掉了,然后捡过来重新塞在他们手上,一些无奈的人们不想在大庭广众下惹人注目,只好拿了他的传单跑到远点的地方再扔掉。

    就这样,他派传单的速度总是比别人快,几乎不用多久就把厚厚的一叠给派完了。

    派完最后一张传单后他才有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可能因为晒了一个下午,他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嘴唇更是干得发白。

    在离开地铁口后,他实在走不动了,就在路边一个奶茶店门口的空椅上坐了下来,打算歇息一会。

    奶茶店位置极佳,很多路过的人都会在这家店买上一杯饮料,萧樟坐在那里撑着沉重的脑袋,朦朦胧胧听着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大脑有片刻的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淡淡的却十分悦耳,他忍不住睁开眼睛抬起头。

    眼前的少女扎着马尾,婴儿肥的侧脸清秀,宽松校服下显得身材娇小玲珑,皮肤很白皙,她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候着,但眼睛却盯着某个地方发呆,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难题似的,眉头紧皱,手指还无意识地在菜单牌上写划着什么。

    没一会儿,她接过店员递过来的饮料并轻声说了句‘谢谢’,而萧樟在她转过身来的一瞬间,心脏莫名地微微跳动了一下。

    杜菱轻一转头看到他的时候也明显愣了一下,见到他的脸被晒得通红,嘴唇还干得起皮,顿了一下后,便把手中刚买的柠七递给了他。

    “给你喝。”

    她的语气清淡,但眼神却干净得毫无杂质,萧樟懵了好几秒后才猛地站起来,手脚变得无措,这还是头一次有女生主动递喝的给他。

    见他就那么干愣着一动不动,杜菱轻抿了抿唇,把手中的饮料再往前递了递,瞳仁明亮,“没喝过的。”

    萧樟这才回过神,连忙接过她手中的饮料,目光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她校服右上角印着的a市重点一中的字样,低声道,“谢谢。”

    杜菱轻冲他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转身向奶茶店买多了一杯饮料后便离开了。

    他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出神了一会后,才低头看着手中这杯飘着柠檬片和冰块的饮料,低头喝了一口,一阵清凉和冰爽瞬间从喉咙滋润到四肢百骸,仿佛一下子就驱赶掉所有的炙热,把他身上所有流失的水分和盐分都补了回来。

    酸酸甜甜的又带着点咸,那种滋味,相信他这整个夏天都忘记不了。

    后来转学手续办好后,出乎意料的刚好就分配到了高二一班,而在他踏进教室的那一刻,他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坐在中间第二排的女生,就是那天给他递饮料的女孩。

    她看他的眼神依旧十分清澈,但可惜的是,她对他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这几天,杜菱轻以为萧樟会像其他同学那样问了一次后,就会频繁来过来问她问题,但他并没有,只是偶尔下课的时候才简单地过来问她一两道题,基本很少来打扰她。

    课间时,杨雪晴正在甜甜蜜蜜地用手机聊着qq,半晌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把手机放在一边,伸手就去翻杜菱轻的数学作业本。

    “菱轻,借你作业给我抄一下。”她差点忘了,今天上午得交数学作业呢。

    杜菱轻见她东翻西翻的,把她的书本都弄乱了,她就伸手从数学课本中夹着的作业本拿了出来,递给她,“在这呢。”

    杨雨晴接过来刚抄好答案,就听到靠窗的一个同学喊她的名字,“雨晴,有人找你!”

    杨雨晴一抬头看见教室外站着的男生时,脸蛋微红,立刻放下笔走了出去。

    见旁边的一些同学都好奇地看过去,杜菱轻也转头看了一眼,只见教室走廊外站着一个高高帅气的男生,见杨雨晴走出来后就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然后递给她一盒子东西,两人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十分般配。

    没多久,杨雨晴就拿着东西回来了。

    “哇,雨晴你男朋友又来给你送东西了?”坐在前面的女生转过头来,好奇地问。

    杨雨晴红着脸,点了点头,打开那盒曲奇饼干,“来,一起吃。”

    “哇塞,好羡慕啊,天天有人送吃的。”

    “对啊,你男朋友还长得那么帅!”前面两个女生叽叽喳喳地,一边吃一边羡慕得不行。

    杨雨晴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她的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却又佯作低调道,“哎呀,你们以后也可以找很帅的男朋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