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见萧樟怔神着,陆露就碰了一下他的肩膀,轻佻道,“兄弟,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不过小杜杜看起来也的确挺可爱的,虽然个子不高,但人家是跳级上来的,估计年纪比我们要小,所以我们男生一致觉得跟她谈恋爱就像摧残祖国花朵似的就没敢出手,哥们你可悠着点呀......”

    萧樟皱眉打断了他絮絮叨叨的话,“说什么呢。”

    陆露嘿嘿一笑不再说话,但萧樟的眼底却划过一抹若有所思。

    杜菱轻并没有怎么把新来的高个子男生放在心上,每天三点一线地遵循着自己的学习生活路线,循规蹈矩地成为父母心里的乖孩子,老师眼里的三好学子,同学们身边的-----小书呆子。

    其实她也经常有注意到萧樟,或许是因为他们高二(1)班里的平均男生身高都在一米七几的范围内,而每次在做体操或者上体育课的时候,萧樟都是一幅鹤立鸡群,独树旗帜的画面,想让人不注意到都不行。

    比如在测试男生一百米的赛跑时,一个腿短个矮的男生在前面不顾一切拼命地跑着,结果萧樟迈动着大长腿三两步就追了上来,散步似的超过了那个男生到达终点。

    那个男生还在后面哼哧哼哧地喘着气.....

    比如打篮球时,萧樟只要往自己那方的球篮下一站,基本不用怎么动,一抬手拍掉一个,一抬手拍掉一个,整场比赛下来对方一个球都进不了......

    又比如值日生擦黑板,个别男生够不着最顶上的粉笔字,跳起来去擦时,萧樟好心地伸手帮他擦掉,结果那男生扯了个难堪的笑对他说声谢谢后,转身就走。

    于是,不太合群的萧樟逐渐被班里的男生孤立了,因为没有人想在他身边当矮瓜,除了身高超出班级范围一点点勉强让人接受的的一米八-陆露。

    至于女生,只要她们一看到他,心里的念头就只剩下一个:他太高了太高了太高了太高了.......

    杜菱轻没想过会和他有什么交集,所以平时即便碰到他也只是点点头,并没怎么说过话。

    直到今天,她去校里的图书馆借书时,有几本物理读物书摆在书架的最顶一层,她够不着,只好慢吞吞去搬来一张小凳子。

    可这张塑料的小凳子是临时被放在这里的,高度不够,也很脆弱,杜菱轻踩上去时就听到‘噼啪’的一丝轻微的裂响,她颤颤巍巍地攀着书架,抿了抿唇,不放弃地伸长了小手去够那几本书。

    随着她手的力用得越多,相对于脚踩的力度也加大,于是本来就脆弱的塑胶小凳子‘咔’地一下就断了一个凳脚,杜菱轻身子一歪就要掉在地上。

    然而就在此时,一双长手从她背后伸了过来扶住她的腋下,用力一提,杜菱轻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被他拎了起来放在地上。

    当惊魂未定的她稳稳地站好时,一转身,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单薄的胸膛,她怔了怔,倒退了一步,仰起头来才发现来人是萧樟。

    杜菱轻咽了咽口水,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谢谢你。”

    萧樟低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这个受了惊的女孩,她的大眼睛睁得圆圆的,漆黑的瞳仁像极了迷途的小鹿。

    “不用客气。”他摇了摇头,抬起手轻轻松松地帮她把那本书拿了下来,递给她,“是这本吗?”

    杜菱轻接过来,感激地冲他点了点头,指着书架道,“你能帮我顺便把那两本也拿下来么?”

    萧樟把那两本也拿下来给她。

    “谢谢!”杜菱轻再次感谢他。

    萧樟没有说话,就像门神一样静静地杵在过道上,杜菱轻捏紧了书本,不知道该不该绕开他走出去时,他突然又开口了。

    “听说你物理很好,我可以请教你几个问题吗?”

    杜菱轻仰起头,看见他清澈的眼睛里倒影着自己的样子,态度十分真诚。

    她愣愣地点了点头,“好啊。”

    图书馆此时很少人,一排空落落的桌子也只有寥寥几个人坐在那里看书。

    杜菱轻和萧樟坐在最后一排,她接过他递过来的测试卷,扫了一眼他圈出来的那道题后,拿起笔就在空白纸上简单画了一道弧度,标出几个箭头。

    然后她小声地给他讲解道,“这道题以地面为参考系,首先赛车在弯道处转弯需要一个向心力,而这个向心力由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力提供,指向圆弧中心,再则,赛车加速也需要车轮胎向圆弧切线方向提供力,所以由矢量合成可以知道,合力为c方向。”

    “所以这道题的答案是c。”

    杜菱轻抬起头,见萧樟依旧是原先那副....有点懵的表情,看不出他是明白还是不明白,她只好问道,“那个,你能听懂吗?要不我再说一遍吧?”

    萧樟脸上流露出一丝赧然,点头道,“好。”

    杜菱轻有条有理地又分析了一遍后,萧樟终于了然了,他指着下一道题道,“那这道怎么解?”

    “这是一道集冲量定理、机械能守恒和安培力结合的题,首先根据机械能守恒求得闭合电路的瞬间,ac的速度v=1m/s.....”

    物理是杜菱轻最喜欢的学科,取之生活用之生活,所以对待每一个问她物理题的同学她都会尽心尽力地解答清楚,并不会像别人那样问多两次就会不耐烦,这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物理的尊重。

    萧樟看着她低眉顺眼地给他讲题时,小脸上的神情十分专注,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很多深奥的题一经过她口中就立刻转化为轻而易懂的知识点,有条有理,让他一下子觉得这枯燥的物理也有有趣的地方。

    其实,他刚转来这边,有很多科目是完全跟不上的,再加上重点高中的课程不仅复杂而且节奏很快,通常他还没听懂前面的几个点,一节课就已经结束了,第二节课新的知识随之而来。

    于是,新的旧的叠加在一起,就像滚雪球一样,即便他再怎么努力,这一个多月下来,他的成绩还是在班里的下游间徘徊。

    第2章 第一次碰到她

    “你.....都明白了吗?”杜菱轻抬起头,见他眼神怔怔的,不由地小声问道。

    萧樟回过神,看着她眼底带了一丝钦佩道,“我都明白了,谢谢,你真厉害。”

    杜菱轻被他一句‘你真厉害’听得脸蛋微红,她笑了一下,“还行吧。”

    安静了一会,她就顺口问道,“你现在已经适应新的学习环境了吗?”

    萧樟闻言摇了摇头,老实道,“我觉得跟不上。”

    “慢慢来,才刚开始呢。”杜菱轻觉得对待新同学要互相帮助,便客气道,“如果以后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可以随时问我的。”

    “真的?”萧樟明显地眼睛一亮,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我以后可以经常问你问题?”

    杜菱轻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有些局促后还是点头道,“嗯....只要是我能解答得了的,我都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