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趁哥哥睡着在他耳边说骚话

    瞿苓也挺久没发泄生理欲望了,原本今晚惊惧交加之后,她就应该被吓得没精力想别的事,但偏偏哥哥莫名其妙在她面前展露了一下他过于优秀的身材比例,让禁欲太久的她没办法不想到一些色色的事情。
    只是想到哥哥就在客厅睡觉,瞿苓也不敢让自己叫出声音来,咬着被子蹙眉忍耐许久,忽地身子颤动一下,接着就大口喘息起来。
    好爽······
    自己用手也好爽,特别是在哥哥的床上,在哥哥的被子里自慰,就感觉更刺激了。
    瞿苓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在床头扯了几张纸巾擦干净自己的手指,平复了紊乱的呼吸和心跳后,才又偷偷摸摸下床,想去客厅看看哥哥睡了没。
    刚走到客厅,她就看见沙发上闪着微弱的光亮,是哥哥的手机屏幕。
    见哥哥抬头看向她,她只能讪讪地笑:“哥哥······还没睡啊?”
    “杯子在厨房,之前洗了没放回来。”瞿榛没回答妹妹的问题,自顾自在沙发上翻了个身。
    瞿苓:······
    也算是个台阶。
    瞿苓摸黑去了厨房,随手拿了个杯子,在饮水机前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之后就灰溜溜回了卧室里。
    谁知道哥哥他这么晚都不睡,明明看上去他今天应该很累了才对。
    但是瞿榛越是不睡,瞿苓就越好奇他为什么不睡。
    于是从关灯躺下,到凌晨叁点,瞿苓起来喝了五次水,上了两次厕所。
    瞿榛开始怀疑自己的妹妹是不是肾有点什么问题。
    这个喝水和上厕所的频率,他觉得不太对。
    但是每次瞿苓出来的时候,瞿榛都睁着眼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的工作不允许他睡得像死猪一样,瞿苓那个脚步声,他不醒都难。
    最后瞿榛实在是不耐烦了,听见妹妹熟悉的脚步声,他也懒得再睁眼,靠在沙发里保持着绵长平稳的呼吸。
    窸窸窣窣的声响,逐渐靠近他的耳边,最后停在他身侧。
    “哥哥?”
    瞿榛听见妹妹小声叫他,似乎怕惊扰他,她用的只是微弱的气音,带着她的呼吸喷洒在他面颊和耳侧,弄得他有些痒。
    在这个瞬间,瞿榛忽然有点想不明白,瞿苓到底是想要他醒还是不想要他醒?
    怕自己睁开眼会吓到她,又怕自己不睁眼,错过她想对自己说的什么话。
    瞿榛这辈子都没这么纠结过。
    这小白眼狼生来真是克他来的。
    纠结之中,他感觉到妹妹已经坐在了地毯上,脑袋埋在他颈侧,额前散落的碎发落在他颈间,弄得那处皮肤有些痒。
    他嗅到妹妹身上的香味,好像不管什么时候她都很香,像一块很可口的小蛋糕。
    瞿榛觉得自己有点饿了,看见妹妹就很馋。
    “哥哥···苓苓刚才在哥哥的床上自慰了···小穴流了好多骚水,好想被哥哥操···苓苓好想哥哥的大鸡巴···”瞿苓埋首在哥哥颈侧,小声说着自己的渴求。
    她知道哥哥是醒着的,但哥哥不知道她其实知道他醒着。
    只要他不知道,她就可以掩耳盗铃一样说出自己的渴求。
    这是她这样的蜗牛,能为自己争取被爱而做出的最大的努力了。
    瞿榛很想睁眼,然后把这个骚货按在沙发上操一顿。
    但是犹豫了一会儿,瞿榛还是选择了装睡。
    妹妹那样的性格,这个时候他要是睁眼,指不定她会羞愧得又跑了。
    客厅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在黑暗之中,瞿苓并没有看见男人艰涩滑动的喉结,和被子下逐渐隆起的轮廓。
    男人可以装睡,但有时候小兄弟真的很会出卖人。
    还好天色足够黑,替瞿榛遮掩了一下。
    瞿苓故意在哥哥耳边说完骚话,就做贼心虚一样快步回了卧室。
    她的心跳得很快,在明知哥哥已经被她吵醒的情况下,借着他没有睁眼,就佯装自己以为他还在睡,在他耳边说那种骚话,可谓是她对哥哥做的最叛逆的事了。
    他会怎么样做呢?
    会忍无可忍来操她一顿,还是对她的渴求没有任何回应?
    瞿苓在卧室里等了一晚上,但是这一晚上,哥哥都没有来找她。
    她有些失望,却莫名没有气馁。
    她真的太想得到他了。
    还有很多种方法,她就不信哥哥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
    瞿榛憋了一晚上,还是什么都没做。
    天知道他多想冲进卧室把不知死活的妹妹按在身下,操得她只能发出求饶的呜咽声,让她这辈子都不能离开他。
    但他最后什么都没做。
    怕把人吓跑了。
    他感觉自己想明白了一件事,瞿苓那丫头不能强迫,得哄,哄得她自愿往他怀里钻。
    像钓鱼一样,他得有点耐心。
    毕竟老话说得好,放长线,钓大鱼。
    他睡了几个小时就补充满了体力,精神抖擞从沙发上爬起来,洗漱过后就进了厨房,准备做点吃的。
    瞿苓在瞿榛吃完早饭一个小时后才醒来,她昨晚一晚上没睡好,今天能从床上爬起来,就已经是尽力了。
    也还好今天是休息日,不存在迟到误事的问题。
    她坐在餐桌旁,心不在焉咬着盘子里的煎蛋,忽然听见哥哥漫不经心的声音:“今天要不要回家?你睡觉的时候老头老太太给你打了两个电话,我没接,你等会儿自己给他们回个电话。”
    “回······吧。”瞿苓其实不太想回家,回到家里,只会让她的计划实行得不太方便。
    但哥哥这么问了,她也只能回答要回去,不然以她之前的性格,如果说不回,哥哥肯定会起疑。
    “吃完东西先来客厅,我有件事要问你。”瞿榛说完就起身,不再看妹妹磨磨蹭蹭吃东西,径直走向客厅。
    瞿苓不知道他想问什么,但大致猜想也能猜到是和昨晚的事情有关。
    她磨蹭着吃完了早餐,又磨蹭着来到沙发旁边。
    “坐。”瞿榛对地毯抬了抬下巴,单手拿起茶几上的礼物盒,目光落在瞿苓身上,像一潭死水,看不出心绪:“这个盒子,谁送你的?”
    他手上拿着的,就是昨晚上程启元送她的礼物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