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解释什么

    没人摸得清楚瞿榛的脾气。
    在这桌人的印象里,瞿榛天生反骨,思维跳脱,但自身又有很大的本事,以至于连他的父母都无法控制他的行为。
    但是为什么,他怀里那个只是小声说了一句他们没听清的话,瞿榛就真直接放杯子了?
    瞿苓说话的声音很小,加上酒吧里嘈杂的音乐声,她刚才的话就只有瞿榛听见了。
    不过从瞿榛的反应来看,大家多少都能猜出来,瞿苓是让他少喝点。
    而瞿苓本人其实也没想到她哥会听话——从小到大只有她听话的份,哪儿有瞿榛听她意见的时候?
    反而把瞿苓搞得有点不好意思。
    “没说不让你喝······只是怕你明天宿醉头痛。”眼看整桌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瞿苓浑身都不自在,只能又扯了扯瞿榛的衣角。
    搞得她好像那种什么事情都要管的老妈子。
    瞿榛叼着烟懒洋洋地笑:“知道你心疼老子了。”
    瞿苓:······
    莫名其妙,自大臭屁狂。
    不过一顿酒喝完,瞿榛还真没再喝一滴,聚会散场就拎着瞿苓上了出租车。
    瞿苓觉得他真的变态。
    喝完酒还这么大劲。
    和爸爸喝完之后跟个没事人一样回来操得她腿软,现在从酒吧出来还跟个没事人一样,拎小鸡崽一样把她拎上出租车。
    一路无言回到瞿榛的公寓里,瞿苓刚准备低头换鞋,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怪力,把她按在门上。
    紧接着,就是男人带着浓浓酒气的吻。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卡着她的脖子,逼迫她抬头和他交换这个带着酒香的深吻。
    混合着淡淡酒味的唾液被渡入瞿苓口中,那条宽厚的舌头肆意在她口中扫荡,掠夺走她口中津液。
    “唔嗯···”瞿苓被吻得有些窒息,酒后的哥哥体温升高,连带着他的吻都变得炙热,滚烫的呼吸洒在她面颊上,让她感觉自己也快醉。
    就在她沉溺在深吻中时,瞿榛却突然放开了她,转身去换鞋。
    “回来的路上遇见他们,叫我一起去喝酒,大学的时候和他们关系还行,我就去了,原本我也懒得和他们喝那么多。”他背对瞿苓说着,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散漫。
    瞿苓被亲得脸红心跳,好不容易平息一点,又被他说得有些心跳加速。
    在解释?
    可她什么都没问。
    但瞿榛又没有继续说别的话,换好鞋后抬手在妹妹腰上拍了一巴掌,“去卧室等我,我洗个澡就来。”
    瞿苓腿软。
    去卧室等能等来什么?
    除了等来一顿操,她想不出别的东西。
    但是瞿榛都这么说了,在主奴关系还没有结束之前,瞿苓得听话。
    她磨磨蹭蹭回到卧室里,离开的时候她忘记开窗,房间里似乎还弥漫着性爱留下的淫糜味道。
    弥漫鼻间,让她不得不浮想联翩。
    几个小时前,她哥在这把她干得淫水四溅。
    那套情趣内衣,被她丢在床脚,还没收拾。
    瞿苓目光扫过那套情趣内衣,默默捡起来,团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这半年她没少穿这种东西,每次都被操得腰软腿软。
    但······
    收拾完狼藉的地面,瞿苓才想起自己今天被哥哥叫过来,就从办公室里拿了一套备用衣物,睡衣没带。
    她幽幽叹息,习以为常地脱下身上的裙子,只穿着内裤拉开瞿榛的衣柜,随意摸了一条短袖出来,套在自己身上。
    之前和瞿榛做完她发现没带睡衣的时候,都是穿瞿榛的衣服睡的。
    瞿榛身高将近一米九,在这样的身高下,哪怕瞿苓在女性中算得上高挑的身材,在他面前也显得很是娇小。
    理所当然的,瞿榛的短袖套在她身上,能当睡裙穿。
    长度能盖到她大腿。
    瞿榛很快洗完澡,走进卧室里,看见妹妹身上的衣服,他只是挑了挑眉,没多说什么。
    搂人,关灯,上床,把试图逃跑的小女人带回自己怀里。
    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喝多了,有点困,别闹,哄你睡。”瞿榛简短表达完自己的想法,搂紧怀里香香软软的妹妹,大掌覆在她弹软的屁股肉上,轻轻拍着。
    他出门前,说过要哄小狗睡觉的。
    瞿苓心脏怦怦跳,靠在哥哥怀里,思绪不自觉就开始乱飞。
    她刚才想和他谈一谈,想结束这段关系。
    他们是亲兄妹,不该做这种事,在别人的眼里口中,这叫乱伦。
    但偏偏瞿榛在事后,总是温柔得让她舍不得断掉这段关系。
    就像现在,他知道她有个怪癖——睡前被人搂在怀里,轻轻拍屁股,她会睡得更好。
    不带情欲的拍打,更像是温柔的安抚,让瞿苓安心得很快就有了睡意。
    瞿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醒来时,窗帘都挡不住外边大亮的天色。
    她下意识从床上跳起来,左右寻找着自己的手机,有些崩溃地自言自语:“要迟到了!”
    “周六你迟个屁的到,别吵。”瞿榛昨晚前前后后加起来喝了不少,感觉到怀里的动静,他眼睛都没睁开,拧着眉把崩溃的妹妹重新带进怀里。
    静默两秒,呼吸又变得绵长平稳。
    周六?
    好像是的。
    瞿苓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也不再挣扎,安安分分靠在瞿榛怀里。
    他又睡着了。
    似乎她哥的睡眠一直很好,好到总是让她觉得,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值得他烦心的人和事,才会拥有这么高质量的睡眠。
    瞿苓却睡不着了,公司里还有很多事,她昨天没能全部解决,加上瞿榛突然回来,让她心里又开始犹豫着,想和他商量结束这段关系。
    如果瞿榛问她为什么呢?
    她不太清楚自己应该如何回答。
    瞿苓想要的,是肉体契合的性,和温柔缠绵的爱。
    前者,瞿榛以别人达不到的高度超额完成,但后者,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给她。
    怎么给呢?爱她吗?
    不可能。
    他们是亲兄妹,做爱就已经是有悖人伦了,要是真的相爱了,就是坐实了乱伦的名头。
    可是如果无法相爱,瞿苓的心永远不会满足,得到满足的,就只有她的身体。
    她不要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