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穿着情趣内衣被哥哥操(H)

    说是因为小骚猫很乖才不欺负,谁知道是不是憋了一个月精虫上脑。
    瞿苓暗自腹诽一句,顺从地往床中间爬。
    她后面不是第一次被哥哥插肛塞,但这是她第一次在游戏开始就戴着肛塞和他玩。
    爬行的过程中,后穴里的肛塞摩擦着敏感的肠道,她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试图合拢的后穴被肛塞阻碍。
    前面的花穴也因为后面奇妙的饱胀感分泌出更多蜜液,被翕动的穴口挤出,挂在她粉白的阴户上。
    “主人···小骚猫的骚逼好痒···”动情的身体让下腹传来难耐的空虚感,瞿苓跪趴在床上,忍着羞耻对身后的男人低声哀求。
    瞿榛喜欢看她这样的淫态。
    妹妹长得很漂亮,似乎她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很漂亮,甚至连腿心那处,都因为体毛稀疏和肤色白皙显得又嫩又干净。
    丁字裤中间的缝隙被她饱满如蚌肉般的大阴唇撑开,将两片粉色的小花瓣和滴出淫水的穴口暴露出来,加上后穴里插着的黑色尾巴,她摇着屁股哀求他时,像极了发情的小母猫。
    下身的性器早就胀得发疼,瞿榛确实有点精虫上脑,他随意解开裤子拉链,释放出完全勃起的性器,从枕头下摸了片避孕套出来,慢条斯理地拆包装。
    瞿苓都不知道什么样脑回路的人才会在自己枕头下面放避孕套。
    但思绪并没有飘太远,她茫然出神之际,花穴里忽地传来强烈的饱胀感,随之而来的还有敏感的穴肉被粗长肉棒狠狠摩擦的快感。
    那根粗长的肉棒并没有等湿软的窄穴适应它的尺寸,全根没入之后就开始肆意顶撞柔软的甬道。
    “啊啊…好爽…主人…操死小骚猫…嗯啊…”几十天没做,瞿苓说不想瞿榛是假的,自从瞿榛给她开了荤,她就根本忘不掉那种极致的快感。
    有那样诱人的快感作为奖励,瞿苓愿意抛弃羞耻说出那些瞿榛爱听的话。
    她哥不仅容貌气质身材都长在她审美点上,就连鸡巴也很合她心意。
    紧窄的甬道里,早已湿软不堪的穴肉紧紧吸附着那根粗长的肉棒,瞿苓甚至不用看,都能在脑海里描摹出那根阴茎的形状。
    粗长硬热,青筋盘虬,龟头也又大又圆,每次都准确无误撞在她敏感点上,操得她双腿间的淫穴汁水四溅。
    瞿榛同样喜欢她的身体,寂寞了一个多月的性器才进入妹妹湿热的穴里,就被她热情包裹住,哪怕隔着一层套子,他还是能感受到她的紧致和高热。
    “小骚猫真会吸,噢···放松点,咬这么紧不想让主人动了?”瞿榛被妹妹吸得爽极,抬手又是一巴掌落在她浮现红痕的臀肉上。
    突然又被打屁股,瞿苓不受控制地缩了一下小腹,被撑开的花穴反而把侵入的肉棒咬得更紧。
    哥哥那里实在太大,花穴把那根肉棒全部含进去已经是极限,偏偏她后穴里还插着肛塞,花穴缩紧的同时,后穴也不由自主缩起,敏感的肠壁被肛塞狠狠摩擦,又带来一阵强烈的快感。
    她被快感刺激得双眼失神,高高翘起的屁股无意识撞向男人的耻骨,身体本能地想要寻求更多快感:“主人···好爽···哈啊···操死我···小骚猫还想要···”
    “母猫发情都没你叫得骚。”瞿榛嗤笑一声,抓着妹妹两团蜜桃似的臀肉,也懒得再和她废话什么,在湿软的花穴里快速抽动起来。
    瞿苓听得羞耻,但她确实很爽。
    哪怕这样的快感,其实不该出现在她身上,或者说,给予这种快感给她的人,不应该是她身后这个男人。
    他几乎没有什么道德感,他的世界里有他自己的规则和秩序,在这个游戏里,瞿榛想要的只是快感,如果选中的那个人能让他满意,那么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他也不觉得是件很过分的事。
    可是瞿苓有道德感。
    她不仅有道德感,还有羞耻心。
    一次次雌伏在自己的亲生哥哥胯下承欢,一次次被乱伦的背德感席卷,又一次次沉溺在瞿榛给她的快感里。
    她当初一定是疯了,才会答应和自己的亲生哥哥开始这样一段畸形的关系。
    可是瞿苓并没有清醒太久,从下腹传来的强烈快感逼迫她抛弃理智,沉沦在性爱的快感里。
    “嗯···嗯啊···主人···要高潮了···求求主人给我···”
    身后的哥哥每一次挺动腰胯,深深嵌入她身体的肉棒就会顶到花穴深处最敏感的花心,给她带来强烈的快感,让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口中的呻吟。
    更别说,后穴里还有个存在感很强的肛塞,随着哥哥的律动,一次又一次摩擦敏感的肠壁。
    “欠操的骚货,才几分钟就要高潮了?”瞿榛体力一向很好,但或许是隔了太久没做,他话语中也带上了粗喘。
    虽然嘴上说着让妹妹羞耻的话,但瞿榛这次还是没有折磨她,听见她快高潮,窄腰挺动的速度就变得更快。
    粗长的肉根狠狠摩擦着甬道里湿软的穴肉,圆硕的龟头重重凿在她的敏感点上,瞿苓只觉得自己小腹酸麻不已,快感堆积得过多,像鼓胀的气球,过不了多久就会炸开。
    “啊啊——”在男人这样猛烈的攻势下,瞿苓没能坚持多久,就缩着小腹高潮了。
    花穴深处喷出大量温热的淫水,全浇在瞿榛的性器上。
    “真不经操。”瞿榛被妹妹高潮的软穴绞紧,索性也就不再动作,大手抓着她两团白嫩臀肉不住揉捏,“就这么想主人的鸡巴?这个月在家自己没玩过?”
    瞿苓双手几乎撑不住自己的身体,高潮后更是只能用肩膀撑着床,维持着屁股翘起的姿势。
    她额前碎发被薄汗浸湿,张着小嘴急促喘息着。
    艰难吞咽几下,还记得要回答主人的问题:“没、没有自己玩过···自己玩···没有被主人操得爽···”
    她说的是实话,瞿榛给她买的那些小玩具只能调情用,真的想得到这样尽兴的快感,她只能和瞿榛做爱。
    什么小玩具能比得上她哥那根又粗又长还热得烫手的鸡巴?
    不过虽然是几乎无意识说出来的话,也很好地取悦到了瞿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