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至死不渝的爱(完) po18es.com

    他们兄妹在当地华人圈很出名,长得好,性格好,不缺钱,来历神秘,又很有本事。
    很多人想追求他们。
    可是他们十分排外,不给他人一丝一毫接近探究的机会。
    兄长还会接触别的圈子,意图拉拢投资创业的人脉。
    可妹妹就真的是封闭圈子,不让外人进入。
    他们两人,一直都是施宥尧绕着庞大众多的圈子,然后围着施霁圆转。
    她是被笼罩在他的单独圈子里,那个圈子里,只有他们两人
    他自主投资创业,赚到钱后,带着她四处旅行。
    在每一处所在,都留下两人激情欢爱的情欲痕迹。
    他们在无人认识他们的国度里,伪装成一对恩爱的情侣,肆无忌惮在大街上亲吻,搂抱。夲伩首髮站:po18 bt.c om
    他会搂着她,在大广场上看灯光水舞秀,用外套遮挡着,在里头肆意爱抚揉捏她的乳房。
    她被揉得情动,会依偎在他怀里,发出细微的娇吟声。
    眼眸含着水光潋滟,让他别揉这么大力。
    **
    他们四处旅行时,倒霉遇上大规模枪战。
    一群恐怖分子在大街上扫射,无差别攻击所有人。
    他抱着她跑,他身躯高大,在大街上宛如大型标靶。
    幸好恐怖分子准头奇差,瞄准他,却没有一发子弹打中他,连从旁扫过的都没有。
    八成是被恐怖组织拉出来的新兵蛋子,在大街上练手感。
    他见到大型垃圾桶,想把她塞进里头,至少他被子弹攻击时,不会误伤到她。
    她不愿意,哭哭啼啼,死搂着他不放,说死也要和他一起死。
    结果被他打晕,塞进臭烘烘,充满黏液的垃圾桶里。
    他东躲西藏,把歹徒引开垃圾桶。
    几次差点被流弹打中,这就无关对方的准头了,那是一顿狂扫后的结果。
    他的运气很好,毫发无伤撑到警方救援。
    连记者都敢进来封锁区里,表示局势已经被控制住了。
    他才赶回垃圾桶,把她抱出来。
    **
    那次之后,她洁癖更严重了。
    家里连垃圾桶都找不着,他要丢垃圾,只能拿袋子装起来,拿到外头去丢。
    相对应的是,她更黏他了。
    她半夜做噩梦惊醒,会第一时间摸他在不在,有没有抛下她不管。
    “我在,哥哥一直都在,不要怕。”他爱她、怜她,那阵子哪都不去,就在家里陪她。
    被家人催促回国前,他搂着她,在高楼窗边进入她、占有她。
    她美丽的娇躯为他所绽放,她的娇柔妩媚,只让他独家拥有。
    她在高潮时,会情不自禁地喊哥哥,她委屈时,也是喊哥哥。
    她是他的,毋庸置疑。
    他问她,愿不愿意一辈子和他在一起,没有别人,只有彼此。
    她说好,她愿意。
    他知道她会愿意的,因为她已经被他洗脑调教到,眼里容不下其他的男人。
    他们无法像他如此宠她、爱她、满足她所有要求,无条件站在她身后,给她撑腰。
    还要有庞大的财力娇养她,供给她实现工作能力的平台。
    她只要有困难,搂着他,撒娇喊一声哥哥,他立即替她摆平所有为难事。
    他要的,只是她一直爱他,眼里只有他罢了。
    **
    回国后,他故意在家人面前说漏嘴,扯谎说他们遇到枪战,他伤到肾功能,导致终身无法生育的噩耗。
    父母震惊失色,责怪他怎么不说,硬生生瞒了他们几年。
    她眼眶含泪,说这一切都怪她。
    若不是她喊要去那国外旅行,又怎么会拖累哥哥。
    于是她毅然决然,决定不婚不育,要陪哥哥一辈子。
    他知道父母一定会因为这事耿耿于怀、辗转难眠。
    一个儿子绝后,却要让另外一个女儿,拿一生来赔罪。
    他们痛心疾首,却又无法劝解干涉。
    只能自责为什么孩子最需要父母存在的时候,他们偏偏缺席了。
    他为了打消父母的悔恨愧疚,故意要回父母小区之前,打电话问父亲要买些什么水果。
    他打听他们的行踪,得知母亲在顶楼晒被子。
    他故意掐着点回去的。
    在经过家门口的巷子时,还故意鸣笛,像是警示巷口的孩子有车经过,不要冲出来。
    其实是在引起母亲的注意,让她发现他来了。
    他在家门口搂抱施霁圆,亲吻她。
    就是想告诉父母,他们在一起了,让他们别担心她是为了背负罪恶感,才一辈子不婚不育。
    她只是为了和他在一起。
    **
    小妹最近遇上死缠烂打的追求者。
    而且还是从牢里出来的,把她吓死了。
    她不了解,这种底子深厚的富二代,为什么还会沦落到坐牢啊?
    小妹怕对方有门路找到她家,在她家门口堵她,连家都不敢回,进到施霁圆家里。
    结果发现里头没人,连凯撒都不见了。
    不仅凯撒不见了,连它的猫砂盆,猫爬架,粮食饮水自动供应器,还有它的所有游戏机都不见了。
    她打给施霁圆,问她人和猫呢?
    “在二哥的农场里,我把凯撒带来这都半个月了,你才发现吗?”施霁圆把施寄望搞进牢里,带着团队进到施宥尧的公司之后,彻底放飞自我。
    她从实权总经理,变成挂名,整天与大股东施宥尧四处跑。
    有项目时,她还是会勤勤恳恳,熬夜赶工忙碌。
    可只要没项目,无事一身轻的情况下,谁都逮不到她。
    项目经理被她的摆拦态度,急得焦头烂额,打给施宥尧告状也没用。
    因为这无脑袒护妹妹的哥哥,只会说:“我妹妹还小,没定性,等她玩够了就回去。”
    项目经理:你要不要听看看,你说的是什么鬼话?这时候就是妹妹还小了?你开会的时候,不是这样说的。你让我们不要因为她是你妹妹,就看轻她,无视她,要像尊重你一样的态度,来对待她。Md,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
    施宥尧热爱田园农场,酷爱在太阳下,赤裸上身忙活。
    他长得好,身材魁梧壮硕,又家世不凡,有家有势。
    农场里的合约工或是老干部家人,都在打听他的婚事,想给他介绍相亲对象。
    有些特别热情的,还把女方直接带到农场与他相亲。
    这事让她知道后,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当天她就带着凯撒与行李,身后跟了一个搬家货运大车,浩浩荡荡进到农场里,向众人宣示主权。
    夜里,他在床上干得她娇啼浪吟,娇躯抖颤。
    他笑道:“宣示什么主权啊?你来了,他们更乐了。美女,未婚的美女,又白又嫩的美女,而且还是我妹妹,身价百倍的美女。”
    他干得她身躯直发颤,眼眶弥漫水汽,发出又浪又娇的呻吟,不停喊他哥哥。
    “你别忘了,在他们眼里,你是我妹妹,跟宣示主权没有任何关系。”他将巨根深埋在她体内,冲撞她,摩擦她,与她彻底合二为一。
    “我不管,你是我的,你不能让他们进到别墅来,谁都不行。”她撒娇撒泼道。
    他当然不会带别的女人进别墅里乱搞,只是有些与施父关系好的老干部介绍对象,他于情于理都不好拒绝,才会把对方带进别墅里招待。
    她这样就醋上了,明明女方没她年轻漂亮,没她财富身价,她依然不高兴。
    “那你住这陪我,有你在,他们就不好意思进来了。”他按着她修长白皙的大长腿,在她腿间律动抽插。
    她体内媚肉湿缠软绵,吸缠着他的肉棒,造成它行进间的困扰。
    干了这么长时间的身躯,可以说是从小干到大,可她体内依然娇缠紧致,完全不受大家伙的影响。
    他十分庆幸,当初在国外赚到钱之后,他第一时间去唐人街,把老中医的药方买断。
    因为在隔月,他收到消息,老中医去世了。
    他儿女没人继承他的衣钵,甚至连中文都看不懂,很大概率不清楚老中医手上握着的药方,价值千金。
    他得到这药方,买下一个专门的小作坊,帮她制造加工药玉。
    每根药玉的成本不低于上万,因为他什么都要用最好的,没有控制成本的情况下,它的效果当然惊人。
    她总在担心他被别的女人觊觎,或是他抛弃不要她了。
    那都是他故意给她制造的危机感,省得她蹬鼻子上脸,不珍惜他。
    他故意逗她,惹怒她,就是不告诉她,他爱她这人,也沉迷于她的身躯。
    他是个商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她是他这一辈子当中,最大笔的投资项目。
    他不会容许这项目失败,他会扶持它,持续投资它,直到他死为止。
    所以,她的顾虑是杞人忧天,他一辈子也不会离开她。
    她是他的爱人,独一无二的存在,至死不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