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节

    讲到这里便停了下?来,有了空档,茶馆内瞬间人声鼎沸,有性子急躁些?的?孩童大声问道?:“那仙子真的?跟着妖神一起死了吗?再也?回不来了?”
    众人忌讳他说的?“死”字,一旁的?大人赶忙拉住他,往他不守门的?嘴上轻拍了两下?。
    见听众不满,愈吵愈烈,说书人摸摸胡子,又扬声道?:“不过,也?有传言道?仙子最终被身边人拼上了一条命,保住了仙子的?一缕残魂,只要人间供奉的?香火足够旺盛,供奉的?人烟足够多,那终有一日?,仙子会再次归来。”
    故事讲到这里,才算真正的?结束了。
    拥挤的?人群角落,坐着两个低调的?身影。
    他们喝完了手中的?茶,其中一人开?口道?:“所以当时,阿婵就是这样的??”
    声音清甜,赫然便是桑朝,她拖住下?巴问身旁的?人:“你再给我讲讲嘛。”
    闻涿被她闹得没法:“还讲什么,你不是都清楚了?大差不差就是民间说的?这般情况,不过你们听着热闹,却是想不到当时的?情况有多凶险。”
    “虽说我们都认为阿婵一定会赢,但枕流受伤后,我们当时都有些?慌乱,直到阿婵的?灵力爆发,我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司泺连带着妖域眨眼间便灰飞烟灭,我们被照拂到,却是功力大增,等到我们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闻涿沉默了片刻,幽幽叹了口气:“幸好还有枕流。”
    灵力反哺世间,滋润了两界,如今天地之间灵力充沛,地上天宫,往后能再和平数千年?。
    天道?无情,本来这天生煞体与秾华道?心相生相克,互为死敌,本该就一同降生,再一同毁灭,但因姜婵最终选择主动?牺牲保全修仙界,被谢怀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察觉,拼了命的?握住姜婵的?手。
    他与天道?为敌,想要从天道?手中救下?姜婵。
    风雪漫天,雷声轰鸣,谢怀握着极尽透明,就要消散在冬雪中的?姜婵,咬咬牙,赤红着眼,生生将自己的?心剖了出来。
    绽放着炫目光芒的?一颗琉璃心。
    玉鸿的?这颗琉璃,是天地独一份的?,济岭仙山孕育数年?,才修得这么一颗可以锁魂的?琉璃。
    当初谢怀以残魂重塑仙身,死而复生,就是因为这颗琉璃稳固了他的?魂魄,才得以成?功。
    那么,也?就意味着,这颗琉璃心,可以锁魂留命。
    风雪散尽,灵力平息,众人才得以视物。
    那日?,修仙界灵力充沛,春意盎然,然而在铉云宗山顶的?正殿之上,万人瞩目间,只躺了个鲜血淋漓,残破不堪的?谢枕流。
    就像是曾经那个铉云宗的?噩梦,重新展现?在众人眼前?。
    *
    风雪散尽,灵力平息,众人才得以视物。
    那日?,修仙界灵力充沛,春意盎然,然而在铉云宗山顶的?正殿之上,万人瞩目间,只躺了个鲜血淋漓,残破不堪的?谢枕流。
    胸口之中空空荡荡,寒风穿堂而过,徒留一地血腥。
    就像是曾经那个铉云宗的?惨状,重新展现?在众人眼前?。
    *
    “啪。”
    “嗷!”
    被一颗碎石子打了头,闻涿捂住低叫了一声。
    他眼尾下?弯,有些?委屈:“明明就是桑朝让我说的?,你偏打我。”
    从茶馆外?走进一男子,身形高大瘦削,风尘仆仆,衣袍尽是尘土。
    即便如此?沧桑,一张面孔却是精致至极,眉眼霜雪,清风明月。
    赫然便是故事中的?谢怀。
    “周前?辈交代的?都忘了?不许在凡间说这些?。”
    他坐在二?人面前?,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茶,动?作克制却不节制,一看便是渴极了。
    自大战已过去了二?十八载,当初血淋淋的?画面好像仍在闻涿眼前?。
    那种无力,与瞬间迸发到嗓子眼的?惊悚慌张。
    若不是玉鸿前?辈及时赶到,他二?人都得命丧当场。
    谢怀的?身体魂魄已经修复完全,琉璃心对于他而言只是承载着心跳的?作用,玉鸿赶到后,当机立断拍了颗同样珍惜的?玉石入他心口,这才赶得及救他一命。
    即便如此?,他也?是在济岭仙山沉睡了整整七年?才悠悠转醒。
    他从仙山的?修复池水中爬出,第一眼望见的?便是同样在池水中央的?那颗琉璃。
    拼了一整条命,从天道?手中抢回来的?,也?不过只是一抹微乎其微,几近消亡的?残魂罢了。
    想要重塑仙身,引魄复活,难度跟谢怀当年?就不是一个阶层的?。
    玉鸿将琉璃放于池水中温养,天地灵气不要命地往里灌溉,尤嫌不够,告知谢怀人间十二?州中,有十二?种珍惜灵药。
    这十几年?来,谢怀便一直奔波于凡间,寻仙问药。
    喝了整整三杯茶,谢怀终于停下?:“玉鸿前?辈出关了吗?”
    闻涿点头:“前?两日?刚出关,便让我们来此?接应你。”
    十二?种灵药,谢怀已寻得八种,玉鸿的?意思是,灵力对于姜婵而言已经足够了,但琉璃迟迟没有被唤醒的?迹象。
    或许是天道?无情,一心想要道?心之主陨去。谢怀不信邪,说要寻出最后四种灵药。
    桑朝道?:“玉前?辈说让你回修仙界修养几年?,凡间到底灵力浅薄,阿婵的?仙身重塑完成?,说不准过段时日?便苏醒了,让你不必太过执着,恐生心魔。”
    谢怀只淡笑摇摇头:“怎会,凡间压抑我的?灵力,反倒让我在修炼上提升许多,人间十二?州的?修行,不仅仅是为了阿婵……”
    在铉云宗时,他虽天生剑骨,修为超然,但他看不见人间,自然也?看不见疾苦。
    如今一朝入世,走过曾经姜婵走过的?路,去寻曾经姜婵所求的?生机,他才渐渐开?始理解她。
    开?始理解这世间。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帕,递给闻涿:“这是这东段州的?败火岩,你带回去给玉鸿吧。”
    闻涿小心接过:“那你呢?”
    “我明日?启程,去西南方寻下?一种灵药。”
    闻涿欲言又止,桑朝直言不讳:“不回去歇一歇吗?”
    谢怀摇头:“你们回去吧,我心里有数。”
    他终究是欠了姜婵太多,如今这些?,也?算不得什么。
    见他如此?坚定,二?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休整片刻便启程上路。
    *
    凡间贫苦,却胜在有情。
    在偌大的?人间寻药,有时候在漫漫长夜之中,谢怀昂首望着夜空繁星点点,望着遥远的?修仙界的?方向。
    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姜婵。
    他想,等到阿婵真的?苏醒的?那一天,二?人见的?第一面,他应该说什么呢。
    胸腔之中交心之语万千,却不知道?哪一句才是真正的?好。他就靠着这些?思量,反复度过没有姜婵的?日?日?夜夜。
    盛夏,蝉鸣声声。
    谢怀站在糖人摊前?,等着自己的?蝴蝶糖。
    凡间糖人摊贩很多,大多都是年?迈的?手艺人糊口养家的?,谢怀惦念着心中的?人,只要看到小摊,便会买一只蝴蝶糖。
    霎时,胸口之处微热,是玉鸿来的?传音符。
    “给你准备了惊喜。”
    惊喜?
    谢怀自老者手中接过蝴蝶糖人,指尖不自觉地捻动?木棍,将蝴蝶旋转地活灵活现?,熠熠生辉,暗自思考着。
    对于如今的?他而言,什么算得上惊喜呢?
    “劳驾。”
    微风吹过头顶的?树荫,斑斑点点的?光影落在他的?面容,蝉鸣声声,他双眸微睁。
    只听得身后传来清脆的?女声:“你手中的?蝴蝶糖怎么卖?”
    谢怀转过身,此?刻阳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