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节

    司悯的?灵体渐渐透明, 最终化作了一团散乱的雾气,被山顶的?寒风卷走。
    “直到最后一刻,他说的也是相信你……”
    扭曲的语调将原本甜美的声音都拉扯变形, 司悯恨得两眼通红, 她要恨得太多。
    恨这世道?的?不公, 恨人心的?丑恶, 恨众人口中冠冕堂皇的公正大道?,却连一个幼女都无法庇护的虚假。但看着司悯就这样离开?, 司泺最终恨的?,只是他没有给自己的?那抹目光。
    “该死……”
    司泺看着姜婵的?模样,只觉得哪哪都碍眼, 活该她们就是一对宿敌。
    “你该死!”
    她手一挥, 漫天遍野的?黑雾笼罩天际, 就像是厚重的?乌云朝着众人压来。
    但那不是乌云, 仔细看就会发现?, 那是大片大片的?妖物, 是隶属于司泺忠心耿耿的?圣屿殿喽啰。
    噌——
    不问稳稳插在身前?, 磅礴的?灵力顺着刀身流入地底,朝着身后蔓延。
    谢怀一眼便明白姜婵的?意图,朝夕相处那么久, 没人比他更?了解她。
    “闻涿, 把你那阵法展开?!”
    谢怀这一嗓子, 吼醒了发怔的?闻涿,虽不明白二?人意图,但绝对的?信任让他下?意识地展开?阵法。
    万剑行兵, 开?。
    灵力汇聚在闻涿脚底,顺着他的?身统统灌进阵法之中。
    道?心纯粹的?灵力淬炼过每一柄刀剑, 让本就恢弘的?阵法更?显得耀眼。
    “那是……闻家失传的?万剑行兵?自闻暄殁后,我已不知有多久没见过了。”
    “闻涵,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被妖力网缚的?仙门众人啧啧称奇,闻涵此?刻也?在人群之中,遥遥望着那夺目阵法,只失神了片刻,后又怒骂:“如今大战只得这些?小辈参与,你们这些?老东西还不尽力维护人间,要是连人间都失守,你们要脸不要!”
    三言两语间,泱泱的?妖群已被阵法屠杀了大半。
    阵法刚开?时,明朝越与谢怀便知闻涿的?修为支撑不了多久,二?人站在闻涿身后,将全身的?灵力都尽数渡给了他。
    但即便是他们三人,也?抵挡不住秾华道?心的?冲击,闻涿夹在中心做承载,体力渐渐透支,摇摇欲坠,差点就要倒下?。
    姜婵一把稳住了他。
    闻涿汗如雨下?,额上汗珠滚落,聚集在鸦羽般的?眼睫上,吐气一片滚烫。
    姜婵没想到闻涿撑不住,分了心,刚要说什么,就见他表情倏地惊悚,伸手朝她抓来,声音嘶哑。
    “小心!!”
    呲——
    是血肉被撕开?的?声音。
    姜婵一霎僵住,慢慢转过来头,肆虐的?寒风吹乱了她的?发丝,遮挡住了些?许眼前?景象。
    但,足够她看清了。
    谢怀离她那样近,好似下?一秒就要将自己拥入怀中,她鼻尖正对着谢怀的?胸膛,让她蓦然回想起当初在幻境之中,在那扇艳红的?屏风之下?,她也?曾这样近的?嗅过谢怀身上好闻的?霜雪气息。
    喉中突然堵塞,一瞬间周遭变得寂静无声,只剩下?自己胸腔之中擂动?的?心跳,与眼前?血色翻滚的?细微声响。
    “我说你啊……”
    谢怀垂眸看她,双瞳中一片平静,一开?口,却是粘稠的?血滴落:“能不能保护好你自己。”
    姜婵怔怔抬头,对上那双执念深深的?眼。
    “你总说,我不爱你。”
    谢怀的?声音有些?梗塞,不知是因为胸口被刺穿的?疼痛还是压抑许久的?委屈:“你将我的?心意,尽数扭曲成?我对你救命之恩的?报答。”
    “你不相信我爱你……”
    他牵起姜婵冰冷的?手,按在自己模糊一片的?胸口,像是要将自己这段时日?以来的?情绪发泄一般,还在狠狠按压。
    涌动?的?触感太过清晰,就好像按在了灵动?的?泉眼上,令人恐惧的?喷涌。
    姜婵惊愕:“你?!”
    谢怀已经疯魔,眼下?的?创伤带来的?恍若不是疼痛,而是执念终于被解开?的?释怀与解脱:“那如今我将这条命给你,够不够证明我的?情谊?”
    他终于能从姜婵的?质疑中挣脱出来,风雪将他二?人的?发丝纠缠在一起,就像从今往后再也?分不开?的?他们。
    “哈哈……”
    血色从胸口蔓延至眼底,双眼一片猩红,妖力袭来的?那一刻,就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全凭反射的?神经护在了姜婵身前?,胸口被撕裂,他却笑的?开?怀。
    笑声愈来愈大,传遍四方,酣畅淋漓。
    众仙申请莫测地望着这骇人的?一幕,只觉得口干舌燥。
    “那是谁?怎么没见过……”
    “他怀中的?…是枕流剑吗?传闻难道?是真的??谢枕流死而复生,活过来了?”
    “什么?!那是谢枕流?”
    一时之间,众人也?分不清,谢枕流还活着,与那癫狂的?疯人是曾经风光霁月的?仙君,哪个更?让人惊骇。
    阵法展开?的?耀眼光芒下?,是一片腥甜的?血气。
    姜婵咬着牙,发着狠怒吼:“你笑什么?你在笑什么?!”
    她感受着手下?狰狞的?伤口,眼泪夺眶而出,大声吼道?:“谁要的?你这条命!你的?血肉是我历经险阻替你求回来的?!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浪费!”
    明明伤在谢怀之身,姜婵却觉得自己却要痛的?喘不上气来了:“你是不是等这天等很久了!就想着还清我的?救命恩是不是!好!谢怀!咱们两清!”
    两清。好一个两清。
    这段时日?以来,他的?爱意时时刻刻被恩情混淆质疑,往日?象征着决裂的?两清,在谢怀这里却是他梦寐以求的?再来过。
    可以抛却往日?种种剪不断理还乱,重新开?始新的?未来。
    “我笑你认不清自己,更?认不清我,我笑我终于能证明我自己的?感情,笑我终于可以把这救命恩还给你,与你重头来过!”
    姜婵狠,谢怀的?声音更?狠,他的?怒吼响彻天地,犹如一道?落雷,在姜婵耳边轰鸣。
    谢怀仍旧紧握着她的?手,拿黏腻的?血作连接,紧紧粘和在一起,谢怀看着她因震怒通红的?脸,声音清浅:“这条命属于你,那你将它收回,咱们两不相欠。”
    “如果我能活下?来,姜婵,我一定要让你明白,你不敢承认的?我的?这份情,究竟算什么!”
    浓白的?灵力包裹着阵法,使得阵法下?的?四人周身形成?一道?屏障,将圣屿殿的?傀儡一众阻挡在外?面。
    此?刻他二?人争吵,闻涿二?人沉默不语,不敢去打扰剑拔弩张的?氛围。
    闻涿小声嘀咕:“妖神那一击伤的?厉害,枕流不会有危险吧?”
    当然有危险了,司泺那招原是奔着姜婵去的?,可是实打实的?杀招。
    然而……明朝越望着不远处近乎相拥的?二?人,面具下?的?眸光晦暗。
    有姜婵在,谁死,谢枕流都不会死。
    *
    “你总是拿捏我……”
    姜婵指尖用力,狠狠按进伤口之中。
    “最后一次了,谢怀。”
    她抬眸,眼神突然变得晦暗,竟是对着谢怀轻轻一笑。
    那抹笑容,总觉得包含了太多的?东西。
    就像是劳苦了一生的?人,终于走到了终点的?那股解脱。
    谢怀望着她,心中突然涌现?不安,下?一刻,一团强有力的?,炽热的?光芒被捅进谢怀胸口之中。
    就像是被强塞了一团烈火,一轮烈日?,在他创伤之中源源不断地散发着昂扬的?热烈。  下?一瞬,巨大的?尖锐的?轰鸣声自身前?爆发,他低头,只来得看一眼姜婵决绝的?脸。
    她发丝疯狂飞舞,唇瓣蠕动?,谢怀想凑进了去听,想听一听姜婵说的?什么。
    耀眼夺目的?光爆裂溅射,飞散到四周,光芒之下?,是充盈的?纯粹的?灵力。
    司泺的?声音尖锐万分,就像是两柄刀剑相接发出的?刺耳声响。
    “姜婵!你敢!!”
    那一瞬间,就像是血液开?始倒流的?惊悚,让谢怀半个身子都麻了,他蓦然明白姜婵做了什么。
    什么执念,什么委屈统统烟消云散,谢怀目眦欲裂,惊恐万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姜婵的?面容越来越淡,那抹清浅的?笑容与逐渐被白光所吞噬。
    “阿婵!!”
    直到最后,谢怀终于明白了姜婵最后说的?话?是什么。
    “黄泉碧落,来生再见。”
    *
    “啪!”
    沉重的?惊堂木重重拍下?,震得说书人手掌一阵发麻,木桌破旧,却是没有惊起半点灰尘。
    没办法,近日?自从说了新戏之后,这茶馆日?日?都是人满为患的?,光是一天就要说上两场,这桌椅都是早晚擦的?锃光瓦亮的?。
    “话?说那妖神有着通天的?本事,本以为这一战修仙界与人间就要惨遭屠戮,没想到最终,却是落得个一败涂地。”
    “只因那修仙界的?不问仙子,紧急关头以自身躯体,引爆了那颗天地至宝,秾华道?心,将自己一身全部的?灵力尽数反哺给了修仙界。”
    “经过道?心淬炼的?灵气拥有着无上的?法力,更?不用提仙子自爆时将其凝练成?了多么恐怖的?力量,只半息之间,整个妖域连同那位妖神,便都神魂俱陨,烟消云散。”
    “原来,要打败拥有天生煞体的?妖神司泺,只能用秾华道?心与其拼个两败俱伤,仙子不愿看到修仙界因为这场大战荒芜,更?不愿意看到身边的?好友前?辈受伤,干脆直接自毁神体,拉着整个妖域同归于尽。”
    “不问仙子将众位前?辈从那妖神手中解救了出来,众人也?得到了不问仙子分散的?力量,功力大涨,就连两界的?花草润泽了灵力,也?变得繁茂了不少?。”
    “众人为了纪念她,便以其灵器之名尊称,唤她不问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