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今早教务处只有他一个人值班,明明是过大年的时候,却天不亮就要爬起来,从南城赶到这里,想想就烦躁。
    研究了一下纸条,秃头男人没好气地说:“看不懂!我今天不批,你过两天再来。”
    “为什么?”
    竟然还有如此不识趣的人?老头提高了点音量:“我怎么证明你是不是大学的老师?要是你是校外人员,是个小偷骗子,借了幻灯机就跑了,这个赔偿算谁的?”
    说完便把批条往桌上一扔,继续吃烧饼。
    看到这被扔在自己面前的批条,和老头赤裸地瞧不起人的目光,舒瑾城面色一冷,随即走到门口,看着上面贴的值班表道:“你的名字是高大发吧?”
    “是,怎么了?” 高大发一边啃烧饼,一边满不在意地说。
    “怎么了?我要投诉你。” 舒瑾城嘴角噙起冷笑,将那张写了高大发名字的值班表撕了下来。
    “诶,你干什么呢?你凭什么投诉我?” 高大发面色微变,从座椅上站起来,没有头发覆盖的脑门正好和舒瑾城的头顶齐平。
    “就凭你消极怠工,凭你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凭你歧视女性,歧视华人教师。” 舒瑾城看着老头的眼睛,字字掷地有声。
    “我什么时候攻击你,歧视你了?再说你是不是教师还两说呢。” 高大发硬着头皮道。
    “你现在的话就是在歧视我,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舒瑾城拿起批条道,“如果一个洋人走进来,都不用这个条子你就会把东西给他了吧?刚刚在门外说e in的时候不是态度还很恭敬吗?”
    “你年纪轻轻的说话怎么这么没礼貌?哪个女子和你一样——” 高大发瞪大了眼睛。
    “我不必跟你扯皮。你等着解决投诉吧。” 舒瑾城收起批条往外走。
    “诶——你等等。” 高大发清楚地知道在这样一个美国教会大学里,被教师投诉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闹不好是要被停职的。
    该死的美国人!他哪里知道这个小丫头片子也跟那些洋人一样爱较真。
    高大发的语气软下来,走到舒瑾城身边,挡在她前面:“小姑娘,我是事情多,一时没有控制好脾气。你要幻灯机,又有条子,我批给你就是了!”
    舒瑾城避开他将门推开,笑道:“高先生,现在的事情已经和批不批幻灯机无关了。还有,我不是什么小姑娘,你要叫我舒老师。”
    说罢,挤开他就走出了大门。
    哈巴狗戴大铃铛
    哈巴狗戴大铃铛
    投诉后,幻灯机立刻就批下来了。
    去取幻灯机那天,沃亚士发挥绅士精神,主动帮忙搬送。
    带着高大的美国男人推开木门,高大发已经站起了身,朝两人讪笑:“机器就在后面的杂物房里,我马上去拿过来。”
    沃亚士将衬衫袖子卷起来,道:“我去搬吧。”
    “那哪能劳烦您呢?我来,我来!” 高大发是认识沃亚士的,脸上带着笑,一溜脚出了房门。
    “这是不是你的那个投诉对象?” 沃亚士问。
    舒瑾城两手抱着胳膊,笑而不语。
    沃亚士摇摇头:“你们中国人,我永远也弄不明白!”
    高大发将幻灯机抱了来,沃亚士从他手中接过,蔚蓝色的眼睛直看着他,将高大发看得一阵忐忑。
    他情不自禁地用手捋了捋脑门上东倒西歪的头发,陪笑道:“我送二位出去吧。”
    “不用了。” 舒瑾城突然开口,转身礼貌地对沃亚士说:“沃先生,可否请你在门外稍等片刻,我还有些话要同他说。”
    说着看了一眼高大发,把他看得心里七上八下的。
    沃亚士没有多言,抱着幻灯机出门等候,还贴心的将门关上了。
    舒瑾城这才笑着看高大发,但又不说话,仿佛在等着他先开口似的。
    高大发瞥了一眼门,犹豫了一下,终于咬着牙说:“舒小姐,上次我做得不地道,谢谢你在投诉的时候没真写我的名字……”
    “是舒老师。” 舒瑾城说。
    “啊?” 高大发先是一愣,才赶紧改口道:“对,舒老师,舒老师。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那个,你看幻灯机你也拿到了,咱们这事就算这样完了吧?”
    他已经打听过,舒瑾城是金陵教会大学的第一个华人女教师,而且是正式教员,他还真惹不起。更何况,那个美国教授看起来关系跟她很好的样子。
    吓,这年头,这年头,长得好看的女人勾勾指头,就比他们这些老实巴交的男人吃香得多。
    舒瑾城从老高的眼睛里看出了忿忿之色,微笑道:“高先生,咱们老北平有句俗话,哈巴狗戴串儿铃,那是冒充大牲口。您记着,只有巴儿狗才当面阿谀奉承、巴结讨好,背后却龇牙咧嘴、恨不得撕下人一块肉去。”
    高大发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但却强忍着没有反驳。
    看他那副窝窝囊囊的样子,舒瑾城改了个口气:“得了,该说的我也都说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也没真想让你丢了工作。”
    高大发铁青的脸色里又透露出一丝释然,一瞬间很有些扭曲。
    舒瑾城却没再管他,转身出门去了。
    招呼上沃亚士,他们并肩出了教务处的大门,沃亚士道:“你真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
    “是吗,在西川也有人这样跟我说过。” 舒瑾城道。她像想到了那时候说那句话的人,眼睛里的怀念一闪而过,几乎捕捉不到。
    接下来就是冲印照片、调试幻灯机、继续准备演讲内容,一连三四天,舒瑾城都十分忙碌。
    终于到了演讲的那日。
    舒瑾城将摊在小床上的竹青色墨兰旗袍拎起来,旗袍缎子在她手上仿佛波光粼粼的春水。这么一条旗袍,就抵得上舒瑾城现在两个月的工资。
    在伦敦时,她已经将那些名贵的洋装、皮草、风衣、旗袍都卖给了估衣店,换成了生活费和调查资金。这条旗袍和一件春秋二季皆可穿着的夹大衣是她唯一留下的东西。
    因为这是大哥送给她的出国礼物,终究还是没有舍得卖掉。
    旗袍的袖口和长度都是五年前的款式,现在看来有些太保守了,但穿在舒瑾城身上却有种恰好正当的美。
    她将盘香扣一粒粒扣起,自小腿至腰间、至肋下、再到修长的脖颈,软缎如水般包裹着她的身体,还同五年前一样妥帖。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她看向宿舍里的半身镜,和18岁那年穿是两种感觉。
    叹了口气,将整理好的资料拿在手上,舒瑾城走出了房门。平素总是虚掩大门、门庭寂寂的小礼堂已坐满了一半,听众里有穿长袍马褂的,有穿中山装的,也有穿西服的,此时离演讲开始却还有30分钟。
    张泽园坐在第一排,被安排在他旁边的金陵教会大学校董们尚未入座。
    他不住地用余光望向门口,紧张、忐忑、期待,种种情绪都在他肚子里翻腾,让他几乎无法维持冷静。
    可身为财政部副部长的儿子,每天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坐在座位上,等待。
    反正这场演讲都为她办了,她还能不来么?
    这样想着,张泽园的心里又平静了一些。
    门又被推开,张泽园如有所感,扭头望向那里。
    一个穿着浅色旗袍的女子逆光而来,吸引了几乎全场人的目光。两片轻薄的绸缎包裹着她曼妙身姿,随着她的步伐,修长笔直的小腿在旗袍中若隐若现,虽然看不清面容,张泽园已经可以肯定,她一定就是舒瑾城。
    而舒瑾城,一定就是每夜入他梦的女子。
    他按捺住想要站起身的冲动,微微仰头,想要看的更加真切,舒瑾城果真朝他靠的越来越近,他甚至能看到她左耳耳垂上那颗精致而小巧的痣。
    可就在舒瑾城要来到他面前时,却一个转弯往右边走去,跟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打起招呼,连一个余光也没有给他。
    那个洋人他认识,是人类学系系主任沃亚士,他们家曾经还和他有过一笔交易,这次举办演讲也曾有过交集。
    张泽园暗拧眉心,身旁却开始陆续有董事会的人坐下,其中包括金陵教会大学的校长钱伯岑,他不得不将注意力收回来,与他们招呼寒暄。
    沃亚士看着舒瑾城,心里想的却是自己曾经手的那件汝瓷天蓝釉柳叶瓶。那东西来自一个太监,曾是禁宫的藏品。
    如果说舒瑾城前几日穿长袍时有中国旧式文人才有的那种超越性别的风雅与颓丧,贴身剪裁的旗袍则将她刻意掩藏的女性美展示的淋漓尽致。
    她和禁宫的藏品一样,在沃亚士的心里都充满了神秘的意味。
    聊了几句后,沃亚士起身将舒瑾城一一引荐给校长和董事会的成员,舒瑾城大方有礼,原先对她抱有怀疑的董事也展现出了应有的风度。
    两人慢慢靠近张泽园,他坐的不安。
    “密斯舒,我在这里要向你隆重地介绍一下,这位是张泽园先生,他代表金陵教育委员会促成了这次的演讲。”
    这一声介绍宛如一根两头都很尖的细针,将两个人都定在原地。
    褐色软呢帽,深灰色英国呢西装,领子浆洗得格外挺硬的van heusen衬衣,freeman皮鞋,是张泽园年轻时标准的打扮,和他们初次约会时一模一样。
    就连那双热切而晶亮的望着她的眼睛也一模一样。
    舒瑾城不禁一怔,心泛起细小尖锐的疼痛。不是因为她还爱着张泽园,而是为了那些曾经真切存在,却早已经扭曲破碎面目模糊的年少过往。
    那些天真美好的时光,早已被故事的两位主人公相继抛弃,亲口宣告死亡。
    可这痛也只维持了一秒,就消失不见。她和这过去早已经隔得太远太远,远到连回望都已经不必了。
    只有真正见到张泽园的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个人连恨都欠奉。
    张泽园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梦里的她总是带着些朦胧,可现实里的舒瑾城,五官更锐利,眼神亮的像星,也有不容他靠近的冰冷。
    却比梦里更让他颤抖和心动。
    梦境和现实在一个面上触碰交融,让他几乎想像梦中初遇时那样伸出手,邀她共舞。
    可他毕竟不是留学德意志时那个还残存天真恣意的青年,只是露出令人无可挑剔的微笑,儒雅地伸手道:“舒小姐,我很荣幸认识你。”
    冰凉的手指轻轻与他的手交握,又很快抽回,舒瑾城客气却生疏地与他寒暄两句,便往讲台上走去。
    “看来她果然不认识我,也并没有和我做相同的梦。”
    虽然是意料之中,张泽园仍旧有些失望。
    但来日方长,以他的家世、手段、外貌,以及和舒瑾城家族的渊源,不愁拿不下她来。这样想着,张泽园便不动声色地坐在了位子上。
    作者有话要说:  冷文写手求收藏(看我真诚的眼睛q.q)
    明月何曾是两乡
    明月何曾是两乡
    演讲厅倏然变暗,幻灯机“啪”地打开,炽白的光将一副黑白照片打在幕布上。
    全场悄然无声,将目光集中在讲台之上,静候舒瑾城的开场。
    “女士们,先生们,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都对木喀这片土地充满了好奇。孙先生说‘五族共和’,何为五族共和?就是五族如手足同胞般相亲相爱,共建一个大的统一的中华民族。”
    “但羟族所在的边地遥远、闭塞,如果我们对他们的文化和社会谈不上了解,何来共融?所以,我今天的演讲就从介绍羟族的基本状况开始。”
    舒瑾城开口,清亮却柔和的声音洒满整个礼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