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一点机会都没有留。
    她和苏淮峥应该算当场分手。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固然不划算,但是就是觉得爽气。
    任何人都可以缓和,之前余柯的事她已经不打算追究了,可偏偏又出来个柳名夏。
    有些人是不能搅和进来的。她当时居然能想象的出别人对她诋毁的时候,苏淮峥避重就轻样子。
    这爱情耗时太久了,她二十五岁的生日就差一个星期了。她生日当天有场比赛,第一次参加国际航联的积分赛。
    结果比赛前训练,出了故障,她低空坠落。全身几处骨折,伤了心肺。错过了比赛。
    她不敢说这和之前的事没有关系。
    毕竟差点让她丢了性命是事实。
    但是她也落了个最差劲的前任的名声。
    这几年她和从前的朋友一点联系都没有。
    lt;12gt;
    13
    第十三章
    沈迢迢刚躲了两天,沈文雨就回来了。她才刚能脱了拐杖能走动,还不能走的太快。
    沈文雨给她打电话,问:“小窈窈,上哪去了?姐姐回来了你都不回来看我吗?”
    沈迢迢深呼吸撒谎:“姐,我在外面,过几天回来。”
    沈文雨冷笑:“你二哥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
    沈迢迢寒毛竖起,狡辩:“二哥怎么说?”
    沈文雨换了话头说:“我看小妈这几年不打你了,你野了不少,都学会撒谎了?”
    沈迢迢忙会所:“姐,姐,亲姐姐,放我一次吧。我收拾一下就回来。行不行?千万别给你小妈打小报告,求你了,亲姐。”
    沈文雨一直在诈她,沈迢迢和从前一样不打自招,她笑的欢畅,好说话的很:“那行,你自己回来吧。”
    沈迢迢站在客厅里,一个人走来走去,觉得在家里简单的活动,应该不会露馅。
    她不能开车,叫了出租车一直送到门口,佩林阿姨见了惊讶:“窈窈,你的车呢?”
    她早想好了,撒谎:“我车借给朋友了。”
    她左腿不能使劲,走路就慢,佩林阿姨站在台阶上等着她一起进门,她心理祷告:佩林阿姨啊,求你赶紧进去吧。
    可惜佩林阿姨听不见祷告,问:“你腿怎么了?”
    她打发了出租车,撒谎:“腿麻了。”
    佩林和她念叨:“我刚买菜回来,文雨一会儿就回来了,晚上文远、文景,都回来吃饭。”
    沈迢迢这才知道被文雨诈了,伸手拍了拍脑门,骂自己大意了。
    她坐在沙发上,齐齐整整的,厨房出来的武茹惊奇:“你怎么回来了?”
    她边玩手机边说:“晚上不是一起吃饭吗?我就回来了。”
    武茹说:“我还说你回不来,就没给你打电话。”
    沈迢迢不知道自己图什么,这么干等着非露馅不可。
    武茹见她不说话,催她:“没什么事就进来帮我包饺子吧。”
    正说着,沈迢迢的手机响,她看了眼陌生号码不知道是谁,但是也觉得格外亲切,接了电话,故作温柔的问:“你好,我是沈迢迢。”
    温砚沉没想到她态度这么好,笑起来,说:“我知道是你,不用这么客气。”
    她脸色一僵,不动声色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武茹女士皱眉看她的样子,故意高声问:“是男生吗?谁给你打电话?”
    温砚沉听的清清楚楚。
    沈迢迢用眼神制止武茹,说:“等一下,我出去说。”站起身动作有点猛,左腿痛的她直呲牙。
    武茹等着她回话,她说:“有人找我有点事。我下午回来。”
    武茹皱眉问:“谁找你?你连个同学都没有。”
    沈迢迢无奈看她,亲妈是真的亲妈,打击精准。
    武茹见她脸上挂不住,也住嘴了。
    她伸手放在左腿上,拿起手机,结果还在通话中。拿起放在耳边,温砚沉配合的轻声问:“好了吗?”
    她也不自觉地放低声音说:“没,碰到腿了。”
    温砚沉哄她:“你等等,我叫个司机过去接你吧。”
    他这个人可真是七窍玲珑心。
    沈迢迢拒绝:“不用,我出去打个车就好了。”
    温砚沉笑起来,不说话,笑了会儿说:“沈迢迢,给我便宜占,你真不收点儿利息吗?”
    沈迢迢站在门口,犹豫了几秒,说:“那行吧,叫你的司机来接我吧。车要好的话,以后就归我了。”
    他的司机来的太快了,让沈迢迢忍不住想,他是不是找人一直跟着她……
    司机非常有规矩,戴着墨镜,礼貌的邀请她:“沈小姐,请上车。”
    她上车后坐在副驾驶位置,问:“你们老板不在吗?”
    高冷司机答:“不好意思,我也不清楚。”
    沈迢迢又问:“他有女朋友吗?人回去了吗?”
    司机还没说话,车上音响里传来温砚沉的声音:“沈迢迢你好好坐车,话别那么多。”
    沈迢迢被吓了一跳,真觉得自己上贼船了。
    两个人互相觉得对方有点意思,那这个事情本身就有点意思了。
    她让司机往郊外开,其实也没地方去,在郊区的西山水库边上,一个人一瘸一瘸的走得很慢,走到水库边上,回头看着远处的山。远处看,她一个人看着有点孤单。她心里无限遗憾,她参加比赛的日子遥遥无期,也没人支持她,在这个年龄,没有多少荣誉,却浑身伤痛。
    很多遗憾,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
    等下午回去,几个哥哥姐姐都已经回来了。司机将她送到了门口,把写电话号码的纸条递给她说:“沈小姐,这是我的电话,你以后出行,我会随叫随到。”
    沈迢迢笑的爽利,说:“替我和你们老板说声谢谢。”
    回头进门,沈文雨刚从厨房出来,深秋的天气,她一身露肩的连衣裙,摇曳生姿,见了她笑眯眯问:“小窈窈,上哪儿去了?”
    沈迢迢穿的是运动衫,她比姐姐沈文雨高很多。
    沈文雨一米六五小蛮腰的身材站在一米七八的沈迢迢身边显得很娇小。沈迢迢又不细瘦,身体也很健美,看着比沈文雨大一圈。
    沈迢迢满脸惊艳,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哦。
    沈文雨问完又说:“你坐下来和我说话,别和头熊一样堵在我面前。”
    沈迢迢慢吞吞走过去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沈文雨问:“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文雨过去捏着她的脸,哄说:“小窈窈,这次跟姐姐走吧,姐姐给你找个皇家子弟,让你做王妃好不好?”
    沈迢迢想起泰国那个贵妃,笑起来问:“趴在那个皇帝脚上跪舔的那种吗?”
    沈文雨大笑:“那不用,一直坐在金山上的那种。”
    沈迢迢煞有介事说:“那真不错,我当然愿意啊。”
    武茹正在准备晚饭,大嫂已经在厨房里了,出来听见姐妹两个说话,笑说:“哪能把窈窈嫁到那么远去,咱们本市又不是没有年纪好人品好的男孩子。再说了东南亚人长得又不好看。”
    武茹人在厨房里,遥遥的说:“她可等着玉皇大帝家里的小公子下凡来娶,等闲人,她可看不上。”
    沈迢迢被武女士逗笑了,遥遥回应:“妈,瞧你说的,不拘玉皇大帝一家子。其他有钱的神仙我也可以的。”
    大嫂听的大笑,沈文雨骂她:“瞧你出息的!”
    大哥二哥和沈严翁从书房里出来,大哥看见她第一句就问:“窈窈,你最近在干什么呢?”
    沈迢迢脖子一缩,开始想怎么说,沈严翁看了她一眼,笑说:“她最近出去度假了,我看她也不是做生意那块料,我也没心思教她。”
    沈迢迢嘿嘿的笑,也不说话。沈文景笑呵呵的护她:“她一个女孩子又不要她多厉害,有吃有喝就行了,又没规定她就必须当精英。”
    这个家长做的真的非常的心宽了。
    沈文雨坐在她身边,凑她耳边悄悄笑话她:“你还是和二哥一个德行,一起混的啊?”
    她悄悄回嘴:“二哥怎么惹你了?送你的钻不好看?还是送你的礼服不合身?别得了便宜还不知足。”
    沈文雨靠在她身上简直像个娇娇小姑娘,扭得像个妖精。
    她和沈文景一样高,一点没有较小女孩子的样子,爽朗的很。也就在温砚沉那种身高下才显得有点娇小。
    一家人吵吵闹闹的,晚饭后大哥突然又说:“窈窈,我们研究所新来的一个博士生,小伙子人不错,长得也不错。我给你介绍一下,你们认识一下吧。”
    沈迢迢心里叹息:大哥,你都五十五了,能操心操心自己儿子吗?
    一家子像个移动摄像头一样全都转过来看她,她喏喏答:“我觉得我,配不上人家博士。”
    她差点想说:我有老公。
    说完又想,有个老公一点用处没有,还不如没有。
    沈文远是个很固执的人,他一辈子做植物学研究,从这个冷门又没钱的专业就能听得出来几分他的性格,很坚持的说:“那不一定,你虽说这个学历学识不高,但是现在的年轻人谈朋友首先不看这个。”
    沈文雨已经笑出声了。
    沈迢迢心说,我好歹是重点大学出来的!我学历哪里低了?我们学校一点问题没有。
    她觉得这个话有点像骂人,反驳:“我这个学历不是问题,主要是我个人不擅长读书。但是博士和我交流起来肯定有代沟。”
    沈文远开始对她进行深层次教育:“窈窈,你就是懒散,女孩子也不能一直这么懒散,应该有自己的事业,你要是当初大提琴不丢的话,现在也已经有很不错的成绩了,不愁找不到好对象。”
    沈迢迢心理发狂:我现在也不愁!以后也不会愁!因为我已经结婚了!把你们操心的!
    沈文雨笑的倒在她肩上,声音大的出奇。沈文景劝说:“女孩子又不是非要二十几岁结婚生子,怎么舒服怎么过就好啦。窈窈已经够出挑了,你们不要这么挑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