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特长生成绩一定要好,她大提琴已经过到了九级,连着考到最后实在是疲懒了,她的手关节全是茧,中间停了几年,手上的茧退了好多,高三捡起来,又开始磨水泡。她也知道为了上大学,要不然她那个成绩真的上不了好大学。
    高三过的生不如死,大提琴弦粗,胳膊要用力,每天胳膊酸,白天上课,晚上拉琴,都以为她考音乐学院,沈文景都给过建议,如果进音乐学院,毕业的就业问题,他会想办法,娱乐圈的工作,他会一路给她保驾护航。
    但是武茹很硬核,坚持她上重点大学,最后,她如愿特长招进了理工类重点大学。
    在她人生的每一个拐点上,武茹都用很硬核的态度将她拽上去,直到高考以后,她顺利进入重点大学了,才彻底放飞。
    她对大学的开学典礼和高中的开学典礼态度都完全不一样,上大学后对学校的活动一点都不配合。除了同校的两三个同学知道她会大提琴,其他同学没人知道她是特长生。
    她从偷偷练习滑翔伞开始,就开始晨跑,健身,个子窜起来,身体也健壮了很多。整天往郊外的山上跑。
    她第一次和苏淮峥说话,还是因为方扬,要说命好还是她命好,大学她和高中的理科年级成绩排行很靠前的几个男生在一个学校。
    比如苏淮峥。比如方扬,比如柳名夏的男朋友罗仲夏。
    她和方扬那是宿仇,柳名夏求了她几次别和她那个二百五表弟一般见识,方扬每次见她都贱兮兮的,完全诠释了青春期的男生把那点智商都交给数理化了。所以高中几年她们都没有和解。
    沈迢迢学习真的一般,但是心思多,察觉方扬可能真的有点喜欢她,所以高中才出那么贱的招儿。
    但是,她用实力证明,她也不是吃素的。
    军训之后罗仲夏组织了个聚会,同一个高中的几个老同学一起吃饭,沈迢迢就认识方扬和罗仲夏两个人,对苏淮峥只是熟脸,知道是隔壁班的,没说过话,其他几个文科班的不认识,开学典礼在军训汇演之后,所有活动结束已经是下午,正逢是周五,所有人的神经都放松了,沈迢迢去的有些晚,在学校南门出去的小吃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找到那个菜馆,迎面进去,就被罗仲夏拉进了门口的小包间里,一桌男生,就她一个女的。
    她回头看了眼,罗仲夏不知道又出去接谁了,旁边的苏淮峥问了她一句:“方扬没来?”
    她和他那双清灵的眼睛对上,对视了几秒,怀疑问:“你问我?”
    他毫无表情变化,意思就是在问她。
    沈迢迢似笑非笑:“我怎么知道。你不知道我和方扬有旧仇吗?”
    一桌子人男生全是又想听又不好意思听的模样,苏淮峥大概高中听她的名字听的太多了,问:“你们有什么宿仇?”
    他知道的是方扬的造谣版:沈迢迢喜欢方扬,表白被方扬拒绝后,两个人绝交。
    沈迢迢张嘴就来:“我高中和他表姐同桌,有次一起出去玩,他打赌输了叫我奶奶,结果耍赖,被我揍了一顿,回学校就报复我,造谣我给他表白被他拒绝了。”
    苏淮峥大概也是没想到剧情居然这么精彩,盯着她看了两秒。
    她煞有其事的神经兮兮说:“等会儿人来了,你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行不行?我现在可打不过他。”
    气氛被她的一通瞎话给搞起来了。
    一桌男生们都挺她,哄笑道:“方扬那个逼崽子,原来这么不是东西呢?有我们,他敢动你一下试试!”
    所以说,男人听八卦比女人来劲多了,还看热闹不嫌事大。
    沈迢迢一招反杀,就赢在了之前。饭局上方扬就坐在她对面,她坐在苏淮峥身边,另一边坐着罗仲夏,她有恃无恐,饭局上在座的男生嘻嘻哈哈笑她,她毫不在意,其中一个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她边玩手机,听的心不在焉的,随手指指旁边的苏淮峥说:“怎么也得是,这种文质彬彬的学霸型,毕竟我学习一般,脾气还燥。”
    方扬听她说完当场就变了脸色,没几秒,拉开凳子,就起身出去了。
    方扬和苏淮峥完全不一样,方扬满脸写着的是桀骜不驯,长得像个刺儿头。苏淮峥则是脸白净气质文质彬彬。
    饭桌上气氛一下很尴尬,大家都觉得她刚才说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方扬看起来,是真的喜欢她。她冒犯到了方扬。
    年轻孩子,就这么墙头草。沈迢迢气的心里骂娘,唯独苏淮峥伸手给她盛了碗汤,若无其事说:“你们女生不都怕吃了辣长痘痘吗?”
    沈迢迢那一秒开始,心里有了苏淮峥的位置。
    很不经意的开始了一段孽缘。
    也或者说,是她一个人的逆风爱情。
    一来二去一个高中的几个男生都认识了,她性格风风火火的,男生对她印象都不错,自聚餐后一个星期,那个二百五方扬就有女朋友了。用智商证明,他高中确实是故意整沈迢迢。
    她也不记仇,遇见了笑眯眯打招呼,到最后倒是方扬见了她都臭着脸。
    她开始追苏淮峥追的很认真,从大一快假期开始,一天早晚报到,吃饭偶遇约饭,结果到大二,愣是没有任何机会,倒是暑假方扬又要找她闹,她人不在国内,去考滑翔伞的证去了,柳名夏听方扬抱怨,说她在学校故意给他难堪,气的骂她。
    她远在国外,吵架都吃亏。
    等开学,回了学校,让柳名夏的男朋友罗仲夏给评理,罗仲夏真的是个非常有原则的人给柳名夏非常公平的判定了,关于她和方扬的事,确实是方扬从头到尾的无理。
    事实证明,她找柳名夏的男朋友解决问题,这个思路,就是个从头到尾的错误。异地恋小年轻的矛盾多到不可思议,偏偏她还掺了一脚。
    柳名夏和罗仲谦闹翻,气的口吐芬芳在高中群里大骂她做了罗仲夏的小三。
    这特么,跟智障做朋友的下场,让她的下场格外的惨不忍睹。
    当时这回事闹的很大,让她在高中同学面前颜面尽失。
    当然,她当时也很不成熟,闯进方扬的教室,记得是节公共课,教室里人巨多。而且还有她没看见的苏淮峥。
    她进去找准人,上去就抽了丫一大嘴巴,骂道:“你是不是个男人?你特么追姑娘追不上,就跟个娘们儿似的到处瞎bb造谣,你特么有病吧?就你这德行,老子下辈子都看不上你。”
    方扬被她打蒙了,看着她不可置信的一动不动,她骂完潇洒离去。
    她一门心思的想:要丢人大家一起丢……
    很难说谁比谁聪明。
    自那以后,她和柳名夏表姐弟,就彻底闹掰了,和罗仲夏也再也没说过话。
    从此也再没脸去参加高中同学会了……
    她不知道苏淮峥围观了她的恶行,依旧装模作样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见面笑眯眯的和她打太极,见了面打招呼一直叫她:沈同学。
    大三的时候,她琢磨着这么下去不行,身边都开始谈恋爱了,室友全部找好目标开始突击了,她也用她们几个的昏招,但是还是不行。
    冬至那天一群人约一起吃饺子,开饭的前几分钟,她站在饭店门口问苏淮峥:“苏淮峥,我喜欢你,你呢?有什么想法吗?”
    她想迂回不行,还是直截了当来吧,要不然毕业了都还是沈同学。
    结果苏淮峥看着她,半天不说话,她心里想,怕是要黄……
    结果他笑吟吟说:“我还以为你能等到圣诞或者新年才和我说。”她惊讶,以为他也对她用心已久了。
    当然,她以为的,也只是她以为。
    心花怒放也不嫌他的戏虐,笑说:“我一个没忍住。”
    他这下笑的开怀,说:“沈迢迢,这话应该我先说。我喜欢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她开怀答:“没问题啊。”
    草率的早恋,风风火火的动作掩盖着砰砰的心跳声。
    她想宿舍那几只妖精果真没说错,心跳脸红真的不由自己。
    她不懂那么多恋爱的门道,只知道喜欢一个人,就是真心换真心。
    当然,苏淮峥也是个妥善的恋人,给她买早餐、打水。让她在女生宿舍楼风光了一阵。自习课她不去,所以他经常一个人去。
    要说苏淮峥对她,真的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宿舍几个都夸她命好。
    她也觉得命好,那时候并不知道,没有脾气、性格好到所有人都觉得好,好到两个人几乎没有矛盾的人是不存在的。那时候不知道,恋人之间有距离感并不是种好事情。
    所有关于苏淮峥的爱好,全是她观察中发现的,他喜欢的表,喜欢的品牌,喜欢的电影等等。她每猜对一项,他都很惊讶。
    大三的时候她知道他家里有钱,才舒了口气,她有钱,有时候还是不太好意思送他特别贵重的礼物。
    她有一票滑翔伞的朋友,家境都不错。他没太感兴趣,她也不强求介绍,两个人一直是宿舍几个眼里的模范情侣,各自有爱好,互不干涉,也不吵架。
    但是,她是真的很喜欢他。
    送他的手表,是一家人去国外的时候买的,她挑了一条街,才定下的。他很给面子,一直戴着。
    大四他们都离校实习,他当时没有回家里的企业,去了一家外企实习,两个人变成了异地恋。
    沈迢迢一直都知道,苏淮峥处处优秀,身边对他青眼有加的女生很多,她始终觉得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他既然对她上心,每天给她发消息报备,会给她期望。就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好意。
    她第一次发现,是大四快领毕业证的时候,他身边很多女生对他的评价都是,他照顾人很周到。她听着不舒服,又说不上来哪里不舒服,但是彼时,她没时间,她刚接触正式的滑翔伞比赛,人经常在郊区。有时候几乎会封闭训练。
    她委婉的提醒过,他很不在意的,告诉她,这是必要的处世之道,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很老练了,是家传的生意人的中庸之道。
    沈迢迢突然在他身上,看到了她二哥的影子。
    毕业后,她在滑翔伞上初露头角,在工作和滑翔伞上平衡很幸苦,他身边出现了一个叫余柯的学妹,比他们小两届,那个姑娘她从前也认识,但是此刻对他几乎是贴身秘书一样的存在。
    余柯喜欢他,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他两的第一次争吵就是因为余柯。
    余柯是他招的助理,同校同系的学妹,还是在校生。他是学弟学妹的榜样。毕业一年多,成绩斐然。
    沈迢迢见他身边的人提起余柯,几乎都是挤眉弄眼的表情,可想而知两个人多亲密。
    沈迢迢第一次在他家里和他争吵,她坚持:“只要你换个助理,这个事情过去了,我以后都不会提起。。”
    他捏着眉心,才起床,无奈应付她:“迢迢,真的没有必要,我可以和你保证,我和她不可能有什么。你不必因为她和我争吵。这是我们工作的事情。只是工作。”
    沈迢迢不明白,坚持问:“真就那么舍不得吗?”
    他无奈的笑,既不急切也不恼怒,看着对余柯这个人并没那么在意,仿佛像施舍一般说:“她家境很不好,但是人很聪明,我真的惋惜……她的聪明。”
    沈迢迢连他喜欢余柯这种假设都能接受,但是不能接受他肆意挥霍别人对他的喜欢。这是品质的问题。她讨厌他这副样子,哪怕和她争吵也好,诋毁她的态度也好,但是他四平八稳的无奈的笑。好像无声的轻视对他喜欢的女孩子的真心。
    她那时候并不能确定余柯是个什么人,恋爱中嫉妒总是占上风,容易口不择言。
    她冷笑讥讽,问:“你这算什么?看到家境贫寒又聪明漂亮的女孩子,忍不住想给她捷径走?”
    苏淮峥听她说的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新奇的言论,笑着看她,只是无奈的看她,也不生气,也不恼。
    身后门外的余柯适时的进来,面色像是在哭。
    沈迢迢想,她果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她的讥讽写在脸上,对苏淮峥的失望溢于言表。
    苏淮峥没理余柯,立刻出来追她,不论对错的给她道歉。抱着她一直哄。
    沈迢迢第一次觉得她好像真切的了解他了。
    她一直保留意见并没有和他和解。但是苏淮峥耐心好,对她处处赔小心,事事顺着她。
    最后一次是因为几个高中同学遇见,其中就有柳名夏,仇人见面分外脸红。
    柳名夏和她来硬来,指名道姓和她说:“沈迢迢,苏淮峥他妈一直想约我妈妈定婚约,你不知道吗?我问过他你这种性格,像个男人似的,有什么好?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还行吧,挺省心的。”
    好胜心和自尊心爆强的沈迢迢,在这一刻,彻底爆炸。从没被人这么当面羞辱。
    也可能苏淮峥的那句话,压断了她所有的犹豫。也可能是自尊心是她的保命符。
    她当着几个旧同学的面和柳名夏大吵:“你和你弟方扬真的是一家人,你们真的是见不得一点点别人的好,我过得不好,你们就能好了吗?那我就把苏淮峥送你了,你收好吧。不用去讨好他妈了,我现在就给你,我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