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

    《一较高下》作者:顾青姿
    作者:沈迢迢、温砚沉
    简介:
    主角:沈迢迢、温砚沉。
    片段:一句话简介:说好的假结婚,结果他不肯离了。
    轻松小文,放松心情。
    沈迢迢和温砚沉结婚的时候,沈迢迢是为了他身份方便她办签证出国,温砚成沉则是为了结婚后顺利继承遗产,纯塑料婚姻,没半点感情,余生也谢绝指教,结婚协议被两人签成了免责申明。
    等结束了,沈迢迢:你到底还有什么难处?
    温砚沉:没什么难处,就是感觉缺个老婆沈迢迢:协议上写的明明白白,你现在后悔了?
    温砚沉:当初我也没想到能一步到位,钱和媳妇儿都有了。
    沈迢迢:这个婚真的结出麻烦了……到最后,她说:后来的每一次迎风飞翔,我的紧张都大过幻想。
    运动员就是这样,基本的心理素养就是稳定和平衡,不能瞻前顾后,只在意当下。
    温砚沉轻轻的拥抱她,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冠军。
    是我的冠军。
    内容标签: 恋爱合约 相爱相杀 时代新风 正剧 群像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迢迢温砚沉 ┃ 配角:你我他 ┃ 其它:群像
    一句话简介:你深爱梦想,我深爱你
    立意:立意待补充
    第1章
    时间:2019-10-29 18:00:02
    夏季,雁南郊外的燕香山的滑翔伞比赛如期举行。
    从山下开始交通管制,跟拍的无人机一直在上空徘徊。
    沈迢迢坐在地上整理了一遍她的装备,身边几个队友围着她,卢霖问他:“怎么样?马上就到你们了。”
    沈迢迢坐在草地上正在系鞋带,埋着头说:“没事,在下面等我就行了。”
    她最近这两个月的精力全部投入到滑翔伞比赛上,其他的万事不管。虽然这就是个邀请赛,但是她依旧很专注。
    等到起飞的时候,按照顺序,她弓着腰,拽着自己的伞包,听着发令,奋力向前奔跑。下坡起飞的那一瞬间,她收了脚,顺着风感受着风过耳,眼过云……
    在目标点上空减速后,定点降落,她坐在地上,周围有工作人员,向她靠近,刚卸了装备,几个朋友围过来,老板卢霖拿着手机给她急着说:“你哥。”
    沈迢迢接了电话,背过身问:“大哥?怎么了?
    沈文元问:“你上哪去了?怎么电话一直关机?赶紧回来一趟。”
    沈迢迢边走,边皱着眉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沈文元没答,只和她说:“回来再说。”
    电话刚挂一会儿,侄子沈益电话又来了:“小姑,你在哪呢?我一会儿来接你,爷爷住院了。”
    沈迢迢走不不自觉的开始小跑,急切问:“什么时候住院的?”
    沈益大概在开车,断断续续说:“已经好几天了,他不准奶奶和咱们说。昨天我爸回家才知道的。”
    沈迢迢果断说:“你别接我,先去医院,找主治大夫,问清楚什么情况,你盯着你爷爷,务必做全身体检。我现在不在市里。我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沈益听话的应声后挂了电话。
    沈迢迢和卢霖说:“今天我请客,你带着大家都去。我有事先回家一趟。不要等我。去江南春,就说沈迢迢的客人。他们会招待你。”
    说完也不等卢霖回话,跟阵风似的,就跑远了,卢霖看她背影,她走着走着跑起来,薄款的蓝色防晒衣被带的翻飞,等上了车,一个左转后倒,车像箭一样就冲出去了……
    沈迢迢路上接到沈益的信息:爷爷睡着了,没醒来,医生说没有大碍,主要问题还是年纪大了,免疫力低。天气热中暑了。具体你来了再说。
    沈迢迢到住院部门口,才记起,把自己的妆容整理了一番。
    进了病房,沈严翁已经醒了,沈益坐在旁边,她妈武茹女士不在。
    进了门她轻手轻脚的,站在床尾,轻声慢语但是难掩急切问:“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住院了?”
    沈严翁已经77岁了,五十岁那年,老来得女,生了这个幺女,取名沈迢迢。
    沈迢迢大哥沈文远已经55岁了,二哥50岁,一个姐姐也44岁了。
    她是全家真正的老幺,因为家里侄子侄女全都比她大。
    沈严翁一生翻山越海,在七十七岁高龄依旧执掌公司,可惜家里没人和他学做生意,大哥做农业研究,侄子也是学植物学的。
    二哥开了家娱乐公司,儿子女儿都跟着他在娱乐圈工作。
    家里只有姐姐跟着爸爸做生意,但是她人在东南亚分公司,姐姐离异目前单身,也没有孩子,人在东南亚很少回来。
    沈严翁脾气很暴,打骂孩子真是信手拈来,几个孩子从小就都怕他骂。
    长子都五十几岁了,只要他脾气上来,一样骂的狗血淋头。
    沈迢迢一问他,他就来气,瞪着她骂道:“你来干什么?看我死没死透?”
    沈益一看爷爷来脾气,赶紧上前,强硬的将他摁着躺在枕头上说:“爷爷,别激动,医生说您不能激动。情绪不能有大起伏。小姑姑已经回来了,她一时半会儿不走,您有话慢慢说。”
    沈严翁年纪到底大了,有些气喘,被孙子摁倒在枕头上,恨恨的撇过头,不肯看迢迢。
    沈益转头给沈迢迢使眼色,示意她好好说。
    迢迢连包都没带。两手空空,两手垂在身侧,就那么站在床位一直看着他。
    沈严翁等不及,见她装模作样的拿乔,又生气的坐起声问:“你站那看我,怎么?我骂你,你不服气啊?”
    沈迢迢不可思议的皱眉问:“你不是找事吗?这不是你不服气吗?都躺下了又坐起来?行吧,我让着您,您放开骂,沈益别拦你爷爷,他这是多久没骂人了?让他过个瘾!”沈益老实,见她这样,急着又想把他爷爷摁倒。回头瞪沈迢迢。
    沈迢迢也是嘴快,怕老爷子更生气,又哄他:“您别急,我往后天天在,您先休息,养好身体,可以天天骂。我不跑。”
    沈益急的快给两祖宗跪下了,沈严翁更生气,狠狠骂:“滚!”
    沈迢迢推开侄子,坐在床边,皮劲儿又来了,说:“别来劲,让你睡觉,你就睡觉,睡醒了赶紧跟我去体检。你说我妈也是不靠谱,她老公都住院了,她又上哪个公园撩老大爷去了?”
    沈严翁闭上眼,不想搭理她,她从小就这德性,兄妹四个,就她最皮。侄子侄女都比她大。护着她的人太多了,她从小嘴就贫,谁都不怕,两个哥哥被老子骂惨了,就叫小妹来替他们哄老子。
    都是从小给惯的。
    沈迢迢见他装睡,叫沈益出门。
    两人站在楼道口,沈益说的很详细:“爷爷是中暑入院的,身体检查已经全出来了,指标都正常,就是血压有点偏高。有点上火。再就是年纪大了,医生建议病人情绪不能再这么大起大落。”
    虚惊一场。
    沈迢迢心里这才放松。问:“我姐和我二哥知道吗?”
    “二叔二婶和沈綦沈絮早上一直在,我爸昨晚陪床,姑姑第一天就知道,视频指挥爷爷奶奶做的体检。”
    还是姐姐靠谱,沈迢迢心想。
    晚上沈益陪床,沈迢迢被侄子赶回去了。
    结果武茹女士一直在家,见她进门,就开始阴阳怪气的喊:“你还知道回来呀?你还知道有家?你还知道有爸妈?你爸医院躺了几天了,你知不知道?”
    沈迢迢慢条斯理的说:”知道,知道,都知道。我今天陪了老爷子一天,被骂了一天了,武女士,你知道不知道?”
    见她神色有些倦,武茹又心疼,骂她:“一天不知道鬼混什么,要不就跟你爸进公司上班吧?你哥哥姐姐们都有工作,有家有口,你就是闲的才到处鬼混。”
    沈迢迢喊停:“武茹女士,后妈不能这么当,你儿子比你年纪都大了,人家可没惦记你的家产,你倒是小心眼惦记起人家的家产来了。”
    武茹劈头给她一下:“你个混账,怎么和你妈说话呢?我还不是为你这个混账玩意儿?”
    沈迢迢吊儿郎当的说:“我混账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关心好你老公就成了,儿女够给你争气了。你看沈益沈綦比我都大,叫你叫的多亲热。你说你孙子都这么大了,重孙子都快有了,要有当老祖宗的样子,别动不动就指手画脚,张嘴闭嘴的骂人,不端庄!”
    武茹被她气的骂她:“滚上楼去,别和我说话。”
    她边上楼边接电话,卢霖问她:“你过不过来?你的庆功宴,你怎么说不来就不来?”
    沈迢迢看了眼楼下客厅,拒绝说:“我今天过不去了,你和大家道个歉,家里老爷子不准我出门。饭后续场子,都算我账上,让大家玩得开心。就这样。”
    上了楼,换了衣服,站在洗手间花洒下,头顶倾泻而下的水流,她闭着眼,才真切的感觉到安定了,一整天过的提心吊胆的。
    第二天一早,武茹女士准备了早饭,一起去医院。
    他们刚到,二哥一家子全到了。
    老爷子今天出院,公司里来探视的人都让沈益给打发回去了。
    二哥沈文景开来了两辆保姆车,二嫂和侄子带着司机助理和家政阿姨跟在他后面……
    沈文景见沈迢迢,惊喜问:“窈窈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迢迢见老爷子恨恨的看她,朝她二哥招手,和二嫂说:”你们怎么都来了?直接回家就行了,老爷子没大事。”
    沈迢迢自记事起,就记得二哥挨的骂最多,所以她经常替他二哥挡枪,替二哥哄老爷子,她二哥也最疼她。
    二嫂笑说:“昨天接到大哥电话说爸住院了,我们两吓坏了,吵架也顾不上吵了,直奔医院来。”
    病房里的人都笑起来,武茹扶着沈严翁坐起身,让他吃饭。其他人都找地方坐下,只有沈文景看着沈迢迢笑,侄女沈絮凑在沈迢迢耳边狡黠笑着,小声说:“小姑你看,我爸进门开始看着你,像个老父亲似的,目不转睛,开玩笑都舍不得错开眼。”
    沈迢迢承情,说:“我的家长会大都是你爸给我开的,你大伯那时候总说我们两个不成样子。当然,说我学坏,也是跟你爸学的。这个锅他得背。”
    沈文景对迢迢是从小就疼爱,伸手敲她脑门,笑着说:“都多大了,还当是小时候呢?要有当姑姑的样子。”
    沈迢迢看了房间里的人一圈,绷起脸说:“你们从小强硬要求我侄子侄女给我补课,给我开家长会,我从小的威信就没立起来,你们这会儿了,让我拿出当长辈的样子?别这么不讲理行吗?”
    在场的一听,全笑了,沈严翁也被她逗笑了,气的瞪着她骂:“你还有脸说!”
    玩笑归玩笑,沈迢迢年纪是小,但是也不合群,和几个小辈接触的不多。
    lt;1g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