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节

    “好?。”她不愿上来见?,黎上不强求:“我给你带了吃的。”
    太好?了,辛珊思激动得泪流满面:“赶紧丢下来,我都瘦脱相了。”
    “你还知道?啊。”黎上没将食盒丢下去:“我现在走,你上来吃。明天我给你带衣服来,你还要什么?”
    辛珊思想了想:“你回去把我私房藏起来。”
    “好?。”黎上应得正经,将食盒放好?,他便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确定?黎大夫走远了,辛珊思抬手抹了把脸,抽抽噎噎着上了崖,见?到食盒闻见?米面的香,口?水直流。她几乎是扑上去,手抖着打开食盒,拿起个?大白馒头就往嘴里塞。呜呜…太松软了太好?吃了…这才是人吃的东西。
    狼吞虎咽,一个?馒头还没下肚,她突然像被谁重锤了一下,不支瘫软,一手忙撑地。光滑的手面上,经络慢慢地鼓胀。辛珊思骂了声,三两口?把馒头吃了,盖好?食盒,抱起后仰下崖。
    黎上下了山,回到他的医馆,将山上的情况说了,笼罩在家里的阴霾立时?消散。李阿婆起身:“我去割块肉,给姗娘熬陶罐粥,您明天给她带过去。”
    “我去红灵那看看,请她做几斤牛乳糕。珊思在山上饿了,拿了就能吃。”洪老太回屋取银子,黎久久一听牛乳糕就要跟上。
    黎上把小人儿?拉回来:“你娘让你别打她私房的主意。”
    “你让长?嫂放心…”清晨心口?也舒畅了:“我不动久久给的银子,等?她回来,如数奉上。”
    秦清遥笑开,上前抱了他的胖侄女?:“走,二叔带你去买鱼。”
    “烧了吃。”黎久久还不忘叫上她小师叔。凡清忙跟上:“买两条鱼,再称斤豆腐,给师姐炖鱼汤喝。”
    黎上笑言:“你们买自己吃的就行,珊思暂时?不太想吃鱼。”
    满绣抚着大肚,笑对扶着她的相公说:“我可以安心生孩子了。”
    四月、五月,江湖上尽在说万魔窟。谈思瑜、戚宁恕已然疯了,他们虽没公开百汇丸的药方,但却广发魔门帖邀各方鬼怪六月六上苍明山。到时?,万魔窟不仅会大派百汇丸,还会将被吸干的五里、余二、史宁、方戟、荀厉等?人绑到银杉柱上供万魔欣赏。
    一时?间?,平日里那些畏首畏尾不敢放肆的魑魅魍魉皆长?了胆子,到处作乱。有那不自量力的,还把主意打到了武林村。姜程、程晔几人下手不留情,逮着就杀。
    苍明山深处天坑底,轰轰隆隆,巨响震耳欲聋。
    谈思瑜癫狂地轰着岩壁,一掌一掌推出,脑中?全是秦清遥箭尖对准她的画面,她赤目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天坑上,谈香乐担忧不已:“哥哥,阿瑜她被情伤透了有些不清明。她糊涂,你怎么也跟着胡来?”
    “什么是胡来?”方几个?月,戚宁恕一头黑发已灰白:“戚家韬光养晦几十年,我诈死?躲去石耀山。我们战战兢兢,小心筹谋,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可结果如何?满盘皆输。现在我已无妻无子无家,可谓孑然一身了无牵挂,那我还怕什么?你告诉我,我还需顾忌什么?”
    谈香乐看他这愤恨至极的样儿?,不由有些怯。
    “窝窝囊囊一辈子,瞻前顾后一辈子…”戚宁恕仰头大笑,笑自己。笑着笑着笑不出了,他两眼充满怨恨地瞪着老天,两手一张:“我就要搅得中?原武林腥风血雨,来祭我戚家祭我的石耀山。”
    “大人…”一个?瘦高个?快步来禀:“汝高蔡家、陇西何家、贡川孙家…汕南王氏六家残部到了,他们想见?您。”
    谈香乐秀眉蹙起:“怎么才六家,还有五家呢?”
    “还有四家在赶来的路上,岭州崔氏已经没人了。”
    盛冉山天崇暗河,辛珊思经过两日思量,终还是运功点向丹田,散功于经脉、窍穴,重头夯基。这次重修《混十三章经》要比第一次快得多,仅仅四日,她便已经修至八章。
    师父留书里有言,《混元十三章经》的每一章都需要累积,当累积足够便是水到渠成时?。
    坐在突石上,辛珊思双手快速变换着手势。随着她手势的变化?,其身周隐有波动。不知重复打了多少遍手势,她渐渐地忘却了自我,周遭风声、水滴声、草动声、鸟声…所有都在一点一点地隐没。双手十指依旧灵巧地动着,被微风撩起的散发拂过她白净的脸,她安详得似座像。
    无知无觉中?,辛珊思的神思回到了现世?,她茫然又自然地走在并不陌生的街道?上。循着记忆,到了家门口?。
    家里很?干净,就像她从不曾离开过。厨房里,那个?“她”在专心地切着菜。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些孤儿?的资料。
    小院中?,除了原来的花草,还多了几个?盆景,都被照顾得很?好?。她跟着“她”跟了很?久,“她”助养了一些孤儿?,“她”白日里会去上烘焙课绘画课,晚上练字、练雕刻、打络子,周末“她”会去福利院做义工。
    她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忌日,“她”都郑重对待。“她”会给她点长?明灯,会祈祷她一切安好?。“她”过年会做些好?吃的,送左邻右舍。“她”好?像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
    那就好?,辛珊思唇角微微扬,心思一松,手上飞快,动作在一点一点地简化?。神思归位的瞬间?,她左手慢慢落在横放于腿上的太岑上,右手竖于胸前。河边无风起波,波痕迅猛地扑向远方。
    睁开眼,她挽手掬水。五六水滴离水面,她像撒豆一样将它们撒出,瞬间?激起半丈宽的七尺水幕。
    水幕落下,辛珊思唇角慢慢上扬,她神功大成了?应该是吧。《混元十三章经》第九章,归一。闭目再感受一下,她体内真气非常的顺服,不存在丝毫混乱。
    太好?了,她真的神功大成了!
    六月六,岭州苍明山万魔窟,来客自带水酒,进了破败的山庄,就见?几根五六丈高的银杉桩子。大家嘻嘻哈哈,各找地方坐。
    临近午时?,江湖上叫得上名的邪魔外道?到了七八成,叫不上名的也来了有七八百。各人无心瞎聊胡吹,只在等?着。
    午时?一到,一条大红丝绦从几十丈外的高空飞来,铺成一条尺宽的路。谈思瑜身着黑色衣裙,飞踏丝绦快闪而至,落定?在当中?的那根银杉柱上,浅笑嫣嫣地福礼道?:“让各位久等?了。”
    “久等?不怕,就怕等?不来好?菜下酒。”一个?缺了条眉毛的方脸男,提着酒壶,冲银杉柱上的人扬了扬:“谈山长?,我们就等?你把好?菜端上来开席喝酒了。”
    “好?说。”谈思瑜俯视着下方攒动的人头,抬手拍了拍掌,立马就有一队人拖着什么来了。
    在场诸位定?睛一看,是破败的尸身。有那名头大的,跟五里、余二交过手,很?快就从中?找到了他们,再抬眼望银杉柱上的女?子,都不禁带上几分慎重。
    年前离开岭州的时?候,谈思瑜将五里、余二等?人的尸身丢在了当初她发现《寒月诀》的那座枯井里。她自认给过少林、武当机会,是他们自己眼瞎没找着。
    尸身被吊到银杉柱上,绑好?。戚宁恕与谈香乐领着一众黑斗篷到:“时?候也不早了,阿瑜,开宴吧。”
    “好?啊。”谈思瑜站在银杉柱上不动,居高眺望着山门。他们等?的下酒菜来了。她红唇扬起,还未笑开蓦又冷下脸:“抬上来。”
    两队黑斗篷抬着重实?实?的几只大箱到场中?。众人盯着,看黑斗篷开箱,露出箱中?颗颗圆润的蜡丸,眼里尽是贪欲。
    “各位先不要急…”谈思瑜幽幽说到:“这些都是本座为你们准备的。你们也别怕药不够,本座这有药方。”
    “谈山长?舍得割让药方?”一阔嘴老鬼问。
    那些正道?人士就要到了,里头有不少熟悉的面孔。谈思瑜凝眉,可怜道?:“药方当然可以给,但…万魔窟现在有点小麻烦,不知各位能不能助上一助?只要本座渡过眼前这难关,日后必不会亏待了各位。”
    “好?说好?说。”几人笑得意味深长?。
    “妖女?…还我师父命来。”凤玉飞踏杀向银杉柱上的谈思瑜。谈思瑜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点足直上,翻身一脚踩在他背上,迎战全丰、项万宜:“那日在石耀山没分出胜负,今日你们别想下我万魔窟。”
    戚宁恕亦动了,飞身拦下少林去抢五里尸身的两秃驴。有人趁乱想偷百汇丸,谈香乐一个?眼神,护在百汇丸边上的黑斗篷齐动手,盖上箱盖,奋力将箱子抛高,飞踢一脚。箱子七零八碎,其中?药丸四散,滚得到处都是。
    今日的谈思瑜招招直奔命去,她眼里的戾气浓烈得都快凝实?了。旁观的老鬼们见?她对上全丰和项万宜都能打得强势,不由有了偏向,心里对那百汇丸更是志在必得,不再迟疑,助她一助。至于地上的那些丸子,谁知道?是不是真的百汇丸?
    “这就是你们正派人士的德行吗?”一个?画着浓妆的中?年,跳进了武当弟子组的剑阵里:“以多欺少,以老欺小…瞧瞧瞧瞧,两老不死?的打人家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少林武当的脸也别要了…”
    峨眉、雪华寺、寒山派、一剑山庄…人到便杀进了那群平日里躲着他们走的鬼怪里。封因联手顾尘封了戚宁恕的退路。
    地上散落的药丸被踩得粉碎,正邪两道?打得如火如荼。苍明山上这般,山下亦是一般。迟迟疑疑没有上山的鬼魅,与没跟上队的侠义也打得激烈。
    叮叮玲玲…环佩相撞的声传来,依旧点着乌唇的苗族族长?凤喜一领着一众族人一路杀邪除恶到小河镇,见?乱象,她眼中?有恼。一个?绑着两山羊角的中?年,鬼脸还往她跟前凑,她左手鞭子挥过去。
    同样使左手的檀易,在苍明山脚下被几个?鬼童缠住了。这些鬼童,不是侏儒,但身高都不过五尺,他们最喜美色,不拘男女?,名声在江湖上比采花贼荀麻子还要臭。
    “虽不是细皮嫩肉,但我喜欢这紧实?。”
    “闻闻,他身上还有股冷梅香。”
    “瞧瞧这屁股…”
    几个?鬼童相当默契,前后夹击左右开弓。檀易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不慎就被他们勾住了脚掀翻在地。一鬼童跳起,手中?长?刺就杀向他心口?。檀易双手被压,看着刺落下瞳孔不由外扩,以为自己要交代在此了,不想一道?飞影掠过,热血淋头。
    来人正是辛珊思,返身剐了剩下四个?,便头也不回地上山。躺在地上的檀易,目送她远去,嘴角不自觉地扬起。这位没死?,她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山上,谈香乐偷袭一老秃驴得手便退,见?女?儿?推着全丰、项万宜从她头顶过,正欲出手给离得近的全丰一掌,就闻叮铃声,扭头一看,不禁瞠目。苗族大祭司天晴来了,她急躲。天晴跟寒灵姝乃知己,书信往来十分密切,也是她除了寒灵姝外最惧的人。
    天晴不是病重了吗?难道?是装的?
    天晴出银链卷上谈思瑜,将她甩出几丈远,与全丰、项万宜三面围攻。
    “哈哈哈…又来了一个?。”谈思瑜两眼一闭,凭着本能跟三个?老不死?的打。
    项万宜、全丰、天晴发现这谈思瑜闭上眼后手下招式竟快了两成,不禁心惊。百息后,谈思瑜右耳微微一动,寻到了一丝疏漏左手抗下全丰、天晴攻击,右手拍向项万宜。
    项万宜急闪,这一闪就有一方空了出来。谈思瑜出围圈,唇角上扬,只笑意还未在脸上漾开就撞上一阵风,瞬息间?人被带出三四丈远。她立马睁眼,竟是辛珊思,立时?怒发冲天:“你竟还没死?。”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辛珊思肚里焖了半年的郁气终于有了泄口?。两人你来我往绕着几根银杉柱打斗,顷刻间?就是千招过。天晴、全丰、项万宜见?插不上手,转头就去对付别的妖魔鬼怪。
    一剑削了一根银杉柱,辛珊思追着谈思瑜顺另外一根银杉柱向上。谈思瑜没想到短短时?日辛珊思的功夫竟大大进益了,心中?难平。追上她,辛珊思压着她打,又是上千招,终一剑将她扫落。
    谈思瑜重摔在地,不顾疼痛起身,见?辛珊思杀来,慌乱间?右手抓来一人挡在身前。辛珊思一剑落下,谈思瑜才发现被她抓来挡剑的竟是她娘,想换人已来不及了。谈香乐惊恐得美目圆瞪:“啊…”
    亲娘被劈成两半,谈思瑜又跟辛珊思打在一起,不过颓势已显然。在她再次被剑扫得连退步时?,余光瞥见?戚宁恕往她这避闪,她想都没想虚晃一招骗过辛珊思,一掌杀向戚宁恕的要害。
    血如箭一样自戚宁恕口?中?喷射出,封因再一掌重击他心脉。与此同时?,辛珊思一剑刺进谈思瑜的丹田。
    周遭好?像瞬间?安静了,谈思瑜两手无力地垂落,眼看向辛珊思,悬在她束腰上的古银珠子轻轻摇荡着。
    辛珊思抽剑,看着她。
    谈思瑜笑了,泪滚落,她低头看自己的丹田,呢喃:“我这一生…终于结束了。”
    此刻辛珊思的心情也有些难言。
    慢慢抬眼复又看向辛珊思,谈思瑜身上戾气消散:“请你帮我告诉清遥,我…我不怪他。他给了我选择…没给我选择的是…是我娘和…和我自己的执念。”
    辛珊思应了:“好?。”
    日落时?,苍明山已经恢复了平静。天晴大祭司来到后山小崖边:“阎夫人。”
    辛珊思将“采元”收进暗袋中?,转过身行礼:“珊思见?过大祭司。”
    “不必多礼。”天晴欣慰地看着这姑娘:“你比你师父厉害,你师父那人心太软了。”走到崖边,“像我,就比较狭隘自私。在预见?世?道?要起动荡时?,便装病召回族人躲着。”
    对此,辛珊思不好?评说,若非身在其中?逃不过,她也不想蹚浑水。
    天晴沉凝几息,又嘲道?:“可既是世?道?动荡,我等?世?人又怎可能真的置身事外,安然处之。”
    “你说得对。”
    辛珊思没在苍明山久留,当晚便下了山回家。六月初九晌午抵盛冉山,她老远就见?黎大夫牵着个?小人儿?来了,立时?展颜狂奔过去。
    “回来啦…”黎上看着人到近前,再压不住心喜,眉眼嘴角皆是欢愉。
    黎久久手里拿着根红艳艳的糖葫芦,盯着她娘看了许久才将人识出,呆呆地唤人:“娘…”
    辛珊思鼻酸,把剑给黎大夫,一把将小丫头抱起狠狠亲几口?,再啃一颗她的糖葫芦。
    一家三口?往回走。黎上轻声细语地跟她说近日里发生的事:“六月初二,蒙曜起兵造反了…”
    “我就知道?。”辛珊思哼哼一声:“他那人一肚鬼心思。”
    黎上继续:“纳海死?了,辛悦儿?卷了不少财想逃走,不料撞上了一队骑兵。她死?在骑兵的弯刀下了。”
    “她落得这个?下场也是活该,怨不得谁。”辛珊思道?:“我休整几日,咱们便动身去范西城迎我娘的遗骨。”
    “好?。”黎上道?:“之后呢,我们是先成亲还是先送你师父回归西望山?”
    辛珊思想了想:“先送师父吧。我找到采元了,《混元十三章经》也该回到西佛隆寺了。”
    “好?。”
    晴空之下,夫妻慢走,人影相依,逐渐远去。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