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节

    一提到毒,个?个?想到跟他们大人有着深仇大恨的黎上,不禁汗毛直立,屏住息牢牢盯着已飘到他们上空的那群祈天灯,祈愿灯早点飘离石耀山。
    可祈天灯不是他们不射就不落的。一盏两盏灯油烧尽了,飘然而下。
    “不好?。”东明生惊到:“祈天灯里灯油是算计好?的,快…快躲避…”
    从丑时?到天明,再到中?午,无数的祈天灯落到了石耀山上。石耀山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疑神疑鬼。等?到下午,上空终于没有灯了。只即便如此,从上到下也没有谁敢松口?气。平平静静到日偏西时?,就在戚宁恕和东明生以为对方要等?到晚上才有所行动时?,不知打哪来的老鼠开始发疯,数以千计。
    吱吱吱叽叽叽…
    到处都是这声,声不大但却吵得人发燥。
    “老子踩死?你们这群狗东西…”
    “杀了它们,赶紧…”
    “畜生,哪里跑?”
    戚宁恕脸都黑了,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傍晚,夕阳余晖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甚是美丽。全丰与项万宜并肩出了荆棘岭,走向石耀山。不过半刻,二人已到了山门口?。
    闹了一天了,石耀山的人精气神都跟拉满的弦一样,稍微有点不对就会被无限放大。正当全丰与项万宜踏破山门时?,埋伏在高处的弓箭手里突然有人犯抽抽。这下可不得了了,接二连三的人觉察出身体不对,症状还都一样,肉疼且使不上劲。
    戚宁恕得报,垂在身侧的两拳握得吱吱响,咬着牙道?:“不拼尽全力打退他们,咱们都得死?。”
    全丰、项万宜进了石耀山,石耀山静得很?像座被弃了的空山。一路无阻地到了山中?操练场,项万宜低头看了眼地上被踩死?的几只耗子,痛心道?:“等?老夫收拾完这里,就将你们厚葬。”
    “您二位可终于来了。”谈思瑜从操练场西边的山石后走出来。
    她一现身,全丰就打量了起来,双目沉沉。没见?到之前,项万宜始终存着点侥幸,但现在见?到人了,他的侥幸没了。全丰脚动,平地起风。项万宜右脚一跺,背在身后的枪直冲向上,他跃起一把抓住,直接杀了过去。
    谈思瑜两眼一阴,在他的枪杀到近前时?,身动贴着他的长?枪杆攻项万宜命门。项万宜不硬抗,避过。她杀了个?空,全丰袭来。
    咻,一只暗箭直冲全丰门脸。项万宜长?枪一扫,将箭矢打下。以一敌二,再有暗箭牵制那两老头,谈思瑜没落下风。百息后,石耀山深处闪出一秃斑老婆子,十息即到操练场,一拐劈向全丰…
    半刻后,少林晦已、武当凤玉各领门人冲出荆棘岭,杀向石耀山。峨眉、崆山、寒山、雪华寺、弄月庵等?几派弟子随后。
    因为白日里祈天灯和老鼠这两出,石耀山原来的计划,什么火攻、土攻、引人进机关绞杀等?等?全部被打乱。现在面对攻进来的人群,他们只能直对。
    嘭…
    一具身上血肉模糊只余脸干净的尸从瞭望台被丢下,砸在岩地上。峨眉的七灵一眼认出了尸:“是镜宜。”
    瞭望台上,吹起号角。石耀山的恶鬼们从四面八方来。
    “桀桀桀…你们都中?计了,今日就是你们这些道?貌岸然之辈的死?期。”
    “来呀,孩儿?们,给俺将全丰逮住分了吃哈哈…”
    “项万宜,你项家失守北燕关,放了胡子入关屠戮我中?原百姓。你怎么还有脸活着?说今天那些祈天灯是不是你放的…”
    峨眉的世?宁眼里生笑:“这地方叫恶鬼营还真是没叫错。”脸色一凛,“杀…”足蹬地,似风一样掠向了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她一动,峨眉弟子皆动作。
    大战起,残肢断臂乱飞,血气冲天。石耀山在战的人里近半身子不适,都在强撑。强撑得了一时?半会但几百招之后,他们便落了下风。少林了一、空守等?二十位高僧,杀出条血路往石耀山深处去。
    凤玉两眼里爬满了血丝,剑招没了过去的君子之风。他师父不知在哪,他…他是庾祈年送进武当的。一想到自己跟戚赟、戚宁恕有些什么联系,他的剑招就变得更加噬人。
    天渐黑,一管哨箭冲上天。潜藏在逸林城的鬼魅们动了。戚宁恕亦终于走出了龙吟堂,他没想到山里的人竟然抵挡不住,他错算了。
    东明生拉着外孙上了战鼓楼,戚继嵩擂鼓,他拔了石耀山的旗帜挥舞了起来,高喊:“众将士们,我们的援兵就要到了,就要到了…”
    隆隆鼓声,振奋的不止是石耀山的人,还有名门正派的弟子们。形势立时?紧张,两方均杀气腾腾…
    几百鬼魅陆续赶至。辛珊思、清晨、顾尘父子、姚家四兄妹等?也不再隐着了,杀入战局。战事升级。鼓声还在响,不见?许久的秦清遥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战鼓楼下,他轻踏上台阶,悄默声地上去了。
    不一会,战鼓停了,石耀山的旗帜也从战鼓楼上掉落。一支冰冷的箭头慢慢伸出窗口?,开始寻找。
    辛珊思被三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刀客围攻,刀光剑影片刻,她斩落一把杀猪刀,再一记燕回杀破了局。半脸红痣的白衣娘缠上清晨,清晨手里挥的是久久从她娘那摸来送予他的小金刚珠串。因为不问自取这小金刚珠串,久久小屁股都被她娘打肿了。
    哒哒哒…一穿着东瀛服饰的女?子撑着伞,领着一行东瀛武士来了,温声温气响在石耀山上空:“戚山长?,婉君来助您。”
    被封因、差一、姚述黔围攻的戚宁恕,无空回她。婉君弯唇,手上伞一收就近出掌杀了一人。武士们纷纷拔刀,挥向中?原武林。
    辛珊思一见?着他们那打扮就来劲,扫落一人头颅后,劈向那婉君。婉君识得她,忙避闪。三刀客立马来护,清晨一钢珠抡碎一刀客的头骨,顾铭亦的剑从后刺向婉君。婉君滚身没入岩地不见?了。顾尘一剑落下,一抹鲜红喷洒出染红了岩地夹缝里的几根枯草。婉君被拦腰切,再藏不住。
    苦战许久,戚宁恕终于逮到机会,闪身出了包围圈一掌重击差一。差一气血上涌,嘴角溢出了红。封因拦戚宁恕杀招,不远处的项万宜来助接了差一,长?枪刺死?一偷袭老鬼。
    少了项万宜,谈思瑜对全丰攻势瞬间?刁钻起来。
    没人围着戚宁恕,战鼓楼上的箭尖终于瞄准了他。秦清遥紧抿着唇,脑中?全是娘的悲与苦,松手。箭矢离弦,破空杀向戚宁恕。戚宁恕似早有感,击退封因、避过姚述黔与杀来的箭,一跃飞身向战鼓楼。
    这时?,清晨也找到了清遥所在,正要去拦戚宁恕却被一股力拉住。拉他的人正是辛珊思,她翻身一剑截住戚宁恕,两人在半空中?激斗。戚宁恕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两眼猩红浑身的暴戾。
    辛珊思不惧他,但也再难分神。短短十数息,他们过了近千招。清晨一边战一边移向战鼓楼。秦清遥箭再次盯上戚宁恕,戚宁恕拼命了,压着辛珊思的招打。辛珊思虽没落下风,但也见?识到了戚宁恕一个?汉人为何能从蒙人手里夺下武状元了。他确实?是个?顶尖的高手。
    就在秦清遥要放箭的瞬息,一人突然掠到了辛珊思身后,双掌直击她的背。
    “谈思瑜…”秦清遥箭尖调转,射向他长?嫂身后,毫不犹豫。只可惜在箭逼近时?,被戚宁恕打偏。箭矢再上弓,秦清遥直击杀来的戚宁恕。戚宁恕哪里会怕,此刻他只看到战鼓上的鲜红,那是他儿?子继嵩的血。他一把抓住刺来的箭,反手箭尖就朝秦清遥杀去。
    秦清遥毫不畏惧,抽箭再上弓:“戚宁恕,你还记得陈淑喜吗?”
    戚宁恕瞳孔一震,手下慢了稍稍。秦清遥放箭:“去死?吧。”
    戚宁恕偏头躲过,虽眼里有痛但还是握紧手里的箭杀向秦清遥。就在箭尖穿过窗进到秦清遥尺内时?,戚宁恕身后突来嘶吼,紧接着一股磅礴汹涌的气劲将他整个?人拍在了战鼓楼上,胸腔震荡。与之一般的,还有谈思瑜,她被辛珊思外散的气劲震飞撞在了几丈外的岩壁上。
    辛珊思从半空中?坠落,清晨杀退一人,急去接。只未等?他靠近,辛珊思右手就一紧,太岑划空,她稳住身,着地的瞬间?又点足直上。戚宁恕见?她来,忙避闪。正好?方便她,她入了战鼓楼一把抓住清遥。
    “长?嫂…”秦清遥惊愕地看着长?嫂脸上鼓起涌动的经脉。
    那股她忘却不掉的感受再现了,辛珊思强忍体内的鼓胀、疼痛,勉力扯了个?笑出来:“真气逆流,被灌功了。”
    “你…”
    “别说话?。”辛珊思扯着他穿窗下了战鼓楼,将人推给清晨:“你们…回去…”
    清晨红了眼,轻唤:“长?嫂…”
    “快走…”辛珊思说完就放出一剑,凌厉的气劲化?成剑气,开出一条路,她推着两人:“走…”
    清晨不再迟疑,拉着清遥就飞快地离开。他们一走,辛珊思便不再压抑了,手腕一转,将身体交给本能…
    中?原武林虽成功踏平了石耀山,但损伤亦惨重。寒灵姝的弟子辛珊思遭谈思瑜灌功致真气逆流,在大开杀戒后不知所踪。谈思瑜、戚宁恕重伤,弃石耀山领着残部跳海逃离。少林数位高僧战死?,差一勉强保住条命。武当,全丰也吃了谈思瑜一掌,不过无大碍…
    荀家屯,秦清遥自责不已:“是我太鲁莽了。”自元宵那战到今,已经两月过去,他们还是没有一点长?嫂的信儿?。
    “这不怪你。”黎上背手站在堂屋檐下,望着院门。珊思答应他的,会全须全尾地回来。她不会失信于他。更何况,盛冉山那一大摊子,耗费好?几万金,她哪舍得放手?还有久久,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黎久久抱着只小狸花跺出屋,挨到她爹腿边:“爹,娘什么时?候办…办好?事回家家呀?”
    跟在后的清晨,心口?一阵抽疼,手忙摁住心头,眼睫低垂遮住眸里的晦暗。
    躲在厨房的洪老太,听到久久这问再忍不住,老泪直流。满绣挺着肚子,转身面向墙,抽了下鼻:“姗娘肯定?没事,她吉人自有天相。”
    几个?舅母,心也是疼得很?。那孩子才过了几天好?日子,老天爷不能这么对她对久久。
    黎上将女?儿?连着她的小狸花一块抱起:“你娘啊,等?办完事就回来了。咱们在家等?她。”
    黎久久噘着嘴道?:“娘…娘会给久久带好?吃的。”
    “对,她不给带,咱们就拉她去现买。”
    “好?。”
    秦清遥无法原谅自己:“千奇阵,长?兄你帮我交还给姚家,我…”
    “在家好?好?呆着,你哪也不许去。”黎上看向他:“等?你长?嫂回来,我跟她就要成亲。”
    这日傍晚,凡清蹲马步时?,撒若来了。黎上正想去寻他,请他进了东厢南屋:“我要去找珊思。”
    “你找她做何?”撒若老眼看着黎上。
    黎上直视,沉凝数息才吐露:“给她融合精元。”
    “不可。”撒若道?:“小师妹的《混元十三章经》已经修到第八章,《混元十三章经》第九章便是混元归一。相信我,她体内的真气,她会自己捋顺。真气捋顺了,她也就回来了。”
    盛冉山断浪崖下天崇暗河河面上,漂浮着一衣衫褴褛的女?子,正是失踪了两月的辛珊思。此刻她两眼闭着,面容平静,似睡着了一般,右手里还握着太岑剑。
    千丈悬崖,新绿爬满壁。屡有鸟儿?在那绿帘上流连,叽叽喳喳。
    “呃…”
    一声嘤咛,惊得鸟乱飞。辛珊思双目大睁,刚还好?好?的脸上、脖颈,现已经脉暴突,只三五息露在外的皮肤就被烧红。她恨死?谈思瑜了,她要杀了谈思瑜。不知道?多少天了,她的真气一直混乱,就跟瞎了似的总到处乱撞。
    实?在忍不了身体里的膨胀,她左手掌击河面,人横着直上,右手剑一划,调整好?身姿就开始一通乱舞。直至暴起的经脉慢慢平息,她跌落水中?才停手。
    稍微恢复点气力,辛珊思又立马到离河面两尺高的一块突石上开始调息,参悟《混元十三章经》。饿了就逮鱼、刨草根吃,这个?时?候她也不矫情,活着要紧。
    一日复一日地熬着,辛珊思像原身一样,逐渐地对真气逆流麻木。
    四月初二,黎上带着一大家搬至盛冉山下。武林村没有建很?多院子,留了几块空地给以后落居的村民。珊思的茶馆跟黎上的医馆紧挨着,都离官道?不远。岳红灵和菲华的客栈已经装修好?,两人打算等?一等?再开张。至于等?什么,她们心照不宣。
    “你也发现了?”陆爻走到黎上身边,同他一道?望向盛冉山。
    黎上凝目:“盛冉山里常有惊鸟。”
    “去年没有。”陆爻很?肯定?。
    “帮我看着点久久,我去山里一趟。”黎上一时?也等?不了,走出十来步远了,又回头拿了个?食盒装了好?些吃的带上。
    陆爻目送。才消停了三个?月的江湖,最近又不太平了。一界楼昨个?刚来的消息,谈香乐、谈思瑜母女?与戚宁恕等?人占了岭州苍明山,在风月山庄外立了块石碑,碑上刻着万魔窟。至于为什么是万魔窟,黎彻说风月山庄有个?小崖,小崖水幕后藏着个?大窟窿。
    黎上上了盛冉山,左拐右转又是爬又是跨的好?容易才达断浪崖。站在崖边,他往下看,一阵眩晕又使得他忙往后退步。大力摇了摇头,做好?准备了,他再到崖边朝下喊:“珊思…是你吗?”
    才经历了一阵真气逆流的辛珊思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黎大夫?黎大夫找来了吗?从突石上爬站起,她仰头上望。
    “珊思…是不是你?”崖下雾蒙蒙的,黎上凝目能隐隐看到河,但看不见?人。
    好?像不是幻听,辛珊思兴奋:“黎上…”很?久没说话?了,她舌头有点不太好?使,“给我拿两身衣服来。”
    黎上还在喊:“辛珊思,黎久久想你都想哭了,她昨天还拿了你的私房说要给她小叔建座寺…”
    啥?辛珊思左右看看,想上崖去见?见?黎大夫,可低头再瞧瞧自己这一身。衣不遮体,最惨的乞丐都没她惨。唉,不管了,她扯了几把草堵住衣上的几个?破洞,点足直上,十来回借力才来到离崖头十余丈的一处凹口?。
    “黎大夫,你回去给我那几身衣服。我快没脸见?人了。”
    黎上已经看到她了,蹙了三个?月的眉终于舒展开了,笑得眼泪都下来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不行,我这回真气逆流的情况不同于以前,以前十天半个?月发作一次,这回是一天发作好?几回。”一说到这个?,辛珊思就牙痒:“外头有没有谈思瑜的消息?”
    “她过得比你可好?多了,不但占了风月山庄,还立派万魔窟。花非然来信说,他们准备用百汇丸纠集中?原的邪魔外道?,共同抵抗以少林、武当为首的所谓名门正道?。”黎上贪看着她呆着的位置,即使看不到人了,他也不舍得眨眼。
    辛珊思气死?:“再给我点时?间?,等?我神功大成,我一定?将她拍成肉饼丢来这里喂鱼。清晨、清遥呢?他们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黎上紧握着食盒。
    “清遥是个?狠人,戚宁恕都杀到他跟前了,他还朝戚宁恕射箭。我在这的事,你也别瞒家里。让他们都放心,我挺好?的,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