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

    第22章
    没了…齐白子一时未回过味来,不过很快就会意了:“你…”想问他当真舍得?可话到嘴边又觉自个着相了。黎上铺百草堂的时不及落冠,现如今也才将将二十又三,完全可以再起千草堂、万草堂。
    头戴斗笠的尺剑划着小舟自后河西来。黎上让风笑将六千金金票递上。
    齐白子心里已有主意,见着金票,立马起身拱礼:“既不要人命,那就无需上挂牌。”他也坦荡,“黎大夫若信任老朽,事尽可交于绝煞楼。绝煞楼一定把事做体面,并给您留足时间抽空百草堂。”
    黎上漫不经心:“随你,我只要结果。”
    “一定让您满意。”绝煞楼也想吃香喝辣,齐白子接过金票,大袖一挥,楼中灯灭。
    尺剑快到窗下了,黎上道了声告辞,便领着风笑出了棋室。下到后河边,恰逢小舟经过,二人踏水上了舟,弯腰进去舱里。
    小风悠悠,温柔拂面。站在舟尾的尺剑,用脚挑了小凳过来,坐下划水:“主上,您还记得咱们在怀山谷下救的那姑娘吗?”
    “出事了?”黎上接过风笑递来的茶。
    “刚得的消息,弄月庵一行带着她在卢阳遇袭了,是密宗。”尺剑声低低的将听闻讲了:“善念那老尼伤了达泰后,自个也不行了,便把一身功力全部灌予了那姑娘。”
    黎上似一点也不意外,小抿了口温热的茶,道:“善念什么时候这般厉害了,竟能重伤达泰?”
    “说是那姑娘帮着挡了下,分了达泰的神,善念才得手。”尺剑撇了撇嘴:“也不知道这些谁传出的?跟亲眼看见一样,反正挺玄乎。”
    “达泰念经,但不吃素。”黎上轻嗤一笑:“一个寻常女子敢坏他事,能逃过他的破云掌?帮着挡了一下,怎么挡?把善念的命挡没了?”
    风笑双眉紧蹙:“之前在怀山谷底,我就有怀疑。现在看来并非是多心。”
    “我给她号脉时,观了她的皮子和手,确定她在水中浸泡的时间不短于三个时辰。”黎上敛下眼睫:“之后她醒来,看了她的眼睛,以及排腹水的动作和排出的水量,知此人不止深谙泅水还会闭气。”
    尺剑担心:“那女的是您丢给弄月庵的,弄月庵不会怪罪到咱身上来吧?”
    风笑瞥了一眼傻大个:“弄月庵就单纯吗,你没看着善念瞅那姑娘的眼神?从前年开始,弄月庵的几个老尼便一个接着一个地收俗家弟子。你当她们收着玩的?”
    至于说善念的功力…黎上眼前浮现那晚他借力逼毒的画面,沉凝几息,轻吐一气。也不知她跑哪去了,清不清楚自己真气为何会逆流?奇经八脉,督脉不通,另有七十二穴钝感。这七十二穴虽非要害,但总麻木也致命。
    “我们去范西城。”
    “啊…”尺剑正想着风叔的话,回过神忙道:“哦…”声刚落又问,“为啥要去范西城?”
    “你问这么多做啥?”风笑瞄了一眼主上,朝小尺子看去,犯愁啊。老大个小伙,怎就一点不开窍?主上跟个姑娘在怀山谷底待了一整夜,还好生收着那身喜服,你猜他俩清不清白?
    现在白家那帮子鬼畜已经交代给绝煞楼,主上跑范西城能为什么?
    辛珊思一早起来,就把笔墨送下楼给掌柜。江平距范西城说远不远,但也不近。她给了三十文的费用,连着昨日买的石黛和脂粉一并包好。
    “那就拜托您了。”
    “您尽管放心,我小舅老爷常往坦州城,必经范西、临齐那带,肯定把东西送到。”这年头不太平,日子难。跑两腿,挣点嚼头,多好的事!掌柜小心收起小布包。
    用了一大碗汤面,辛珊思出客栈去城北。走了大半个时辰,到地了。问了人,摸到了牛市。集上挤挤挨挨,冲人的骚臭酸馊味往鼻孔里钻,刺得她腹内翻涌,嘴里直犯呕。
    说是牛市,其实卖牛的最少。驴、马有,寥寥几头。小猪仔只两筐,多的是卖鸡鸭鹅兔的。护着钱袋子,挤到了卖驴的边上。一头栗色毛驴,看脖颈、腿、腰背、耳、鼻头,年龄大概在两岁左右。
    瞧的人有二十来位。卖家掰着驴嘴:“瞅瞅口齿,俺家这驴差两月两岁,正好用。”又请众人看驴腿,“很有劲,你们散开点,俺拍拍让它给你们走一圈。”
    “是头好驴,就太贵了。”一背着手的老汉,腰间吊着个布袋子:“去年夏里,一头长壮的牛才卖九两一钱。你这个竟要八两银?六两六钱差不多了。你点头,驴我就牵走。”
    卖家不愿:“你这老汉咋好意思?前个俺们村二通子家,一头五六年的驴还卖了七两三钱。你要就再添一两银,不要别在这瞎嘞。”
    辛珊思看了眼那老汉,凑到卖家身边,小声道:“七两六钱是吗?这驴给我。”
    卖家回头,一瞅是个小姑娘,有些迟疑:“不开玩笑。”
    “快十两银子的事,可不敢说笑。我爹遇着个熟人,搁那说话…”辛珊思下巴朝一群买卖马的努了努:“他之前在你这瞧过,只银子没带够,急匆匆取了回头还怕赶不上。这不…瞧你没卖出去,赶紧让我来买。”掏银子付钱。
    先前讲价的老汉不高兴了,脸拉老长,只看了眼卖马的那一圈,个个虎背熊腰孔武有力,又不敢发作,哼了一声,转身扒开条道挤了出去。
    结了银,辛珊思接过缰绳:“都散了都散了…”人群松动,她牵着驴往卖马的那边去。也巧,卖板车的摊子就在那头。
    板车用好木的要一两二钱银,她看了车轴跟车轮,确实值。又添了五钱银,加了个棚。等拉着驴,拖着按好车棚的长板车出集市,天都中了。换了口新鲜气,去米粮铺子瞅瞅。
    过日子柴米油盐少不了,现在她有驴车了,这些可以带着买。还有棉花,天一日寒过一日,她最少也得做两床被子。
    辛珊思默算了下,零零碎碎置办全了,怎么也要个五六两银。嘚,加上刚买驴买车的钱,从篮把里抽出的那点金,没了。再想想自个的家底…不由叹气,钱是真不经花。
    抬眼望了下天上飘散的白云,她啧了啧泛苦的嘴,目视前路。洛河城郊那个庄子得处理掉。辛家好像有个仇家,叫…叫鬼山老眉…吧?不知老眉对庄子有没有兴趣?
    到了粮铺,见精米要八文一斤,她扭头就走,太贵了。沿街买了一笼大肉包子,回去客栈。将东西收拾上驴车,退房赶着驴往西。
    出了江平,走了一刻,瞧着路上没什么人,辛珊思把驴车靠边,弯身抓了把泥拱进车棚。没多会一个头扎旧布巾背有点坨的灰头劳苦妇人出来了,拉着缰绳继续赶路。
    她抵达洛河城北郊,是第二天中午。而这个时候,范西城北边鹰头山上弄月庵西云禅室里,已吵起来了。
    两个小尼揽着断了右臂的同欣,劝着。同欣双目红肿,几欲要冲上去打那个跪在师父尸身边的贱人,歇斯底里地怒斥:“我师父将毕生所学都传予你,要你剃度入门怎么了?你说什么六根未尽…你给我说清楚…”
    弄月庵的掌门,无华师太就站在边上。她看着遗容已干净的大师姐,不懂事情怎么就到这境地了?
    谈思瑜泪一滴一滴地滴,无声地哭着。
    同欣一把攘开紧抓她左臂的小师妹,上去就要挠谈思瑜:“你还委屈了…”
    亦悲恸至极的善意拦了一手,同欣一下秉不住了,哭吼:“师叔,弟子师父、师姐都死了…如果不是因为她,我们根本就不会走卢阳过呜…是她是她,她就是个灾星…”
    怪谈思瑜吗?善意不想骗自己的心,她怪。
    谈思瑜哑声道:“我只是个平凡百姓家的女儿,平日里想的是如何照顾好娘亲,等岁数到了嫁人生子料理内宅事,从未向往过什么行侠仗义。善念师太于我有恩,我不敢忘。但…”
    她似也想不通,“为什么一定要我剃度?”仰首望向无华,哭诉,“她给的,在你们看是福,可对我来说却是祸。我不想要,只想平平淡淡一生…善念师太没给我选择,你们一样没考虑过我的意愿…我有家有娘,不要削发为尼有错吗?为什么都要逼我…”
    第23章
    “闭嘴啊…”同欣看不得贱人惺惺作态,恨不能将她撕得烂碎,不顾师叔阻拦再次要冲上去。
    许善意也累了,拦着的手没了力。顺利冲过去的同欣,爬满血丝的眼里尽是怨毒,一把扯住谈思瑜的发,强硬地将她拉起:“你不配跪我师父。”
    “啊…”头皮剧痛,谈思瑜被发拉得双目上吊。
    同欣把人推攘出尺外,抬起左掌运气:“不想要是吗,我现在就帮你废了。”
    闻言,因头皮疼痛双手抱头蜷曲着身的谈思瑜,双目一阴。掌风袭来,她“本能”地全力推同欣。同欣力聚在左手,又有伤在身,下盘失稳,整个人朝后撞去。
    沉默许久的无华,一个转步,来到同欣背后,将人稳住。
    西云禅室静寂,谈思瑜错愕地看着差点被她推飞的同欣,似不敢相信自己竟有这般大力:“对…对不起。”张着的两手颤抖着,“怎么会…会这样,对不起…”两腿一软,又跪下了,双手捂上脸,泪水自指间渗出,压抑的哭声响起。
    同欣心里出不了的那口郁气憋得她面目胀红,她张开嘴哽咽,泪水混着流出嘴角的黏液一道向下、滴落,头慢慢低下,看向自己拦中断了的右臂。血浸透了包扎的白棉,刺目…又讽刺得很。
    无华松开同欣,长吐一气:“弄月庵不强人所难,谈姑娘既不愿入佛门,那就请即刻下山。庵里还要办法事,我等就不远送了。”
    没人反对,谈思瑜却跪着久久不起。同欣不愿再面对她,转过身,一晃一荡地朝供奉的菩萨金像走去,慢慢跪下,瞻仰,用心问菩萨,“人生在世,何为善何为恶?讲因果,可真的存在善恶有报吗?”
    没人理会,谈思瑜哭了足一刻后,终一点一点地放下了手,撑地爬起,勉强支住瘫软的身子,挪脚面向善念的尸身,屈膝下跪,九叩。叩完,又看向凝视着她的善意,再叩。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管我愿嗝…与不愿,承了善念师太功力是事实。满天神佛在上,谈思瑜发誓,日后咻…弄月庵若有需,我定义不容辞。”
    好奸猾的丫头!说义不容辞,却不讲全力以赴以命相报,善意闭目,竖手于胸前:“阿弥陀佛。”
    “弄月庵不会有求于你…”无华冷目:“你既承认承了本座大师姐的功力,那本座也要警告你一句,他日你在外若凭借本座大师姐的功力行凶作恶,我弄月庵定倾全力…清理门户。”
    谈思瑜心中怒极,这些姑子真是讨厌。
    “宜静宜冬,”无华转身,背对门。
    两个小尼走出:“弟子在,”
    “送谈姑娘出庵。”
    “是。”
    谈思瑜几乎是被请出弄月庵的,“失魂落魄”地下了鹰头山,她也不管有没有人盯着,将戏做全,瘫在地失声痛哭,把茫然、委屈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是承了善念的那点功力罢了,弄月庵竟想要她卖命一辈子,哪来的脸?她想跟弄月庵和睦相处的,是那帮姑子不识好歹。要她剃度…别说她没出家侍佛的心,就是有也会在大蒙国寺西佛隆寺削发。
    西云禅室,无华听说谈思瑜在山下哭,不禁蹙眉,转身向右:“劳二师姐再予我从头细说一遍遇袭之事。”
    “阿弥陀佛!”善意叹气,这回她从怀山谷讲起,巨细无遗:“黎大夫把她交给师姐后便出谷底了…我等离开红黛谷,本想直接按来时路回,可谈思瑜却苦苦哀求,说她多日未归,家中母亲肯定焦急万分…探路的宜笑回报达泰正往驿站来,我与师姐便打消了住驿站的念头…”
    听着二师姐娓娓道来,无华找着疑点。
    “那晚城隍庙不止我们,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借宿。”善意回想着:“那姑娘不是个普通人,她的气息很轻,也不太愿意搭理人。谈思瑜几回攀谈,人都没理会,兀自就着水用了糕点便打起络子。她打络子的手很快,我与师姐一直留意着。
    夜半,谈思瑜重咳吐血,师姐便下令离开,另觅地方…我们有留一人在后盯着,那姑娘在一个时辰内未离开城隍庙…”
    听完,无华沉凝片刻,问:“二师姐,那个姑娘会不会是密宗的人?”
    善意想过这个,摇了摇头:“我看不像。她的眼睛清凌凌,寡欲得很,好似对什么都不上心。身上很干净,坐在一方地上沉心静气地干着自己的事,像个世外人。这样的主,我们不招惹她,哪入得了她的眼?”
    “那谈思瑜呢?”无华撸下缠在腕上的佛珠。
    “她?”善意敛目:“谈思瑜刚说师姐没给她选择的余地,这…不可能。佛家注重因果,讲究你情我愿。师姐在灌顶之前,肯定问过她。况且…”
    无华接上:“大师姐应该不通灌顶之法。”灌顶也非一般人能施展的,单内力浑厚这点,弄月庵上下估计只有在闭关的师父能达到。
    善意捻动佛珠:“且留意着吧,是奸是善,迟早会有定论。”
    辛珊思在洛河城北郊官道边的小食摊用了午饭,也不急着进城找中人。她赶着驴往东,打算先绕绕路,听听风声。东郊的庄子,是她跟娘住了四年的地方。
    辛良友知道她对娘亲的依赖和感情,肯定会着人在此守株待兔。她得摸摸清楚情况,再决定之后行事。没走多久,见到一妇人被沉甸甸的背篓压弯了腰,右手拄着根棍蹒跚向前。她经过,回头看人,主要是观面相。
    妇人抬头,冲她一笑,也不求搭个便车。
    辛珊思拉缰绳,让驴慢下,压着点嗓:“大姐,你去哪?我看你篓子挺沉,要不放我车吧?”
    “会不会太麻烦?”妇人脸盘小,瘦归瘦,但两腮不内陷。眼也清亮,说话带笑。脚大手糙,一看便知是干惯了活儿。
    停下驴,辛珊思走向车后:“不麻烦,就顺便的事。”把散在外的碎布头往里推了推,“你放这。”
    “那真是太感谢了。”妇人小心地蹲下身,卸下背篓,缓了口气,拽袖子擦把汗起身掏了块灰布巾出来,“刚背那会还不觉沉,走久了两肩头就像不是自个的。”
    见她把布巾铺在板上,辛珊思嘴角微微一勾,提起装满谷穗的背篓…
    “我来我来。”妇人急忙接手。
    放好背篓,两人赶着驴一道走。
    “大妹子,你哪块的?”
    辛珊思笑回:“江平那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