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节

    两名工作人员分别把唐蕴和匡延赫推到沙丘边缘。
    在下去前,匡延赫还是很不放心地望向唐蕴:“手抓紧了吗?”
    “抓紧啦。”
    工作人员:“那我们起飞咯!”
    “起飞!——”唐蕴愉快呐喊。
    响沙湾之所以叫响沙湾,是因为当人滑下去时,身下的沙子会摩擦出悦耳的声响。
    当工作人员的双手一松开,唐蕴便听见了那只有在沙漠才能听到的声音,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兴奋叫嚣。
    眼前是辽阔的,一望无际的沙漠,夕阳像是落入水中的颜料,把天空染成了壮丽的橘红,连云朵都跟着燃烧起来。
    俩人的瞳孔中映着相同的,无与伦比的景象,重力带着他们在沙漠中漂浮,像是在热切地追赶那轮火红的落日。
    “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日落。”
    在他们滑沙时,身后的工作人员为他们拍摄下一张与晚霞的合影,唐蕴很喜欢这张照片,于是保存了下来,反复欣赏,设置成了微信头像,用的是有匡延赫的那半边落日。
    “待会儿还有星空,肯定也很美。”匡延赫也跟着改掉了微信头像,用的是剩下那半边。
    在景区吃过晚餐,他们漫步目的地在沙漠散步,前面是一对手挽手的老头老太,白发苍苍,步履倒是很矫健,身后则是另外一对刚生完小孩儿的夫妻,一家三口分享同一个冰淇淋。
    匡延赫也勾缠住唐蕴的手指,喝他手上递过来的冰可乐。
    此刻的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层云消失殆尽,繁星渐次显现。
    有小孩儿在玩吹泡泡机,那玩意儿一边放着音乐,一边喷出数不清的泡沫,在浅浅的路灯下飞舞,有一个泡沫像蝴蝶,飞到唐蕴面前,在他的鼻尖上绽开,正好被正在录视频的匡延赫捕捉到。俩人都乐了。
    唐蕴走了一公里,觉得腿酸,拉着匡延赫一起坐下,又很同步地抬起头。
    这里的夜空很纯净,星星数不清,就好像是有人把钻石洒在了巨大的黑色幕布上。
    “要是每天推开窗,都能看到这样的星空就好了。”唐蕴调整相机焦距,随手按下快门,便是一张可以用来当壁纸的照片。
    匡延赫懒懒地躺下,一条胳膊枕着后脑勺:“咱们以后可以去很多很多地方旅游,然后你挑一个你最喜欢的地方,我们就在那里定居养老,你觉得怎么样?”
    “好呀!”唐蕴的声音里透着愉悦。
    他放下相机,也躺下来,匡延赫见状,条件反射一般地把右手伸过去,当唐蕴的枕头。
    唐蕴转过头,亮汪汪的瞳仁期待地看着他:“那你以后是准备和我一起过养老生活啊?”
    匡延赫笑了:“那不然嘞?除了你我还能和谁一起过?”
    三十一岁的匡延赫已经走过数不清的城市,长期居住的地方也有很多,但他觉得自己很像是蒲公英,风吹到哪儿,他便在哪儿着落,他可以很快地适应一个地方,却没有哪一处让他有过家的归属感。
    直到唐蕴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
    他变得舍不得离开家,舍不得出远门,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推开家门。
    因为无论唐蕴是否在忙,都会空出手来拥抱他,亲吻他,用最刻骨的行动诉说爱意。
    他很需要直白的肯定,渴望被永久的依恋。
    所以并不是唐蕴离不开他,而是他离不开唐蕴。
    “你会想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吗?”匡延赫问他。
    “那当然咯。”
    “那以后不要和我分手了,好吗?”
    唐蕴转过身,手指搭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嗯,无论今后闹了什么矛盾,你都要相信,我是很爱你的,我渴望你来拥抱我。”
    “闹别扭可能无法避免,但你不能再像上次那样抱着孩子回娘家了。”
    唐蕴扑哧乐了:“我没有改过密码,一次都没有改过。”
    言下之意,匡延赫已然明白,他靠过去,吻了吻唐蕴柔软的耳垂。
    天上的星星似乎越来越多,也越发明亮,唐蕴正在寻找传说中的北斗七星,只觉得耳畔一阵痒意。
    “唐蕴。”
    “嗯?”
    “我爱你。”匡延赫的声音不急不慢,和风声一起灌进耳朵,“对你的爱,只有顶点,没有终点。”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