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我们的相遇,是一场阴谋(完) p o18 w.v i

    他们在沙发上搂抱缠绵,在毛毯遮挡下,他们身躯合体交缠着。
    “太妙了这滋味,你别动,你一动我就想射了。”他发出惊叹喘息,牢牢扣住她的身躯,不让她摇摆晃动。
    她被巨物插深入里,不动她感觉撑得难受,可动了,他就感觉肉茎不受控,要被逼射了。
    她本身就是极品肉穴,又去打什么基因针,由里到外,弄得娇嫩细腻,把他迷得神魂颠倒。
    若不是她肉穴停业整修时,他也趁机挂牌停业,接受中医建议吃中药补品,保养强壮自身,不然会沦落像沉意伟一样,早迟被她逼到早泄不举。
    她对他的体力与性持久,一直都很满意,满意到眼里容不下其他男人,满意到她休养期满,会自动爬到他身上求操。
    “好硬,要被干出感觉了!”她嗯嗯啊啊,娇媚的声线逐渐急促了起来。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lay uz h aiwu.x yz
    他持之以恒地用中药保养自身,保持性持久的当下,也加强稳固肉茎的健壮。
    已经成年的身躯,想要变粗变大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让它变得更硬,这点小要求,不在话下。
    它越是硬实,越容易把她干出高潮刺激,但也更容易干伤娇嫩的肉壁。
    所以他从来不会狠操猛干,也舍不得。
    她知道他的温柔隐忍,难得大方允许他找外头女人发泄。
    只是他不愿,说戴套子费事,而且他的精子金贵,哪能随意浪费,他只想干她。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撒娇作态,肌肤触感,体内湿缠,做爱时的热情黏呼,把他给惯坏了,不是她这一款,他食不下咽。
    其实在很早之前,他初尝她的滋味后,就已经挑食严重,仿佛中了她的毒,深入骨髓了
    沉意伟的前妻因病离世,沉家与她家有深厚的合作关系,沉景齐派助理前去吊唁。
    助理回来后,向他提及她死后财产分配,这关系到往后与她家的合作走向。
    沉景齐纳闷:“她不是有个妹妹吗?为什么全给堂弟继承?”
    助理怔了下。“她没有妹妹,表妹堂妹都没有。她是独生女。她母亲也是独生女,只有她父亲有个弟弟,生了儿子,所以她的遗产是给堂弟继承。”
    沉景齐皱眉。
    夜里,他搂着她,哄她入睡。
    在她昏昏欲睡之时,他问她:“当年是你找人,把我引到地下室小黑屋里的?”
    她瞬间惊醒,望着他,久久未发一语。
    “我就说哪来的女疯子,一见面就问我要不要干一炮,无套也无所谓,把我吓得慌不择路。她一路追,我一路跑,直到我进到小黑屋,她还尽忠职守地在外头走动叫嚣。”他语气带着笑意。“是你吧?”
    她立即认怂地埋首在他怀里,不敢吭声。
    “怎么回事?你别躲,你给我说清楚!”他把她扯出来,逼问她。
    她被逼无奈,只能怯声吐实:“你一回国,我就盯上你了。他们都说你有能耐,连沉意伟这么自视甚高的人,也说你到国外,绝对能一飞冲天,发展出不下于沉家的基业。我就想借你的势,逃离沉意伟,带着大哥跟你一起远赴海外。”
    他琢磨了会她的话,忍不住笑出声。“咱可真没默契。”
    他为了她留下来,夺取沉家。
    可她一开始的动机,是要带着大哥跟他一起离开国内。
    是了,如果单纯只是找能救她与她大哥的人,她就不会只献身于他,求助于他一人了。
    国内又不是没有能抗衡沉意伟的人存在。
    她所图谋的,是离开国内,抛开在国内的种种不堪经历,带着大哥一起到国外发展,重新开始。
    所以不存在当时谁进小黑屋,都能得到她的说法。
    她一开始盯上的,就只有自己。
    四舍五入之下,就等同于双向奔赴的爱了。
    他想到这,对她道:“你的眼光真好。”
    她听出他的笑意,知道他不追究自己算计他的事,她才敢抬头看他。
    他抚摸她的脸,轻声道:“我当时的确是要去国外发展,知道我为什么改变主意了吗?”
    “不是因为沉意伟父子死亡,你逼不得已之下,才接位的吗?”这是外界的认知,也是她以为的事实。
    不过是他让她这么认为的。
    “不是,沉意伟父子是我派人弄死的。”他笑道:“我想从沉意伟手里抢过你,拥有你,把你留在我身边,我才留下来不走的。”
    她听蒙了。
    “我和沉意伟没什么不同,他是因为求爱不成,心生变态。可我成功了,所以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他亲吻她,搂着她道:“只要你别离开我,我就不会变态。”
    她好一会才道:“你不是说…五分钟的才会变态,二十几分钟的不会吗?”
    “你真相信这说法啊?你这么好骗,活该被沉意伟囚禁性虐5年。”他揶揄她道。
    “可我觉得你说得没错。你把我弄得这么舒服,又对我慷慨大方,予取予求,我当然不会用对待沉意伟的态度,来对你。你们是完全不同的人,你才不会变成变态!”她义正辞严道。
    他被她的赞美之词取悦到了,含住她的唇,深吻她。
    她也欣然迎合,十分眷恋痴迷于他的亲近。
    其实他早就因她而变态了,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她大哥倒是察觉了,可不敢吐露半句。
    不仅是因为顾虑他的权势,还有因为不想打破妹妹的美梦。
    她什么都不知道,沉浸在被他宠溺深爱的日子里,有什么不好?
    她爱钱财,他就舍去大半产业送给她。
    她要占有他这个人,他就满足她的要求,只守着她,只有她一人。
    他爱她,她也爱她,这不就得了?
    她活在他精心编织的牢笼里,被他宠着爱着,只要她不意图逃脱,就永远不会发现他的残酷真实。
    那她爱他吗?
    应该是爱的,因为她眼里只能容得下他,再也无法进驻其他男人了。
    沉景齐成功得到她的身心,成为她的唯一。
    代价是,甘愿成为她的裙下之臣,一辈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