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关于孩子取名

    华莘是在婚后第二年怀孕的,对于生孩子,夫妻二人的想法挺有志一同的,顺其自然,有就生,没有也不强求,主打一个佛系。
    现在得知怀孕快满仨月,程华两家忙了好一阵,简直把华莘从怀孕到坐月子的方方面面全叮嘱了一通,程淮手机的备忘录记了一页又一页,小心事项和忌讳想到什么记什么,只要能全部掌握,日后再就业当个金牌月嫂并不难。
    至于华莘,她依旧是整天乐呵的傻样,有空就摊在沙发上打盹,为了照顾孕妇情绪,程淮连偶尔的加班也停了,除非必要,每日准时五点下班,间接造福不少公司职员,从时不时的加班中解放出来。
    虽然公司加班薪资不低,但累是真累,头发一把把的掉,工伤严重影响颜值了都。
    在怀孕月份满五个月时,华莘突然想起一个关键的问题。
    她倚在沙发座上,白嫩脚丫钻进程淮衣服下摆,脚趾挠着肚皮,懒洋洋地说:“你说咱家宝宝要取什么名字?”
    程淮抓出在衣服下作怪的脚丫,双手捂住,将之暖热,嗓音有着少有的和煦:“程华吧,男女都能用。”
    华莘心想,这真是个容易招来双方父母男女双打的敷衍取名法,不过她也没更多想法,双手枕在脑后,冲程淮眨了眨眼,“好名字。”
    嘻嘻,反正她现在是孕妇,打谁都不可能打她。
    过了半晌,华莘又发出一声感慨,“幸好你没有特别爱我哈。”
    程淮:?
    好端端的,怎么了这是?
    华莘挑挑眉毛,“如果你特别爱我的话,咱儿子闺女不得取名叫程爱华,我是没差,不过这名字说出去,比起咱孩子,更像你爹,跟爸妈同一辈了都。”
    程淮当下没说什么,只静静垂眸沉思,华莘也没多想,这事迅速翻篇。
    直至隔天她在家里的备忘录上看见一张纸条。
    定睛一瞧,上头赫然写着。
    名字:程桦
    桦=木+华
    程桦=程木华=程慕华
    华莘摩挲了下怀孕后圆了一圈的下巴,心里甜滋滋的。
    唉,学长还是一样闷骚,连表达爱意都遮遮掩掩的。
    虽然有些可惜看不着程淮被男女双打的场景,但谁让他说爱我呢,这次就先不看热闹了吧。
    华莘捧着肚子,有点傲娇地如此想着。
    —
    这几天突然冒出的脑洞,就当免费番外回馈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