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老板睡觉我盖被

    行至房门前,方助理向后退了半步,双手递去一张房卡,嘴里小声叮嘱,“老板应该还没睡,劳华小姐费心了。”
    为了避免见到不该看的画面,方助理说完那句话后,旋即转身离开,动作十分的干净利落,活像有人在背后撵他走。
    华莘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之处,可一时半会想不明白,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刷开面前的房门。
    与想像中不同,门后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很明显地跟方助理说的老板应该还没睡的情况不太相符。
    咋了?自己是遇到职场宫心计?有人想挤掉自己上位?想让自己在老板面前留下没眼色的印象?
    说实话,程老板长得又高又帅,除了不解风情了点,其余没什么缺点,有人想上位,她丁点没感到意外。
    思及此,她不禁有了危机意识,这年头金丝雀的也要考虑优胜劣汰了唉…
    为了避免吵醒可能在熟睡的男人,华莘用平生最为轻柔的力道,悄悄关上房门,喀哒的落锁声轻到几不可闻,独自隐没在黑暗中。
    眼睛暂时还没适应眼前的黑暗,又不敢开灯打扰男人,她只能扶着墙,缓步向前挪动,朝套房中间的大床移动着。
    行动间,她蓦地踩到不知名的坚硬物品,接触面是一小块突起的金属,幸而突起处较为并不尖锐,刺在脚掌上也只是留下一道红痕。
    但人在黑暗中,感官容易被无限放大,轻微的钝痛感在看不到始作俑者时,反馈给华莘的感知比实际疼上许多,她迅速收回那只脚,身体前倾,想往脚底板摸去,可因重心不稳,整个人朝前扑去。
    原以为怎么样也得摔个大马趴,没承想双手先摸到柔软的床铺,她不由得心下一喜,直道天不亡我也。
    下一刻,脸颊砸到一堵坚实的肉墙,绽放中的笑容倏然停住,空气中响起一道低低的闷哼声。
    “谁?”
    华莘能清晰感觉到脸颊下的肉墙传来的震动,与耳畔乍现的男声一同传来,明明只有一个字,却蕴含着强大的气势。
    这一瞬间,她前所未有地心虚着,眼前阵阵发黑,扰人清梦,天打雷劈,更何况自己还是硬生生将对方从睡梦中砸醒,不被解雇都说不过去了。
    啪嗒。
    床头一盏昏黄小灯亮起,照亮以其为中心向外辐射的一小片天地。
    一直未得到怀里人的回应,程淮干脆直接开灯查看,就见枕在自己胸膛上的女孩正眼巴巴地望过来,眼底藏着几不可见的委屈。
    委屈?
    程淮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对方到底有什么好委屈的?因为中的药尚未代谢完毕,体内燥热无比,脑子根本转不太动,他反应比平时慢了不只一拍。
    眯眼打量面前之人良久,双方大眼瞪小眼,像是在玩123木头人,你不动我也不动的游戏,好半晌,他才幽幽开口:“你怎么来了?”
    华莘朝他讨好笑笑,十分狗腿地说:“我来加班,老板不睡我不睡,老板睡觉我盖被,这不,替您盖被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