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毛病

    程淮最终还是没能提前终止包养关系,突然冒出的鼻血打乱了一切,鲜红色的血花不只砸在女孩脑门上,连他的衬衫西裤也没能幸免于难,滴落在深蓝色衬衫上的零星血点似在嘲笑他的意志不坚。
    宽裕的早餐时间,在一串手忙脚乱下,被压缩到了极致,除了换上干净的衣裤,腿间精神无比的性器也成了亟待处理的大麻烦。
    更可气的是,原本对他上下其手的女孩,在发现目前的窘境时,非但没有伸出援手,反倒双目盯着正处兴奋状态的性器,嘴巴一噘,开始吹起了口哨,似是在试图激发他的尿意。
    华莘半蹲在地,嘴里断断续续发出口哨声,看起来特别像蹲在马路牙子,整天无所事事的小流氓。
    毛病。
    程淮在心里暗骂自己一通,深觉方才真的是魔怔了,不然怎么会生出想捏对方脸颊的念头,他瞅向因自己看过来而越发卖力吹口哨的女孩。
    程淮:……
    好像努力了,不过努力错了方向。
    他最后深深望了对方一眼,头也不回地进入卧室,砰一声,关上房门,连句话都懒得多说。
    见着眼下危机暂时解除,华莘长舒口气,没形象地坐倒在地。
    好险,差点就和人形奖金池擦肩而过,她在两人关系中无疑是弱势方,男人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一旦对方铁了心要赶自己走,她还真没办法强留下来。
    现在也只是靠着装疯卖傻,多混一天是一天,看能不能短时间内榨取出最大的价值。
    她正胡思乱想着,就听主卧门被人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密集的脚步声,男人从她身旁走过,仅用余光瞥来一眼,便迅速收回,拿上公文包,迳自出了门。
    华莘没被对方冷淡的态度伤到,反倒是被腿间鼓囊囊的一团震惊着。
    啊嘶—不是吧?真的这么拼?不用先处理完再出门?虽然开车前往公司的途中,小兄弟应该可以自己冷静下来,可这样真的不难受吗?
    钢铁般的意志,说的就是你啊,程老板!
    此时此刻,她不得不感慨一句,果然人家能成功是有原因的,这大兄弟多超然物外,满心满眼的工作加班睡公司。
    叹了口气,她起身收拾桌面上狼藉的餐盘,手里忙碌,心里思忖节目组安排的剧情点差不多到了触发的时机,不然不等自己发力助攻,就要被赶出家门了。
    作为一档恋爱综艺,《错位》当然会在虚拟世界中安排各种各样的套路,泼咖啡、出车祸、意外之吻之类的抓马桥段是必不可少,毕竟正常而言,人与人间快速产生好感,大多需要个特殊的契机。
    不管最终结果是正向还是负向的,总归能引起一波情绪的激烈爆发。
    细水长流不是不行,但在恋综中就不太合适,一则戏剧性不够,吸引不了眼球,二则所需时间过长,每次投放时间最长不能超过三个月,若无外界干预,爱情的小火苗可能只在初萌芽阶段,谁花钱是来看清水白菜的?
    当然是期望满桌的大鱼大肉,最好再多些狗血调味,你爱我,我不爱你啥的,越揪心越好。
    现场打起来更是来劲,至于怎么打?
    咳…打啵和妖精打架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