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咋会对一个变态起反应

    昏黄的玄关灯光下,男人正傻楞楞地站在原处,睁着眼和拉着裙摆的女孩大眼瞪小眼。
    可能是震惊程度太过,他反倒没起任何旖旎心思,小兄弟乖乖地趴伏在腿间,并无抬头的趋势。
    程淮自己没注意到,倒是和他面对着面的华莘察觉到了,女孩砰地一声,迅速起身,因为被金钱蒙蔽了双眼,忘记要先放下裙摆,她此时的动作特别不雅,转换一下性别,就妥妥是个露鸟侠了,不过现在也没好多少,一个露逼侠的名号是跑不了了。
    面对让普通男人喷鼻血的香艳画面,程淮当然不是没有反应的,只不过疑惑和震惊占了大头,黄色废料暂且被压在脑海深处,还没机会扩散。
    只见女孩赤着双足,哒哒哒地朝他跑来,表情要多严肃有多严肃,目光直直锁定在他胯部,其中的担忧之情多到快满溢出来。
    程淮下意识往后退去,背部贴住门板,如果华莘踏入安全距离内,他大喊非礼也不是不可能。
    好在华莘的目的不是与名义上的金主亲近,而是近距离观察对方,她的双眼像是精密的扫描仪,仔细分析着男人的性器是否真的没反应,如若程淮真有什么隐疾,她就必须认真考虑替男嘉宾打助攻的成功机率了。
    她看得认真,真把男人当成了敛财工具,全然忽略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没有遮掩重点部位的念头。
    程淮却是忍不了了,他微抬起头,尽力不让自己看向不该看的地方,声音极度压抑。
    “能先把裙摆放下来吗?”
    这话在脑海中转了一圈,华莘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三秒,才理解对方的意思,慌乱之间,她忘记先松开裙摆再举起手。
    就这样,她拉着两边的裙摆,咻地高举头顶,雪白胴体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幸而即时回过神来,两手松开,睡裙一秒覆盖回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饶是如此,程淮仍是不小心捕捉到两团浑圆上的粉嫩樱梅,下身很诚实地鼓胀起来,撑起了份量不小的帐篷,呼吸不自觉粗重几分,全身变得僵硬无比。
    为了摆脱方才的尴尬,加之真心实意替自家财神爷开心,华莘注意到男人的生理反应后,大大咧咧地开口调侃:“老板,我还以为以后要喊你姐妹了,没想到不是啊,挺好,至少包养我的钱不是打水漂了。”
    程淮有些不自在,毕竟除了植入的记忆中有过相处外,俩人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他到现在还没搞懂自己包养这么个女人到底图啥?
    先是自我怀疑了一番,接着注意到陌生女人口里的话,等等…姐妹?
    他不动声色地查看自己现在的衣着和形态,确认没有一处有明显女性化的特征,而后顺着女孩的目光往胯间看去,瞬间沉默了。
    连续加班一个月都神彩奕奕的男人,第一次怀疑起了自己,莫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加班把自己加傻了,不然咋会对一个变态起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