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入瓮

    宋柔滚下床,“砰”的一声落在地上,顾不得痛,四肢着地爬过去将手机捡起。她努力平复呼吸,仍控制不了声音发抖,只能拙劣地谎称刚做完运动。
    听见让她帮忙去送电脑,心里不大乐意。今天只想留在床上,哪儿也不想去。温和地提出了几个替代方案,被那个任性的小子一一否决。
    什么电脑很重要,不能让别人碰!什么资料都在里面,没法用其他设备代替!
    宋柔无奈地答应。
    挂掉的电话扔在一边,美目闭着,粗喘不停。硬质的地毯毛扎在皮肤上,既热又挠人。讲完电话后,小穴里的跳蛋安静了许久。
    她知道,安静只是暂时的假象。
    今天某一个或者多个不设防的时刻,这个蛰伏在花穴里看似无害的小东西,一定会再次露出狰狞面目,用凶狠的震动要了她的命!
    而控制权,完全掌握在花花手上。
    未知的忐忑使情欲更加沉湎,这是玩家的默契。花花才没那么容易放过她。
    才刚结束,她满心都是对下一场的期待。
    好吧,跑腿的事就快去快回。她撑着软绵绵的身体站起来,进浴室冲了个澡。
    洗完出来,宋阳已经把地址发到她的手机。一间高档酒店的顶层露台,离家不近。宋柔咬着嘴唇纠结了下,最后仍舍不得在出门期间把跳蛋拿出来。
    一不小心错过花花的调教,损失可就大了!
    若它不巧在外震动起来,则必须强作镇定的表情来骗过周围的人,使人看不出下体的异样。想想,这样不也挺好玩吗?
    只不过为预防万一,她把跳蛋的遥控器放在连衣裙的小口袋里。要是震动强烈,表情掩饰不住,还能用它强行停止。
    打了个车到目的地。走进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厅,电梯把她送到接近云端的顶层。门一开,还挺热闹。
    露台宽大,热风混杂着游泳池的消毒水味阵阵扑面。池边有吧台,有乐队,还有摆满食物的餐桌和郁郁葱葱的花坛。年轻人们走来走去,热情夸张地交谈。都是些宋柔陌生的面孔。
    宋阳低调地坐在角落,然而俊朗的外形扎眼,一眼就能看到。他跟旁边两个人说着话,一副兴趣索然的样子。看见她,抬高了下手臂。
    “你们在这儿开party吗?”宋柔笑着走过去。
    不知为什么,宋阳身边那俩一高一胖的人,仿佛特别好奇地盯着她,眼睛睁得贼大。
    “卧槽,你长得好漂亮啊!难怪……”高的那个人捅了发呓语的胖子一肘子。宋阳瞟过去的眼神是阴的。
    这是闹哪儿出?宋柔感到奇怪,却并没表现出来。
    宋阳给他们三个互相介绍,用词极简:“张莱松、朱挺,宋柔。”
    话音刚落,叫做朱挺的杂毛高个儿双手合掌,“啪”的一声,表情惊奇不已,“你跟小阳都姓宋?天大的缘分啊!”
    宋柔笑笑。这要是缘分,全天下的父子兄弟都是缘分了。但宋阳没解释,她也不会多话。作为一个曾经不被承认的“私生子”,特意跟外人说明他俩的关系,显得挺傻的。
    她一来,那俩人就闪开了。宋柔也没在意,只想赶快把电脑交出完事儿。
    谁知宋阳接过笔记本,放在交迭的膝上,线条清晰的下巴往右手边空位一抬,“我写完你再走。”
    “啊?”
    “很忙?”宋阳对她太过表露的不情愿明显不满,冷淡地说,“放心,花不了多少时间。”打开文档,修长好看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翻飞。进入状态后,他就不再理她了。
    宋柔没办法,自己去拿了个果盘过来,百无聊赖地吃着。眼睛盯着屏幕上一行行细小的黑色字母,如蚂蚁般飞快地爬行。
    过了一会儿,她对宋阳说,“我去一下洗手间。”他“嗯”了声,眼神都没动一下。
    路上,宋柔看见电梯里走出一个黑长直的热辣美女,被惊艳了一下。然而美女一出来就东张西望,差点撞上一位端着盘子的服务员。她竖起柳眉,尖利地骂人家不长眼,嘴里吐出一些难听的话。
    宋柔咋舌,看来这位美女挺不好惹的,她加速离开了是非之地。
    洗完手回到原来的地方,宋阳竟然不见了,电脑摆椅子上。正纳闷,刚才的胖子过来,塞给她一个手机,往某处一指,嬉皮笑脸。“小阳在那扇门后面,拜托你把手机拿给他一下,谢谢咯!”
    怎么谁都能使唤她呀!
    宋柔撅了下嘴,沿着一条走廊靠近那扇门,拐过一道角,听见了有些耳熟的尖利嗓音。她看见宋阳靠着栏杆,碎发挡住表情,面前站着那位坏脾气的黑长直美女。
    美女用深红尖锐的指甲抓住宋阳的胳膊,急切地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