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烟

    晚饭桌上,没有人问林隽为什么没来。全家人对于夏如溪和林隽的订婚,都是夏如溪愿意说,大家就听听,她不愿意说,大家也不问。
    不好奇,不关心。
    这样的态度让夏如溪很舒服,但是遇到事了,夏如溪有点苦恼不知道跟谁倾诉。
    跟爸妈说?他们如果自己在酒店做爱还不拉窗帘,自己估计会被打。
    跟琳琳说?夏如溪这会正坐在琳琳的床上,看着琳琳一件一件的试衣服。
    两个人各自有各自的心事,哪来的心情去听别人的。
    剩下的选择,就是亲哥了。
    所以夏如溪在回家的路上一脸期期艾艾的时候,夏源故意不搭理她。
    等车到了林隽家楼下,夏如溪磨蹭着不想下车。
    “到地方了怎么还不走?”熏鸭腿的时候抽了口烟,这会夏源又想抽烟了。
    抱着林隽送给自己的brikin,夏如溪两眼看着路上过来过去的车,磨磨唧唧的不想下去。
    “哥,你跟我一起上去吧。”
    往外掏烟盒的夏源整个人一顿,默默把烟盒塞回去,“你这是怎么了?”
    夏如溪赶紧给自己找理由,“我买的东西太多了都堆在电梯那儿,你帮我拿进去。”转念一想,夏如溪又改口了,“算了,咱俩在车里说吧。”
    “哦。”夏源开着空调,手上拿着烟,手指头不住的在烟盒上敲。“说说吧,到底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
    “没什么你这德行是怎么回事?”烟瘾越来越重,夏源很想开了车窗抽两根。
    翻翻聊天记录,夏如溪把手机递给夏源,“你自己看吧。”
    忍不住的夏源开了车窗,顶着吹进来的冷风,一边抽烟一边看妹妹与安同欣的聊天记录。
    被烟味与冷风折磨的夏如溪忍不住去抢哥哥手上的烟,“别抽了!我要喘不动气了!”
    “喘不动气就下车去透透风!”不经意冲夏如溪吐了一大口烟,夏源开了车门让更多风吹进来!
    “我不去!外面冷死了!”夏如溪快要气死了,哥哥以前挺照顾自己的,今天突然犯浑在这儿没完没了的抽烟。
    “那你就忍忍!”
    “我凭什么忍啊!”
    可能是夏源这敷衍的态度让一天的负面情绪有了突破口,夏如溪突然就开始哭。
    难得逮着空抽烟的夏源这会也不抽了,抽了一半的烟直接从窗户扔了出去,降下叁分之一窗户,抽了两张纸巾,“好了好了我不抽了!”
    夏如溪不停的抹眼泪,也不搭理哥哥。
    “我说了别抽你非得抽,这口烟就这么重要吗?就非得当着我的面抽吗?我闻到烟味喘不动气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就非得跟我反着来。”
    夏源耐下心向妹妹解释,“我这不是一直没机会抽嘛!”
    “没机会抽,逮着这个空就欺负我是吧。”夏如溪恶狠狠的瞪着哥哥,“再说了,你不在家里住,除了上班不能抽烟,回去住的地方不是想抽就抽嘛!怎么就没机会了!”
    “那不是家里还有一个!”
    这一下夏如溪更崩溃了,“那你就为了炮友无所谓我这个妹妹了?”
    气不顺的夏如溪抢过手机开了车门下车。
    夏源见状也赶紧下车跟过去,他听妈妈说过,夏天的时候妹妹曾经生气而气晕,这会带着怒气走了,万一出什么事……
    追了几步进了楼里,夏源还要往前走就被门禁给挡住了。
    他看着夏如溪哭天抹泪的上了电梯,自己在一楼大厅转了一会,觉得无聊就出来了。
    看着路边自己那辆黑色路虎,夏源没有立刻去车上。他在路边站着,插在口袋里的手摸着烟盒,几次想拿出来抽两根,每次都是要拿出来了,手又缩了回去。
    站的久了腿酸,夏源在路边的凳子坐下,两眼盯着擦得锃亮的皮鞋,脑子里想的安同欣跟妹妹说的那些话。
    以他来说,安同欣不过是一遍遍的用十几年的感情希望夏如溪能给他一个见见大姨的机会。
    换做是夏源,他可能就顺水推舟了。
    但是妹妹对安同欣的态度……夏源叹了口气,他自问做不到大度,所以他怎么去要求妹妹给安同欣一个好脸。
    抬头看看这个全市房价最高的小区,夏源莫名想起那个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前女友,如果她没有跟安同欣搅和到一起。
    今年自己就该结婚了吧。
    毕竟妹妹都订婚了。
    夏如溪气鼓鼓的上了楼,今天的事没有一件是顺的,林隽跟她闹情绪,亲哥不管不顾的抽烟,全都跟她顶着来!
    电梯门开,夏如溪怒气冲冲的往屋里走。
    一整晚都在门口坐着的奶糖打了个哈欠,因为家里没开地暖,肥嘟嘟的肚子挨着门口的地垫,蹭脏了一大块毛。
    没有注意到奶糖的夏如溪直接冲进主卧收拾东西,林隽出差了,她也没必要在这儿住着。
    搬回家!去上班!
    这房子谁爱住谁住,老娘不在这儿住了!
    衣服一件又一件的扔到床上,扔了半个多小时,衣柜扔空了大半,夏如溪气喘吁吁的坐在床边,看到床上堆成小山的衣服,再想想收拾衣服的工作量……
    连夜滚回家的念头立刻烟消云散。
    恰好这时奶糖在夏如溪脚边蹭来蹭去,它又饿了,急需要夏如溪给它放饭。
    弯腰抱起奶糖,上头的怒气渐渐散去,离家出走的理智又回来了。
    摸着奶糖一身顺滑的丝质毛,夏如溪想起来林隽跟她说的,照顾一下奶糖。
    黏人的奶糖扑腾着要往夏如溪身上扑,任由奶糖在自己身上的夏如溪突然智商上线,对啊,他说的照顾一下奶糖。
    现在猫在自己手上,他那么在乎猫,肯定会主动来问自己的。
    到时候,他想看猫那不还是自己说了算!
    一瞬间,夏如溪觉得自己真的太聪明了。
    只不过,怎么说呢,事与愿违。
    连续两天,林隽都没找她。
    看着两个人的微信对话框,夏如溪托着腮,她不仅一脸懵逼,还不知所措。
    因为事情压根就不往她想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