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打架

    038.
    “哎呀!打起来了。”
    突然,人群中出传来一道洪亮的人声,随即周围的人就如聚集的鱼儿一样,再次蜂拥积聚,很快就将袁璎的视线阻隔。
    “没事吧?”
    小姐姐将袁璎扶了起来,温柔地问道。
    袁璎脑袋又开始泛疼,借着小姐姐的力踉踉跄跄地稳住身子,眼角的泪却止不住地滑落。
    她一时间还没办法反应过来现在应该做什么,满脑子都是刚才被袁钊当着众人羞辱调戏的悲耻感。
    大脑浑浑噩噩的,身体无意识地颤抖着,她抬手胡乱擦落了脸上的泪。
    “没…没事,谢谢。”
    她张了张被袁钊侵犯到泛红的嘴唇,刚想说什么,这时,不远处却再次传来骚动。
    袁璎这才稍微有了点反应,连忙就要上前,可人太多了,她个子又不高,此时又脱了力,挤了半天也没挤进人群。
    同一时刻,袁钊骂了一声从地上站起来,感受着唇周火辣刺激的痛感。
    他微微蹙起眉头,用拇指擦过嘴角那处火热,随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抹猩红。
    他看着那抹熟悉的红色,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又感受到了久违的兴奋感。他将目光扫向不远处的白松夏,放下沾染着鲜血的手,嘴角却渐渐弯了起来。
    “有意思啊,小白脸。”
    而此时的白松夏同样在几米开外注视着他,但由于厚重的镜片反射着灯光,因此无人能看到他具体的眼神。
    袁璎还在一边往人堆里挤,耳边突地就传来了袁钊狠戾乖张的声音,随即人群又像退潮的海水一般退出一条道。
    袁璎被迫跟着人潮退向一边,等稳定下来抬眼望过去,才看见袁钊竟居高临下地骑在白松夏的腰上,嘴角上挂着彩。
    他一手拎着白松夏的领口,一手握成拳头奋力地朝他的脸上砸去。
    他恶狠狠地砸着,坚硬的骨头隔着那层皮肉沉重又巧妙地击打在白松夏的脸颊和唇角处,即便他抬手防备着,可作用还是微乎其微。
    一瞬间,袁璎的心几乎堕入了冰窟,她想也没想便一个箭步飞奔了过去。
    “袁钊!你疯了?快住手!!!”
    袁璎连忙抱住袁钊的手臂,怒斥着要制止他。
    然而他却像没听见一样,骂了一声滚后,一个甩手就将袁璎推搡了出去,期间他的手肘还重重地击向了袁璎的胸部。
    袁璎一屁股坐在地上,胸部的疼痛近乎让她失声,十指紧紧地扣住地面都不能缓解那瞬间钻心的疼。
    她沉浸在痛楚里,却也忍不住环视四周,见学长依旧处于下风,而袁钊就像是不把人砸死不死心一般,完全没有停下的架势。
    眼看着周围人越来越多,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一个上前去劝架的,袁璎觉得不能这么下去,忍着痛便起身。
    然而就在她想要再次上前去时候,保安来了,同时还有李红玉。
    “干嘛呢?干嘛呢?公众场合禁止斗殴,还不快给我住手!”
    来了两个保安,手里都拿着警棍,其中一个扯着他的公牛嗓对袁钊他们发出了警告。
    可袁钊依旧不为所动。
    “袁钊!我特么就给你拿药的功夫,你他娘的就在这里跟人家打起来了?快点住手啊,听到没?这是医院,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李红玉也站一旁朝袁钊发出了警告,然而也就是这么一喊,袁钊还真就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随即他慢慢偏头,黑长的卷发自额间下滑半遮住了他的眼睛,他朝李红玉望了望,又扫视了四周,最后将目光定在袁璎身上。
    袁璎看见他对自己轻笑了笑,那表情说不出的嚣张。
    而后他懒散地将拳头伸展开来,朝四周甩了甩。
    “啊,对不起啊,红玉姐,很久没有这么畅快地打过人了,一时没忍住。”
    他一边笑着说话,一边从白松夏身上站了起来。
    袁璎看见他起身,便猛地冲过去将他推了开来,他给推了一个踉跄,想说什么,却直接被李红玉锁喉。
    “用屁眼想都知道你他娘的干了什么蠢事,还他妈想逼逼,你再逼一个试试?老娘一巴掌把你废了信不信?”
    李红玉个子也很高,穿个高跟鞋就已经和袁钊近乎持平了,袁钊好似真的有点怕他,将怼袁璎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双手高举表示投降。
    “别啊,姐。”
    “还嬉皮笑脸的,我算是看清你了袁钊,你真的越活越回去了啊!”
    李红玉一面控制着袁钊,一面跟旁边的保安大哥和周围的看客道歉。
    “抱歉大家,今晚上的这一出确实严重地扰乱了公共场合的秩序,让大家受惊了,真的很抱歉,但好在现在局面已经稳定下来了,大家该回去休息的也赶紧回去休息吧,后面的事情我们会自己解决的。实在抱歉。”
    李红玉说完,朝两位保安大叔示意,随后两位也十分配合地开始遣散群众,很快这里就恢复如常。
    然而,越是寂静却越让袁璎感到心疼,从她将白松夏拂坐起来看到他脸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心都快碎了。
    除了母亲去世那时,还从未有这么疼的时候。
    她一直敬仰爱戴的学长,曾经那张白皙俊秀的脸,此时却遍布大大小小的青紫和血迹。
    袁璎只是看了一眼,便止不住开始流泪。
    “小璎,别哭。我没事的。”
    白松夏因为疼痛半蹙着眉,可依旧温柔地伸手轻轻拭去了她脸颊的泪水。
    他的眼镜不知道给袁钊打哪儿去了,此时注视着袁璎的双眼轻眯着,好似在努力聚焦。
    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近地看他的眼睛,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在路灯的照耀下似有一片星河,如初次见面那般灵动。
    他眼角含着笑,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发。
    “没事。”
    袁璎知道他是高度近视,离了眼镜几乎就等于看不见。
    她赶忙朝四周望去,想要寻找他的眼镜,嘴唇不停颤巍地发声:“学长,你…你稍微等等,我给你找眼镜。”
    她说着,揉了揉被泪润湿了的双眼,好在巡视一圈后,在一米外发现了一个反光物。
    她心下一喜,连忙伸手要去勾拿,可不料,下一秒一双穿着铮亮皮鞋的脚却落了下来,随后,袁璎便听见了一道金属同玻璃的破碎声传来。
    她瞪大了眼镜,难以置信地抬起了头,只见袁钊也跟着慢慢蹲了下来。
    袁璎怒视他,感觉胸腔不断在涌出翻腾的怒火,很快她的呼吸就变得异常急促,牙关也咬得愈发紧。
    袁钊知道她很生气,可他就是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越看越觉得开心。
    他将目光从袁璎脸上移开,看向了白松夏,冲他淡淡一笑,同时也十分随意地将自己手背上的血迹擦抹在了袁璎的校服上。
    “啧,真他娘的脏。”
    袁璎瞳孔皱缩,她近乎同一时间,就朝袁钊冲了过去。
    “袁钊!!!”
    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他袁钊再怎么欺负自己都可以!可他怎么可以侮辱学长!!!
    袁璎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此刻她是真的被气到想杀人了。
    袁璎双眼发红,可手还没碰到袁钊便被白松夏抱住了,耳侧随即是一阵温热的气息。
    “小璎,小璎,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替我出气。”
    袁璎被白松夏从背后抱着,感受来自他胸膛传来的那寸柔软以及他在她耳后微弱的喘息声,只觉得心里更气了,这怎么都被欺负成这样了,还不允许自己打他啊?
    “行了啊,袁钊,你别贱兮兮的了行吗?你打完人家你还欺负你妹?有没有点道德。”
    李红玉这时候也再次过来将袁钊拉住。
    “袁钊!你混蛋!”
    袁璎依旧不死心地对袁钊拳打脚踢,她是真的想跟他拼命。
    “行了啊,妹妹。”
    李红玉将袁璎的手推了回去,目光也扫过白松夏。
    “袁钊,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为啥打架啊,但你给人打成这样,你想怎么解决?”
    袁钊搁一旁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颇为享受地深吸一口,才吐出一口雾蒙蒙的白烟说道:
    “解决?有什么好解决的?”
    他说完还睥睨着白松夏。
    “这位小哥,你呢?”
    还没等白松夏发话,袁璎就按耐不住了。
    “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袁钊,你真的应该进去蹲几天!”
    袁钊一听她这话,也来劲儿了。
    “就他这伤还够判我刑的?老子一没给他打成太监,二没给他弄成神经病,叁也没给他骨头折了,肉戳个洞什么的?顶多给点钱不错了,你妄想我进去啊?简直做梦。”
    他说着,将烟头扔下碾灭。
    “还有,要知道,是谁先动的手。”
    李红玉看双方开始谈判了起来,也没有过多参与打扰,很快走到附近的一颗树下观察。
    “那袁钊,你对我的事情怎么说?你总是动不动就对我性骚扰,猥亵我,刚才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强吻我,你这也是犯法吧。”
    袁璎说着眼睛止不住的再次红了起来,她一边说着方才的画面便再次涌入脑海,她只觉得羞辱,心脏就更疼了。
    她死死地咬着颤抖的嘴唇,强硬地将眼泪憋了回去。
    这时,袁璎感觉身后一空,白松夏突然走到她面前,伸手在她肩上拍了拍。
    “没事的,小璎,学长在。”
    白松夏说完,转过身凭借眼中大致的身形判断出了袁钊的位置,神色突然变得冷淡。
    “袁大公子,刚才确实是我先动的手,我打不过你,我承认,所以我并不需要你解决什么。但你要知道我为什么动手。”
    袁钊继续霍霍着脚下的烟头,闻声抬眸。
    “一个半瞎子外加小白脸,还在这跟我谈为什么。”
    “小璎是你妹妹,你怎么能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白松夏见袁钊根本就没打算跟他谈话,面色也不悦了起来。
    “她是我妹,也跟你不相关,你管这么多,是吃饱了撑的?还是你……”
    袁钊说着,停顿了一瞬,随后半眯起双眼,说出了后半句话:“对她图谋不轨?”
    白松夏并没有理会他。
    “小璎是我重要的人,至少比起你这个哥哥,我这个外人好像要更懂得珍惜她。”
    袁璎听到那声“重要”的时候,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她自后注视着他,手指攥紧了衣角。
    “哟,重要的人啊?好啊,那这妹妹送你了,你大可以跟她一起告我,看看能不能把我送进去。要是给我送进去了,我叫你爹。送不进去,你还有她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一个道歉这么难么?保证之后不对她做这样的事情也这么难么?”
    白松夏眉头紧皱着,拳头蜷握着,似有些生气。
    “我袁钊从不道歉,还有我说过,这次过后你们要是给我送不进去,袁璎和你都别想好过。”
    他将视线移向袁璎,继续说道:“你给我等着。”
    “你怎么不死!你…”
    袁璎一看见袁钊那嚣张无比的眼神就气得发疯,她想要再次发难,却被学长给阻拦了下来。
    “没必要,小璎。”
    白松夏朝她摇摇头。
    “可他……”
    “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你现在没必要跟他动气,不值得。”
    袁钊看着他们的举动,不屑地哼笑了一声,随即从包里掏出好十几张红票子,大大方方,潇潇洒洒地便往白松夏身前扔过去。
    “这是医疗费,够你补补你的小白脸了。”
    白松夏并没有接,红色的钞票便随风飘落到了地上。
    “爱要不要。”
    “红玉姐,时间差不多了,我心情也好很多了,我先送你回家。”
    说着,他便迈步头也不回的走了,好像今晚那些荒诞又无耻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红玉从树下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白松夏和袁璎也很快踩着高跟鞋走了。
    ——————
    再发一更,嗯……应该不定时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