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剧情运转了?

    次日醒过来的时候,沐清欢只觉得自己要没脸见人了。
    发酒疯不可怕,醉酒发酒疯断片也不可怕。
    可怕的是,醉酒发酒疯之后,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沐清欢一直都知道自己一杯倒,且喝完酒之后性格有点疯这件事情。
    但她从前也没有像昨晚那么疯过。
    天哪!
    她都说了什么,都做了什么啊!
    逼着墨倾城说骚话?主动邀请后穴插入?
    啊啊啊啊啊!
    没脸见人啦!!!
    沐清欢用被子裹住头,将整个都缩在了被窝里面,扭来扭曲。
    墨倾城端着饭碗进屋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面。
    一个不明物体,在被窝里疯狂蠕动。
    他低头掩住忍不住的笑意,知道小姑娘会害羞,尽量保持镇定。
    走到床榻片,温柔的拍了拍被子,轻声道:“吃饭了。”
    听到悦耳的声音,沐清欢浑身一僵。
    嘶!
    是墨倾城!
    她一点都不想出来,此刻彻底埋住自己的整个人,才能有点安全感。
    “既已经拜堂,那便是夫妻,夫妻之间有何不可?昨日一晚都不曾歇息,真的不饿?”
    墨倾城没有强行扒开她的被子,轻声哄了几句。
    是哦。
    都是夫妻了,还怕什么!
    关键是,她真的饿了。
    沐清欢摸了摸自己干瘪的小肚子,有点忧桑。
    算了,脸皮这东西,早就已经丢干净了。
    从被窝里探出头,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头发乱糟糟的,湿漉漉的大眼睛又亮又圆。
    墨倾城被可爱到了。
    他的小姑娘  ,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
    “我没力气,你喂我。”
    沐清欢噘着嘴,表现出了自己的任性。
    合欢功法越来越强了,她能感受到。
    尽管折腾了一晚上,她现在还是生龙活虎的,并没有虚脱的感觉。
    让墨倾城喂,只是因为她想撒娇。
    顺便试探下这个男人的底线。
    都说男人得到了就会不在乎,墨倾城从前那么怕麻烦的一个人,要是不在乎她了肯定会拒绝的。
    所以她必须要试探一下!
    “好,喂你。”
    墨倾城的语气不自觉带上了宠溺,竟真的捧起碗,一口一口耐心给她喂饭。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第一次与墨倾城亲密接触时,对方强势霸道又不讲理的样子。
    如今好像判若两人。
    吃过饭后,墨倾城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我要突破了,须得闭关一些时日,你若无聊可去找无尘。”
    无聊...
    怎么可能真说的是无聊。
    指的无非是她双休续命的事情。
    看着墨倾城眼底一闪而过的伤痛与无奈,沐清欢有点舍不得他这样。
    “你要闭关多久?我还有好几个月可以活呢?大概有,一年那么久。”
    沐清欢动了想等他的心思,墨倾城新第一暖,却又无奈叹气。
    修真无岁月,一晃闭关十年都是可能的。
    他哪能真的让小姑娘等?
    金丹期以下还好,修为低突破简单,闭关几个月就成了。
    但跨上元婴后,每次闭关需要的世间久到不可思议。
    到了大成后,或许一次闭关百年也说不定。
    “会很久,放心,我清楚的你的情况,不用顾虑,我甘愿的。”
    墨倾城摸了摸沐清欢柔软的小脑袋,眼底里是化不开的柔情。
    “那好吧,你出关记得找我。”
    见他所言非虚,沐清欢微微点头。
    墨倾城强压着修为又赔了她叁日,直到院子完全修整好才去闭关突破。
    叁师兄与四师兄似乎已经知道了墨倾城做了什么小动作。
    等墨倾城一闭关,方无尘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拉着她深情表白,然后向天道起誓。
    四师兄...
    他哭唧唧的表示以后再也不跟别的女修玩了,然后向天道起誓。
    沐清欢无语。
    你见过一个星期内,四个人,向天道发誓六次的吗?
    没错,就是他们。
    真荒唐。
    好像又理所当然。
    “四师兄!~我来啦~”
    沐清欢闲着无聊,自己学着做了个桃花酥,想着过来拿给白之言。
    有了合欢功法后,别的修炼方式对她来说起不到任何提升作用了,空下来的时间就多了很多。
    她欢天喜地的来跟白之言分享自己新学的小糕点,可一开门看到的却是......
    一个长相艳丽张扬的女子,与白之言深情对望着。
    他搂着她的腰。
    她脸颊绯红,带着羞怯。
    园中绽放的花朵在他们的衬托下,似乎都暗淡了颜色。
    微风吹过,一旁树叶缓缓飘落,形成了一副动态的唯美画卷。
    而这女子,就是原书女主黎烟。
    突然看到这样的画面,沐清欢心里很复杂。
    吃醋,不可置信,难过,悲伤...
    五味杂陈。
    但更多的是害怕。
    放松下来的心情,刻意遗忘的原着,似乎又如同潮水般涌来。
    想到原主的下场,剥皮抽筋,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沐清欢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四师兄明明都已经向天道起誓永远不会变心了。
    可还是能拥抱女主,深情对望。
    那她算什么?
    书里的剧情,是重要到连天道都能左右的地步了吗?
    沐清欢有一瞬的恍然。
    她有些分不清虚幻与现实,搞不明白自己的存在究竟是个纸片人,还是真实存在的人。
    下意识的拔腿就跑,匆匆回到自己院子里,沐清欢直接将白之言给她布下的隔绝阵法打开,龟缩在了院子里。
    阵法大开,外面任何人都进不来。
    她想静静,一个人静静。
    傍晚,沐清欢思考着人生哲学逐渐进入梦乡。
    梦里出现了很多人,墨倾城,方无尘,白之言,还有...洛安阳。
    梦里的画面还挺美好的,生活平静,偶尔有些小摩擦,但形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平衡,非常幸福。
    可突然,一个女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那个女人就只用了一个眼神,所有人都离她而去了。
    她看着与他们交好的人换成了别人。
    而她,纠结许久鼓起勇气找上他们说话,得到的却是最冷漠的回应,甚至恶语相向。
    最后,那个女人很生气,警告她离这些男人们远点,不然就扒了她的皮。
    沐清欢害怕极了,开始处处躲着他们走。
    可那女人依旧不愿意放过她。
    在飞升之前,与师父撒娇,说要看她被扒皮的模样。
    梦到了这里,戛然而止。
    沐清欢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看着湿透的衣襟,原来不知不觉她已经被吓得出了这么多冷汗了。
    缓了好一会,沐清欢又回想起了梦中的场景。
    她忍不住落泪,抱着膝盖跟被子,努力压抑着喉腔里的哽咽。
    剧情真的开始运转了吗?
    沐清欢鬼使神差的想要求证一下。
    她从床上起来,甚至都没有套上一件外衣,光着脚跑到了方无尘的院子。
    白之言那里她是不敢去的,墨倾城又在闭关。
    好像除了这个小院,她无处可去。
    方无尘没有睡,正在院子里练剑。
    看到沐清欢的时候,他吓了一跳。
    小姑娘红着眼眶,发丝凌乱,浑身只有一件轻薄的单衣,光着脚看起来很狼狈。
    他想要询问怎么了,可话还没说出口,小姑娘就跑到了他怀里。
    踮起脚吻上了她的唇。
    他下意识保住沐清欢的腰,温热的手抚摸到她的脖颈后,才发现她身上都是冰凉的。
    微微皱眉。
    这是受凉吹风了?
    沐清欢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方无尘皱眉的模样。
    她情绪有些激动。
    难道他开始讨厌她了吗?
    “我想睡你!”
    小姑娘的语气有点凶巴巴的。
    可说出来的话却让方无尘心猿意马。
    睡睡睡,他的小姑娘想要什么都行!
    命都给你!
    (方无尘表示:感谢老四送来的馈赠!)
    (先更一章剧情,明天更肉。)
    (话说回来,我觉得四个男人就够了,再多了我也不知道咋个安排,毕竟是第一次写NP,经验不足,还有别的类型的男人,我准备开下本书续上。)
    (啊,过两天写个番外搞搞3P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