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他们的惶恐

    宗门收徒仪式开始。
    所有亲传弟子都必须到场,墨倾城终于放过她了。
    重新穿上衣服,沐清欢觉得到现在自己的小穴都是麻麻的。
    连续一个月不停的操弄。
    就是有合欢功法,她身体也顶不住啊。
    一定是肿了。
    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了。
    “我感觉要突破了…你不许乱跑。”
    墨倾城总有一种抓不住沐清欢的感觉。
    经管两个人已经缠绵了一个月。
    肉体上早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这种直觉让他非常烦躁,不自主的就想要叮嘱一句。
    可这话在沐清欢看来就是威胁。
    她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有点自暴自弃的应道:“嗯,我知道了,小废物需要发挥余热帮你突破。”
    怎么阴阳怪气的?
    墨倾城蹙眉,他话少,通常都喜欢用最简洁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意思。
    刚刚的话,他说的是两件事。
    小姑娘好像理解成了一件事。
    这是以为他把她当成突破工具了?
    虽然一开始确实是这样的想法,但现在还是不同的。
    “我没有...算了。”
    墨倾城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觉得非常麻烦。
    没关系,来日方长,她以后总能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我们的事,也不要在外面乱说。”
    墨倾城本意和方无尘一样。
    怕这种事情传出去会给沐清欢造成困扰,使她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
    毕竟人言可畏。
    但他的语气实在是太冷硬了,比冬月的寒霜还要冰冷。
    沐清欢下意识就是觉得他在以这一个月为耻。
    毕竟他从来都看不上她。
    “我知道,我不会出去乱说的,在外我也会避着你,绝对不让外人看出来,也不会给你带来困扰和麻烦,更不会纠缠你,这个你放心吧。”
    这是又误会了?
    墨倾城无奈。
    为什么小姑娘总是不能理解他的意思。
    罢了。
    还是日后再说吧,大选就要开始了,他也要去忙了。
    墨倾城拿出法器,飞向了主峰。
    大选是没有沐清欢的一席之地的。
    虽然她也是亲传,可她是修真界最离谱的亲传。
    宗门收徒大比。
    她这种亲传拉出去往想要入宗门的弟子面前一转,得把人立即劝退。
    所以原主从来都不参与这种活动,也没有人叫她参与。
    独自回到院中,沐清欢坐在院子里发呆。
    抬头望向天空时,刚好看到了一个流光划过。
    那好像是御剑飞行的方无尘。
    是哦,算算日子,他也该出关了。
    沐清欢鬼使神差的就想要去收徒大比看看。
    她不露面,就远远的看一下。
    就一下。
    反正独自在院里也很无聊,不如去围观一下热闹。
    沐清欢这么想着,脚步不自觉迈开,朝着山下走去。
    她还不会御剑飞行,干什么都得用腿的。
    走到主峰的时候,大比已经接近尾声。
    来时就看到一个长相明艳的少女,正在与一个清俊的小少年比拼。
    少女的眼神刚毅,好像一朵娇艳盛放的玫瑰。
    “终场!黎烟胜!”
    裁判的声音高亢。
    清俊少年已经飞出擂台外。
    黎烟?
    这是原着女主的名字。
    原来她就是女主啊。
    沐清欢愣愣的看着意气风发的少女,突然觉得自己灰扑扑的。
    眼神瞟向最高处,四个师兄与一个师弟都站在师父身侧。
    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下的少女,满眼都是欣赏。
    方无尘的眼神很柔和,样子看起来很是出神,只是这个柔和的目光,现在不属于她了。
    而是属于台下的少女。
    原着里的女主。
    “哎。”
    沐清欢叹了口气。
    剧情应该是要回到正轨了。
    她又要变成再无人需要的她了。
    还是溜吧...
    她真的不想跟女主对上。
    要命,害怕。
    反正现在女主已经出现,方无尘和墨倾城应该都不会再注意她的存在。
    此时此刻,全宗门上下都投入在了这场大比之中。
    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刚好是溜走的最佳时机。
    沐清欢这次连东西都不收拾了,直接抬腿就走。
    守门弟子也偷偷去看宗门大比去了。
    无人发现她已经悄然离去的身影。
    吸取上一次逃跑失败的教训,沐清欢这回没坐传送阵。
    她现在有整整六个月的生命。
    赶路慢点也没什么。
    蒙上面纱,在城里买下一匹马朝着下一个城池进发。
    一路上吃喝玩乐。
    很快,她就遗忘了离开宗门时的难过与不舍。
    而另一边,方无尘参与完宗门收徒大典,就急不可耐的来到了沐清欢的院落。
    方才参与大典,他没有一刻不是在想念她,根本什么都看不进去。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终于能来找她了。
    “五师妹,师父又收了一个小师妹,我带你去看看。”
    洋溢在脸上的笑容,在推开门后瞬间凝固。
    屋里空无一人,桌子上也布满灰尘。
    看样子许久都没有人住了。
    方无尘仔细打量着房间。
    带有生活气息的东西都没有收走,就连佩剑也都安放在床榻边。
    方无尘呼出一口浊气。
    重要的东西都还在,也没留下身份牌,想来五师妹没有逃走。
    应该是有事出门了吧?
    或者是无聊去做宗门任务了?
    方无尘决定去发布宗门任务的地方看看。
    可在细细询问后,得到的答案却是,没有人见过沐清欢。
    最近一个月,她都像消失了一样。
    方无尘心中隐约传来不好的预感。
    又去找了守门弟子与青城守卫。
    都说没有见过沐清欢。
    方无尘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宗门,再一次来到沐清欢的院落。
    他心中还是隐约有些期待的。
    期待推开院门,能够看到那个熟悉的娇小身影。
    院子里没人。
    但屋内有光。
    “五师妹!”
    方无尘心中一喜,推开门看到的却不是这一个月来日思夜想的身影,而是墨倾城。
    “二…师兄?你怎么会在这儿?”
    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进错了院。
    可屋里的陈设确确实实是沐清欢的房间没错。
    “来找人,她不见了。”
    “你...为何会来找五师妹?”
    心头不好的预感越来越盛,方无尘眼神中带上了凌厉。
    墨倾城看了他一眼,神情淡漠,轻描淡写的解释道:“双修,突破。”
    听到了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方无尘双拳紧握,心中怒火几乎将他吞没。
    仅存的理智让他没有立刻动手,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你为何会知晓这件事情?你跟她做了?”
    “那日路过你院门,听到了你们的谈话,这个月她一直和我在一起,你莫怪她,是我强迫的。”
    墨倾城不屑于说谎,也不愿意说谎。
    纸包不住火,这件事情方无尘早晚都会知道。
    与其上下隐瞒,最后闹得不可开交,倒不如早早就说出来。
    “一个月?你跟她…有几次?”
    方无尘无法忽略胸口传来的钝痛,尤其是在听到强迫二字时,犹如锥心。
    沐清欢那么胆小,稍微一用力就会哭。
    脾气软的不像话。
    被墨倾城强迫时,该有多害怕?
    “每日三次左右。”
    墨倾城回答的坦然,却是压倒方无尘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灵剑祭出,强迫的剑气以摧枯拉朽之势冲向墨倾城的命门。
    他真的起了杀心。
    墨倾城站在原地没有动,身上的护体法器为他挡下大部分的冲击,却也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伤害,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他没有运转灵力。
    是硬生生扛下这一道剑气的。
    轰隆声炸响。
    墨倾城身后的墙壁被冲击出一个大窟窿。
    住在不远处院子的白之言第一个被惊动,迅速朝着这边赶来。
    他来的时候就看到,向来温柔好脾气的老好人三师兄,正在挥剑冲向二师兄。
    两人打的有来有回,灵力肆虐狂暴。
    看着两位师兄似乎有不死不休的架势,白之言吓了一跳。
    赶紧飞身上前,用灵剑挡住方无尘捅向墨倾城胸口的一击,随后眼疾手快紧紧抱住了暴怒的方无尘。
    “方无尘,你够了,第一剑算是我欠你的,不要得寸进尺。”
    墨倾城也有点打出了真火。
    方无尘气,他不气吗?
    他还暗恨是方无尘拿走了沐清欢的第一次呢!
    “我得寸进尺?墨倾城你也配说这话?什么叫你欠我的,你不欠我的,你欠的是清欢。”
    “她那边我自然会赔罪。”
    “你怎么赔,拿什么赔?你囚禁了她整整一个月,将她当做提升突破的工具,你有考虑过她的想法吗?有问过她的意见吗?墨倾城,你还要不要脸?”
    墨倾城沉默了。
    白之言一脸懵。
    突然感觉两位师兄说出来的话,信息量有点大。
    他一时之间有点消化不了。
    “所以…你们为什么要在五师妹的院子打架?这屋子还能住人吗?我知道你们都不待见五师妹,可…连给人住的地方都破坏掉,是不是不太好…”
    “不然你们心平气和的聊聊?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没必要动这么大的火气吧,有误会,说开了就好嘛。”
    白之言硬着头皮当和事佬,几乎是哆哆嗦嗦的说完了这两句话。
    也不知道是哪一句让二位理智回笼。
    看着已经被破坏的七零八落的院子,完全不能住人的屋子,这俩人方才还暴怒的情绪,顿时低落下来。
    看着应该是打不起来了。
    白之言送来了抱住方无尘的手。
    长出一口气:“呼,我说两位师兄,不然你们到我院子坐下来好好聊聊?把你们二位想说的话,和事情的来龙去脉,与我讲讲。”
    “要是有什么困难,多个人也能多个主意不是?”
    方无尘看了他一样。
    自家这位四师弟是个八面玲珑的,天南海北,哪儿的朋友都有。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沐清欢找回来,说不定他还真的有办法。
    “走吧,去你院子。”
    “走。”
    墨倾城的想法与方无尘不谋而合。
    见两人态度松动,白之言总算是放下心了。
    回屋,上茶。
    白之言又恢复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
    “说吧,你们两个到底有什么矛盾?至于这么下死手吗,刚才看到的时候都吓死我了。”
    方无尘不想说。
    他是想瞒着的。
    可无奈墨倾城是个死脑筋,真就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将两人的矛盾说了个清清楚楚。
    震惊!二师兄这一次说的话,比他平日加起来一年都多。
    震惊!我最小透明的五师妹竟然红颜祸水?
    震惊!我三师兄和二师兄看起来好像都喜欢我五师妹?
    白之言现在已经是满脑的震惊,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都不知道消化了多久,才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么大的信息量。
    “啊,你们现在的想法是什么?”
    白之言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把她找回来。”
    “把她找回来。”
    好家伙,异口同声。
    白之言揉了揉眉心,闭眼缓了缓:“五师妹肯定不可能是被人劫走,宗门阵法没有被触动的痕迹,所以她一定是自己主动离开的。”
    “今天收徒大比,宗门上下所有弟子都过来围观,守门弟子应该也来偷偷看过,我猜师妹大概是在那个时候离开的。”
    “三师兄之前抓过她一次,那她肯定不会再坐传送阵法,甚至会遮盖容貌,隐藏行迹,若真是如此,想找她便如同大海捞针了。”
    白之言的话给两人头上都浇了一盆冷水。
    “我晓得,所以才急,她满打满算只有练气八层的修为,不说遇到危险,随时都有可能陨落,就是万一有旁人发现了她的体质,肯定会动心将人掳走藏起来,她没有自保能力。”
    方无尘心里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对墨倾城更是恨的牙痒痒。
    沐清欢说是身上还有大长老的全部家当,可他们都知道,所谓的全部家当,最值钱的就是那个空间手镯。
    大长老心系宗门,每一次拿到了什么好东西都是第一时间上交给宗门,从来都不私藏。
    一辈子攒下来的积蓄,还没有他们这几个亲传弟子多。
    沐清欢身上连个防御法器都没有,出门在外,一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被人囚禁了会更惨。
    直至寿命将近都没有自由也就罢了。
    可能还会日日遭人凌辱。
    想到这种可能,方无尘就握紧的拳头,
    墨倾城第一次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愧疚到无以复加。
    “你们先别急,我用传讯符给我的朋友都发个消息,让他们留意一下,先在宗门找找,看看她的身份令牌是否还在,如果她带走了令牌,还能通过身份牌定位到她的位置。”
    白之言是三个人之中唯一一个还能保持冷静的了。
    他虽然对五师妹无感,可到底同门了多年,还是有点同门情意在的。
    放这么一个弱小又体质特殊的女修出去自己闯荡,他也不放心。
    “只能如此了。”
    方无尘无奈叹的口气,起身就去宗门寻找。
    最后是在主峰山脚下不远处,找到了沐清欢的身份牌。
    白玉令牌掉落在地上,满是泥土。
    站在这个位置,刚好能够看到今日宗门大比的演武台。
    是了。
    今天所有人都来参加这场盛宴。
    唯独她没有来。
    就像小姑娘说的那样,整个宗门都没有人在意她的存在。
    他其实那天就想说了。
    他在意的。
    他想让她留下来。
    可没说出口的话,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说。
    明明把人带回来的时候,都想好了要护住她。
    结果半点没护住,倒是让她生生受了一个月的折磨。
    方无尘捏紧玉牌,红了眼眶。
    抬头看向天上月光,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娇俏的身影。
    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这么在乎她了。
    如果…如果还能找到她的话…
    他一定会说的。
    告诉他自己能够保护她,很在意她。
    一定要把人留在身边。
    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
    墨倾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院中的。
    床上凌乱还没来得及整理。
    这里似乎处处都沾染了沐清欢身上的桃花香气。
    墨倾城忍不住去想着最坏的可能。
    修真界凶险无比。
    身边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永远定格在回忆之中。
    他忍不住回想起历练时碰巧看到各种的尸体。
    有的是在历练中死去,有的只是被波及,还有是被杀人夺宝。
    那其中有他的同门,有他认识的人,也有陌生人。
    惶恐与慌乱占据所有思绪。
    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害怕。
    他真的很怕下一次听到小姑娘的消息,看到小姑娘的场景,就会和那些人一样。
    不行…
    他得出去找人。
    沐清欢不会御剑飞行,根本走不快。
    绕着周围城池寻找,肯定能追上她!
    (接下来是有请新男主呢?还是继续火葬场呢?有点想把老四给提前安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