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温柔缠绵(h)

    方无尘细细品尝着蜜穴中吐出的芬芳液体。
    桃花香气阵阵扑鼻。
    这是独属于沐清欢的味道,迷的他神魂颠倒。
    “师兄…不要了,真的不要了…想要肉棒插进来…呜呜呜…”
    求饶声夹杂着易碎的呜咽。
    方无尘这样的舔抵几乎快要融化她的身体。
    沐清欢的手臂盖在眼睛上,害羞到无所适从。
    三师兄居然给她口了!
    好羞耻...
    又好开心。
    方无尘轻笑起身。
    从让他流连忘返的洞穴之中抬起头来。
    在他的视线里,小姑娘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因情欲而变成了粉色。
    娇羞的少女好似朵娇艳欲滴的桃花。
    因为高潮迭起,小嘴里还不断吐出阵阵娇呼呓语。
    方无尘故意使坏,两只手将沐清欢的双腿掰开到最大,下身肉棒顶住蓓蕾却不进去。
    龟头在满是泥泞的淫穴上剐蹭,偶尔会因为穴口的湿滑溜进去一点,很快又再次离开。
    他认真的看着身下小穴一开一合,想要捕捉他的肉棒却又无法含住。
    春水波澜,床榻已经湿了一片。
    “师兄...不要磨了...快进来嘛~”
    沐清欢嘤咛邀请着,下身每一次感受到龟头的递进,她就忍不住收缩吸吮。
    可每一次都捕捉不到,又让那可以慰藉她灵魂与肉体的粗壮溜走。
    折磨的她浑身发痒,甚是难受。
    “叫我什么?”
    方无尘不会轻易放过小姑娘。
    他温柔的性子里仅有的那点劣性在这时表露无遗。
    他喜欢听小姑娘的求饶声,喜欢她被他折腾的受不了,又忍不住求欢的可爱模样。
    “夫..夫君...夫君快进来,呜呜呜,我好痒...”
    沐清欢应着他的要求,一遍遍苦苦哀求。
    完全满足了方无尘那恶劣逗弄的小心思。
    他终于不再折磨身下的那张小嘴,扶着粗壮的肉棒,缓慢的挤了进去。
    肉穴内的褶皱被撑开,强烈的满足感席卷全身。
    “夫君...再进来一些,插到里面去,填满我~…啊~好舒服…”
    沐清欢也抓住了会让三师兄发狂的诀窍。
    用言语挑逗着男人,下身一紧一松,企图吸纳更多。
    “清欢…欢欢…”
    男人俯下身子,在她耳边声声呢喃呼唤,游走在全身轻柔爱抚的手,仿佛是抚摸着稀世珍宝般充满爱怜之意。
    “无尘~我好喜欢你呀…”
    小姑娘在迷糊中表露出了此刻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欢爱时真挚的表白更让人动情,方无尘完全扛不住她这副娇憨又淫荡的渴求。
    狠狠沉下身子,撑开了洞穴深处所有的褶皱。
    “啊~”
    肉棒整根没入,深得好似好将她击穿。
    快感传遍四肢百骸,沐清欢微抬起腰肢,双手紧抓住床单。
    她抬起脚勾住方无尘劲瘦的腰身,屁股向下靠去,交合处密不可分。
    欲求不满的模样勾得方无尘心神荡漾。
    他由着小姑娘自己摇晃身子套弄肉棒,淫水发出的咕叽声,俨然成为了此刻最完美的伴奏。
    “这样太慢了,欢欢…”
    方无尘被她龟速的研磨弄得有些受不住。
    他抓住小姑娘盈盈一握的腰肢开始用力摆弄。
    硕大的肉棒直冲花心,猛烈的撞击席卷而来,肏得沐清欢脑中空白。
    身体浮浮沉沉,仿佛一叶轻舟在滔天巨浪上摇摆。
    “这样才舒服,对不对?”
    “嗯…舒服…”
    沐清欢觉得,此刻无论怎么被方无尘肏弄她都是喜欢的。
    深的浅的,快的慢的。
    不一样的快感,一样的快乐。
    小姑娘越发乖顺,泪眼婆娑的望着他,软的他心尖发颤。
    方无尘再次加快速度,突然化身猛烈的打桩机,在她的身体里肆意穿梭。
    “啪啪啪~”
    少女的娇呼嘤咛与男人的粗喘交织在一起。
    伴随着大开大合肏弄后,独有的撞击声。
    方无尘化身为不知疲倦的饿狼,与身下的小姑抵死缠绵。
    肏的她淫水直流,无意识地喊出那些令人羞耻的淫语。
    “师兄~夫君...又要来了~快些,肏快些~”
    沐清欢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高潮。
    即将冲上云端的快乐让她忍不住摇尾乞求。
    身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片。
    方无尘用着最快的速度挺近,紧紧环抱着小姑娘的身体,像是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血骨里去。
    沐清欢眼前一片发白。
    当大股的精液喷射到花心时,她突然张嘴低头,咬住了方无尘的肩头。
    身体还在颤抖,肩头上传来的刺痛并不扔他厌烦。
    方无尘只想给她更多,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予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抱着她永远不撒手。
    精液喷射结束。
    被淫水浸泡包裹的肉棒还没有完全软下去。
    在里面停留了好一会,方无尘才抽出来。
    随着肉棒的抽出,被他占满的小穴顿时流出一片水来。
    混合着混白色的精液,淫靡不已。
    “好累啊。”
    沐清欢小声呢喃了一句,闭着眼睛已经不知今夕是何夕。
    每次做完,她都是这样累得昏睡过去。
    方无尘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她每次都是这样。
    自己过来眼巴巴的撩拨他,事后被折腾的够呛,顶不住昏死过去。
    今日,方无尘没有用除尘诀。
    而是去弄来了热水,以最原始朴素的方式帮着沐清欢擦拭身子。
    从上到下,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仿佛这样,她的全身上下就会都沾染上他的气息。
    夜半,方无尘将人小心翼翼的抱回了沐清欢的院子。
    宗门内人多眼杂,他并不想因为他让小姑娘再被人诋毁诟病。
    本来她的处境就已经很艰难了。
    离开前,他隐约感觉到了瓶颈期似乎即将被冲破。
    方无尘想了想,给沐清欢留了张纸条。
    告诉她,他大概要去闭关冲破修为,时间约为一月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