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中药求欢(指奸,春药,女主求欢)

    脑子里只剩下的想要与人交欢的想法。
    身体也是极度空虚难耐。
    现在沐清欢的视线中只剩下方无尘的存在。
    她红着眼睛,本能的一点点朝男人靠近。
    娇小的身子在床上爬行,满目潮红,诱惑至极。
    方无尘呼吸不由得变得急促,身体却没有半点动作。
    他就当个木桩子,看着沐清欢爬向自己,柔弱无骨的小手环抱住自己的脖颈。
    唇上传来一片柔软与温热。
    是沐清欢的唇。
    她毫无章法的啃咬着,方无尘任由她妄为,甚至还微微张开嘴巴,等待她的更进一步。
    昨天晚上带着气,又毫无经验。
    他们从始至终都是没有亲吻的。
    方无尘从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唇可以这么软,舌头可以这么甜。
    感受到沐清欢的舌头笨拙的往里探寻,想与他纠缠交织。
    方无尘莫名就起了逗弄的心思。
    他偏不如她的意,故意缩回舌尖,让她费力追逐。
    许是感觉努力徒劳,又或者是吻得有些呼吸不畅。
    沐清欢很快就离开了他的双唇,开始向下探索。
    细细密密的吻划过脖颈,牙齿在皮肤上啃咬着。
    方无尘能感觉到自己的下腹越来越膨胀,涨得他有点发疼。
    可他依旧沉得住气。
    打定主意要磨一磨沐清欢。
    他知道现在沐清欢一定是非常难受的,他就是要让她记住这种难受,免得以后上同样的当。
    沐清欢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一边啃咬着他的锁骨,一边想要扒他的衣服。
    可失去理智的沐清欢,哪里还能记起宽衣的步骤?
    她用力想要扒开衣襟,可无论怎么样都是徒劳。
    穴里越来越痒。
    她能感受到下面已经泥泞不堪,不断吐出水来,已经完全做好的吞吐男人肉棒的准备。
    可她只能隔着衣服摸到那炙热的肉棍,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来。
    方无尘也忍的难受。
    当沐清欢手覆盖在他坚硬的肉棒上时,就难受的要炸了。
    但他还依旧忍着,连手都不抬一下。
    沐清欢急得快哭了,情欲快要击溃她所有神经。
    肉棒就近在眼前,却怎么都吃不到。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解不开啊…”
    她哭声带着烦躁,胡乱扯着方无尘的衣领。
    方无尘这时终于有了动作,却不是帮着她给自己宽衣解带,而且抓住了作乱的手,不让她继续乱动。
    “为什么要解开?”
    “我想要…”
    沐清欢泪眼婆娑的回答着。
    这一声想要,取悦到了方无尘。
    但他又不想这么轻易放过沐清欢,旋即继续问道:“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想让你插进来,用你的肉棒,插到我的阴穴里。”
    “三师兄…好师兄…方无尘…求求你给我吧,肏我好不好?”
    少女失去理智的淫语,挑逗的方无尘差点理智全无。
    他真是拼尽毕生的忍耐力,才没有当机立断将少女按在床上,用力肏弄。
    方无尘起身将人抱到怀中,一点点脱去少女的所有衣服。
    低头吻上方才让他流连忘返的唇,舌头钻入,不停挑逗纠缠。
    略带粗糙的大手,抓向沐清欢的酥胸,用力搓揉。
    指尖时不时捏起乳头微微用力。
    “啊~好舒服~还要…”
    少女不由得仰起头,嘴里发出声声娇呼。
    媚若游丝的喘息声,在此刻仿佛天籁之音。
    方无尘的手继续向下游走。
    穿过小腹下的黑色森林,摸到一片潮湿。
    沐清欢顺着他的抚摸张开了腿,扭动腰肢蹭着男人的大手。
    当蹭到敏感的阴蒂时,她整个人浑身一颤。
    “好舒服啊…师兄…”
    方无尘顺着她的研磨,将手指探入洞中。
    原本以为昨日就肏开的小穴,今日竟依旧非常紧致。
    手指进去,里面的嫩肉就吸了过来,包裹住他的手指,不停蠕动。
    方无尘勾了勾手指,摸到了一点凸起。
    “啊!~”
    G点被触碰,沐清欢高呼出声,眼里再次泛起泪花。
    方无尘像是突然找到了喜爱玩具的孩子,开始一下下用手指戳弄凸起。
    全程,他都在目不转睛的盯着沐清欢那张漂亮的脸。
    喜欢。
    喜欢看她为了自己动情的样子。
    每一个表情就那么让人沉醉。
    “啊~啊~无尘,好舒服~你弄得我好舒服~想去了…啊…”
    方无尘勾弄的速度加快,沐清欢也不知道自己具体叫了什么,只遵循本能说出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去了~再快点…快点…啊~”
    沐清欢的声音突然拔高,冲上顶端的快感让她此刻大脑一片空白。
    淫水喷涌而出,湿透了方无尘的手,衣服也湿了一片。
    一次高潮过去后,沐清欢并没有感觉身体的空虚有所缓解,反而更加渴望。
    不够,仅仅只是这样还不够。
    她想要更大更粗的东西放到小穴里,将她全部填满,用力撞击。
    “师兄…我还想要…想要你的肉棒肏我…用力肏到我里面~”
    少女求爱毫不掩饰,方无尘眸色微暗。
    他刚好也忍耐到了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