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跑了,又好像没跑

    第二天醒来时,方无尘已经离开了。
    沐清欢看着陌生又空荡的房间,猛然惊醒。
    确定三师兄不在房间后,她连忙起身。
    昨天方无尘突然醒过来,涌现出的杀意还是历历在目。
    确定这位三师兄并不是传言中的那么纯良后,她决定按照原计划进行下一步。
    溜之大吉。
    已经多了两天生命,同时获得了三十积分。
    她现在赶紧跑,说不定还能捞个高质量男修继续续命。
    修真界有合欢宗,还有佛修欢喜禅。
    对准两类目标人群,应该问题不大。
    说干就干。
    沐清欢赶紧爬起身穿衣服。
    得亏系统赠送了合欢功法续她狗命。
    不然就昨天那样的折腾,她今早肯定下不来床,。
    哪里能像现在这样生龙活虎。
    哎,就是不知道这个被动开启的合欢功法,还有没有别的用处。
    系统给的说明书里就只写了两行字。
    合欢功法,交欢时被动运转,运行后在交欢时体验更佳,同时可调理身体所有不适。
    合欢功法乃至高功法,其余功效,请自行探索。
    她就说自己这个系统是个坑。
    哪里有系统给道具后,说明书就给一半的啊?!
    沐清欢尽量避着人,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原主的东西本身就没有多少,除了亲传弟子每月固定领取的份例资源以外,就是原主的爹留下来的遗产。
    遗产都在戒指空间里,其余没什么好收拾的。
    所以她打包起来非常迅速。
    将屋里全部家当都收到储物空间后,她将代表宗门的腰牌放在了桌上。
    若有人发现看到腰牌就知道她已经离开宗门,选择了脱离。
    旁的亲传弟子想要离开宗门,当然不会那么简单。
    可原主是个不讨喜没人在意的小炮灰。
    她的资质作为亲传,对于宗门来说是耻辱。
    估计有人发现她离开选择脱离宗门,全宗上下都会非常开心。
    悄悄摸出山门,过程很顺利。
    原主性格内向,不喜欢与人交流,在宗门里就跟透明人一样无人在意。
    守门弟子看到她时,也不过就抬抬眼皮,连问都没有问一句。
    寻着原主的记忆,沐清欢来到了宗门外的青城。
    清点家当,付好灵石后,坐传送阵直接去往了距离合欢宗最近的平成。
    她不知道去合欢宗的路。
    决定先找个客栈休息一下,一会出去转转,顺便打听下合欢宗的消息。
    与此同时。
    方无尘正拉着四师弟白之言大眼瞪小眼。
    两个人对坐窗前,就这么相顾无言很久了。
    白之言终于败下阵来,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方无尘,无奈道:“三师兄,咱们有什么事直接说不行吗?你在我这坐了一上午,就拉着我干坐着,又不让我走,又什么都不说,实在太难受了。”
    方无尘还是个沉默。
    他是有一肚子话想问。
    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更重要的是,他想问的问题,实在是太羞耻了,有些问不出口。
    “你平时也不是话少的人啊,怎么开始学起二师兄那个冰块脸了?”
    “三师兄,算我求你了,咱们有话直说行不行,你再不说我可走了!”
    白之言逐渐变得烦躁,作势就要离开。
    “你别走,我问你几个问题。”
    方无尘看他真耐不住了,到底还是犹豫着开口了。
    “你可终于说话了,问吧,只要我知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白之言又无奈的坐回到凳子上,将早已冷却的茶水泼出,又重新添了一盏茶,慢悠悠品尝起来。
    “我...我是想问你有没有跟女修...双修过?”
    “噗!”
    听到这个问题,白之言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呛死,上好的灵茶刚送入口中就全都喷了出去。
    “不是,你再问一遍...咳咳...我好像没听清...”
    “我是问你有没有跟女修双修过,就...你平时不是挺喜欢跟女修交好的吗,所以...”
    方无尘心一横,闭着眼又重复了一遍。
    他的耳朵已经染上了红色,尽管面对的是与自己最亲近的师弟,他现在也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三师兄,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是喜欢跟女修聊天,可不代表我跟谁都得双修啊。”
    白之言无语,半晌他又察觉到了不对劲,惊诧的问道:“你有过?不对...难不成三师兄是遇到了心仪的女修,不知道该如何双修,所以才来问我?”
    “不...”
    方无尘一个不字刚出口,白之言就突然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掏出了几本书。
    “嘿,我虽然没吃过猪肉,但看过猪跑,也不算全无经验,这几本画册可是我精心珍藏,先借你拿去看,别弄坏了哦,看完记得还我。”
    “你慢慢钻研,我还有事,这就先走了,这几本画册画的特别详细逼真,你肯定一看就懂。”
    白之言也害羞,更重要的是,与自家师兄谈论这个,着实让他感觉有点奇怪。
    自以为猜到真相的他,扔下几本画册,一溜烟就离开了屋子。
    跑的不见踪影。
    方无尘都还没回过神来,眼前就没人了。
    看着面前的画册,他鬼使神差的拿起最上面那一本,翻看起来。
    嚯,长姿势了。
    还可以这样吗?
    不对!
    他今天来可不是问这个的啊。
    昨天晚上,他本是入定打坐,却不曾想差点走火入魔。
    他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醒来,更没有办法脱离那种入魔的状态。
    就在绝望之际,一股股灵力从身下传来,游走遍全身,即将入魔,痛苦的感觉也慢慢消退。
    醒过来的时候,他就看到沐清欢正在自己身上肆意妄为。
    当时他确实想杀了沐清欢。
    可他注意到,帮助自己走出入魔状态的灵气,就是从身下的合欢之处传来的。
    之后...
    之后就是数不尽的舒爽。
    等到今日醒来时,他发现昨天那么凶险,自己不但没有修为倒退,留下暗伤。
    甚至修为还更进了一步。
    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修士在双休之后都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今天就想找四师弟确认一下。
    结果却并没有得到答案。
    算了,总归不是坏事。
    方无尘放下手中画本,收进储物袋。
    这东西不好见人,先收着吧,等下次抓到四师弟再还给他。
    方无尘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开门就看到屋子里沐清欢已经离开。
    他沉吟半晌,转身朝着沐清欢的院子走去。
    想着追究下运气她为何会摸进自己屋里。
    却不成想,来到小院中,看到的就是人去楼空,以及放在桌子上的身份牌。
    见到这一幕,方无尘哪里还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想起昨晚沐清欢脱口而出有逃跑的想法,今日竟是直接果断脱离宗门,他顿时心中涌起无名邪火。
    一声不吭脱离宗门,跑得这么彻底。
    沐清欢,好得很!
    方无尘拿着名牌的手紧了紧,神色讳莫如深。
    他直接御剑飞下山门,从守门弟子口中得知沐清欢往青城去后,迅速飞去。
    神识覆盖,青城里没有沐清欢的踪影。
    又问了守城人与负责看管传送阵的弟子后,他才知道沐清欢去了平城。
    他一瞬间就想到了距离平城最近的合欢宗。
    那地方,除了合欢宗以外,没有别的宗门了。
    沐清欢这是打算干嘛?
    脱离宗门后,转头合欢宗,还是...
    准备爬上合欢宗弟子的床?!
    一想到这种可能,方无尘心中顿时涌起滔天怒火。
    他几乎不假思索,付了灵石就传送到了平城。
    很快他就找到了沐清欢。
    只有练气期的她,根本逃不过他的神识探索。
    当踏入沐清欢所在的客栈时,他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身影。
    顿时气的头脑发昏。
    就只见沐清欢此刻正被一筑基期男修扛在肩头,朝着一个房间走去。
    沐清欢面容潮红,媚眼如丝。
    样子与昨日动情时一模一样。
    那个男弟子身上的服饰,正是合欢宗弟子的服饰。
    方无尘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一把夺过沐清欢,直接踹飞了男修,脸色阴沉的可怕。
    金丹威压放出,男修敢怒不敢言,捂着肚子低头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客栈。
    修真界就是这样,强者为尊。
    在比你强的人面前,连一句质问都是不能的。
    方无尘直接推开面前房门,把沐清欢往床上一丢,
    坐在床边,单撑着身体附身,冷冷的问道:“我怎么从前就没发现,我的好师妹身子如此淫荡?昨日刚破身子,被我折腾半宿后,还要跑出来寻合欢宗的弟子。”
    “你就这么喜欢与人双修?”
    方无尘没有收气威压,在这种危险的气息笼罩下,沐清欢眼中稍稍有了些清明。
    她咬唇害怕的坐起身,连连朝着床后角落处缩,与人拉开一定距离后,才低声回了句:“他给我下药...我没有要跟他...”
    沐清欢也很委屈。
    那个男修并不在能给她续命的范围之内。
    她只是想要问个路而已,对方非要让她喝一口酒才说,她想走,也走不得。
    她只有练气,打不过筑基,也跑不过。
    无奈喝了一口,没过多久就开始身体燥热,浑身上下难受的要死。
    被情欲控制的身体,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思考其它。
    要不是有方无尘的威压,,现在怕是一丝清明都不在了。
    方无尘沉默。
    对于合欢宗,他略有耳闻。
    听说合欢宗的人身上最常备的便是烈性春药,说是修炼时助兴用的,可实际上用这种药半强迫的弟子也不少。
    但这种事情他们一直都不敢摆在明面上做。
    若是对方强烈拒绝,他们必然不能强行下药。
    可问题是,沐清欢就是个小怂包。
    估计被人吓一吓,就什么都听了。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将威压散去。
    而失去了这种危险胁迫的沐清欢,最后一点理智,也在这一刻被蚕食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