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一次(H)

    孟知吞了口口水,点点头,虚握着他的肉根,在穴口处乱蹭了一通。
    即便没什么章法,也勾出一大堆水液,湿滑了碰触。
    龟头无意间蹭过兴奋肿胀起来的阴蒂,如同电流窜身的刺激感让她身子一软,呻吟声就冒了出来。
    周野捂住她的唇,“嘘,小声点,宝贝。”
    孟知的双眼被忍耐逼出些红意,怔怔点点头,又咬上早已红肿不堪的下唇,才慢慢地又开始寻找入点。
    龟头被她送到穴口,试探性地塞进去一点,如同山倒一般的鼓胀感穿梭在身体里,让孟知轻吸一口气。
    找对了地方,她也没轻没重,直接整个坐了下去。
    “呃...”
    即便有水液的润滑,吞下去的过程没让她花费太久,巨大的尺寸就一路直接插进了宫口,让她没完全准备好的穴道撑出仿佛要裂开的极限。
    疼痛感让她颤抖了一阵,下身更缩。
    孟知唇边却还记得周野的叮嘱,紧紧锁着下唇,一声也没敢出。
    周野看她已经被牙齿印出白色的唇瓣,索性搂过她的后颈,直接含了上去,把呜咽声都吞进唇腔。
    右手也顺势着往下滑,揉捏上红肿的阴蒂,刺激着甬道分泌更多爱液,能尽量容纳下痛苦。
    尝试了一会儿,孟知下身才似乎有了一些松解。
    周野松开她的唇,低哑道:“要不要换我来?”
    孟知摇头,手搭在他肩头,开始试探性地挪动身体,“我可以。”
    虽然醉了,也还记得他要尽量避免剧烈动作。
    周野的手也掐在她腰上,不动声色地给她助力。
    即便有了缓解,孟知的甬道还是吞含地很艰难。
    周野低低喘,“咬的我好紧,宝贝。”
    一回生两回熟,尝试了几次后,孟知也参得了些要领,摆动腰的动作也顺力起来。
    鼓胀感把她的每一寸都填的很满,随着动作,粗糙的棒身摩擦在湿滑的内壁里,带动出让她眼前视线模糊的刺激。
    “阿野,啊...,好棒...捅到最深了...”
    孟知的话也让周野兴奋起来,不管不顾地挺动起下身,迎合着她的动作往里乱撞。
    医院的床被动作带出吱呀的摇晃声,似乎要穿破出门扇的阻隔,周野动作一顿。
    “宝贝,先停。”
    孟知欲求不满地掐他,继续挺着腰往里套弄,“不要,还不够。”
    周野轻嘶一声,不轻不重地拍了她臀肉一下,“乖,换个姿势,让你爽。”
    孟知被他带着下了床,半靠半倚在窗边。
    周野站在她身后,捏着她的臀肉往上抬,引领着她摆出更舒服的姿势,“腰往下压,屁股抬高一点。”
    贯进去之前,周野捏着她的臀瓣往两边分,“不要出声。”
    孟知把在窗边,还没反应过来,那根粗棒就整个撞了进去。
    龟头一步开到宫口,阴囊都撞在了她穴肉边。
    “啊...”孟知爽得身上一阵痉挛,明明男人还没动作,她就已经被推上了高潮。
    不顾她的敏感,周野直接探着揉捏上她的阴蒂,一边不管不顾地继续抽插起来。
    仿佛要把她点燃的痛爽乱窜在身体里,孟知已经没了自主的动作,只能拼命地捂住声音,被身后的力道顶得微微踉跄。
    水液被带出,四溅在交合处,发出啪啪的声响。
    周野的眉伴着快感轻轻皱起,“知知,水太多了,声音都压不住。”
    孟知被他肏地喘息也连不成段,“阿野,好深,呃...,我..啊....好爽。”
    周野直接微倾前身,抓捏着她晃荡的胸,动作再加重,直至她臀肉也颤成一片片波,“知知,喜欢我这样肏你吗?”
    孟知艰难地直起身,转头,和他交吻,舌尖抵缠,“很喜欢,啊....,太深了....阿野...”
    刺激感攀升着到达巅峰,孟知双手撑在窗边,仰头,忍着要呻吟的冲动,整个人陷入爽到不能自持的战栗。眼前似乎被人点亮了阵阵白光,之后的事情,似乎就没了意识。
    第二天早上,孟知揉着有些发痛的头起身。
    不光头在痛,浑身上下,哪里都在痛。
    周野在另一边的床上撑着头看她,笑容有些耐人寻味。
    孟知皱眉,“不是做爱,怎么哪里都这么酸。”
    记忆有些零碎,但她还能想起来一些。
    印象里是她缠着周野跟她做爱来着。
    “不是一次,”周野挑眉。
    孟知回想了一会儿,“不是一次吗?”
    周野慢悠悠开口:“昨天你一直缠着我要来要去,还要换各种姿势,说你第二天醒过来会难受也不愿意,我一离开就哭。没办法,只能照你说的做。”
    听起来,也的确像是她能干出来的事...
    孟知无语地朝他扔了个枕头,“我不懂事你也不懂。”
    周野接住枕头,“今天已经被医生数落过了,你就别再重复一遍了。”
    大概是昨天耗费了太多体力,孟知今天起的晚了些,错过了医生的查房。
    孟知一愣,“医生怎么知道的?”
    周野自然地开口,“伤口可能裂开了一点,被医生看出来了,要我以后克制一点。”
    孟知看他,忽然脸一红。
    刚刚没发现,现在才看清楚,什么伤口原因,明明就是周野脖子上还有她弄出来的痕迹。
    她无奈扶额。
    好丢人,丢死人了。
    她这个人,真的一喝酒就无法无天。
    “我再也不喝酒了。”
    “别,”周野挑眉一笑,“小酌怡情。”
    喝醉的孟知,他简直喜欢得不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