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姿势(H)

    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洒进来,孟知翻了个身,周野破天荒地还没醒。
    枕边的男人睡得很安稳,孟知原本想起床,也做一回早饭。刚一动,她才察觉到周野的手还环在她腰上。他被她的动作牵动,习惯性地一收,又把她裹了回去。
    孟知被圈着抵伏在他怀里,索性也安分下来,安静地睁着眼,陷在松软的被子里,听他隐约的心跳声。
    说起来,孟知其实也会纠结和周野的进展是不是太快了,两个小时就上床,两天就确认关系,好像每一步都是惊世骇俗的速度,是从前的她绝对不会做出来的事情。
    但不知道哪里除了差错,她并不觉得不安。
    这样快的步伐,每一步却很稳妥一样,让她看到周野,只有安心。
    周野的习惯和动作,仿佛都在告诉她,他大约在很早前就已经进入了她的生活,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自顾自地等待着,直到她的目光真正注视过来。
    其实心底也有好奇,好奇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孟知算不上急切。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徐江的事情安顿好,至于周野从前的事,她以后总有大把的时间去了解。
    身体被周野锁的很近,孟知松懈地待了一会儿。原本很舒适的姿势,却被他下面逐渐涨起来的东西硌得有些难受。她不自在地挪了挪,刚从他热起来的下身隔开些距离,又被人扯回去,那根醒了的粗棒就霸道地戳在她小腹处,轻轻一颤。
    “动什么?”
    声音还混着有些不满的困意,哑着欲。
    孟知叹了口气,“硌得我难受,想离远点不行吗?”
    周野的手不安分起来,熟稔地探进睡衣里,指腹轻轻圈揉着她的乳尖逗弄,“知知,你昨天让它憋回去,今天受点委屈也是应该的。”
    孟知不安地扭了扭身子,试图躲开,“起来吃早饭。”
    周野从背后环着她,一手时软时重地捏着她的前乳,一手缓缓地往下滑,几乎不需要任何导向的触捻上阴核,只是轻轻一扫,就让她身下不受控地软出一摊滑腻的水,混着他的动作,生出让孟知有些难堪的声响,“嗯,在吃。”
    “呃...”孟知被他的动作刺激着拱了拱腰,反倒无意识地把穴口送到了他的下身前。
    湿潮微热的粘液粘连在龟头处,让周野满足地闷哼一声。
    他动动腰身,棒头试探着触探在花心前,尺寸的差异让她穴口的软肉无意识地分泌出更多水液,润滑着肉棒轻微又勾引的触碰。
    “知知,”男人前胸严丝合缝地贴在她后背上,像把她融进怀里的姿势,他开口,温热的气息氤氲在她脊线顶端,轻咬着她小巧微凸的脖骨,修长的指尖快速地拎打着孟知已经变硬的乳尖,合适地不能再合适的力道,每一次拨弄,都让她难掩欲声,“早上会累吗?”
    “周野...”孟知被他上下夹击的动作扰的难受,微微一颤,直接将他挺翘的前端吞进去一小段,“你个混蛋...待会还要上班啊...”
    一层层温热又紧致的软肉包裹着他,随着她难耐的动作将他的东西紧紧往里吞吸,想直接将孟知顶穿的冲动叫嚣在脑中,几乎把周野逼的要疯了。
    “不想吗?”
    欲求不满的状况明显让周野抓捏着她乳房的动作不受控制的加重,乳尖被合拢的掌心挤压碾搓,微微的痛感将快意渲染着加倍,孟知低低一叫,身体里那阵折磨人的痒意又窜了上来,磋磨着她为数不多的理智。
    她就知道,周野老实不了多久。
    孟知咬牙按住他的手,“嗯...你...昨天你怎么...忍住的?”
    周野根本不将她的抵抗放在眼里,反倒变本加厉地两手拎扯着乳尖,将两边的乳波往中间推,两个乳尖抵撞在一起,坚硬挺立的两粒乳头上下碰触,摩擦,生出一股难言的快感,让她从脊线顺着尾椎骨往下阵阵发颤,几乎合不上唇。
    身子往后一缩,又吞进去一段。
    周野压不住骚气的话氤氲在耳边,“人总不能一直吃苦。知知,我很难受。”
    孟知想骂他。
    现在这个状态,难道她就能好受到哪里去吗?
    她体内的小半根粗粗地挤涨着,烫的人发慌,简直硬的能去撞石头了。
    “周野,那你他妈哈...还问什么问...”
    该进去的也都进去了,跟做也没什么两样。
    周野含着她颈后的肌肤,偏要多嘴,“可以吗?”
    孟知吞咽下唇齿间的口水,喘得辛苦,“少..装..”
    “好吧,知道了。”
    他忽然翻身狠狠一顶。
    后入的姿势,严丝合缝地,将一整根都插了进去。
    前端的翘点捅到了一个敏感处,孟知没含住声,惊声一叫。
    周野也察觉到她的异常,将她的屁股又往上抬了抬,抽出,又猛地一贯,试探着往上蹭,“在这里吗?”
    “啊...!”碰触到的地方好像把爽感放大了几倍,让她话也连不成段,“嗯...你...碰到了哪里...啊...”
    “这里叫G点,”周野捏着她臀侧的髋骨,得心应手地往里一下又一下地深入,“很爽吗?知知。”
    羞耻到让人听不下去的话,他的语气却很自然,仿佛给孟知搭建起了一个阶梯,让她也能无负担的说出难以启齿的话。
    体内的粗棒一刻不停的深入,每一下都研磨在G点处,快感简直像在头顶炸烟花。
    “嗯...啊..周野..那里好爽”
    甬道快速而逼仄地收缩着,几乎将他吃的死死的,插动的艰难又刺激。
    周野只能捏着她的臀肉加持,才能在夹吸感中整个进入。
    “宝贝,夹的很紧,哈...,好棒,知知...”
    越来越响厉的抽插声叫嚣着,让孟知颤着腰泄了一次又一次,湿热的液体包裹倾泻在龟头上,混着四周一刻不停的吸吮感,让周野攀到顶峰的快意一瞬间释放,粗喘着,深入着,也源源不断地射了出来。
    喘息声渐平,周野问她,“这个姿势会更喜欢?”
    今天孟知的反应似乎比之前还要再大些。
    孟知想了想,“好像是会好点,不过...其实也没那么喜欢。”
    周野拨了拨她的乱发,“为什么?”
    孟知抓住他的手,揪着他的指尖拨弄,迟疑了几秒,说:“这样..看不到你的脸。”
    后入的姿势,虽然能更准确的顶到G点,不过看不到周野的脸,总觉得哪里空荡荡的。
    周野笑了,“这么喜欢我?”
    孟知轻轻打开他的指尖,“赶不上你喜欢我。”
    “嗯,”本来是不想落下风的玩笑话,周野却回应的有些认真。
    他埋在她颈前,长长的睫毛扫在她肌肤上,轻轻地说,“我对你的欲望,远远超过你对我的。”
    似乎是平淡,似乎是坦然。
    孟知听不出他话里的情绪,只能试探性地叫他。
    “周野...”
    周野没有动,保持着埋在她颈间的姿势,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孟知,快点和徐江离婚,可以吗。”
    凉意,混着淡淡的疲惫。
    他的声线停在耳侧,让人莫名心里有些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