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知(H)

    ···
    无论如何,周野也喝了不少,总不能让他这样开回家去。
    孟知索性把车开进了酒店停车场,让他明早自己开着回家。
    见孟知下了车,周野礼貌一笑,问道:“需要我在车里面挤一晚吗?”
    孟知翻他一个白眼,“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周野也下了车,“知知,这叫基本涵养,下次希望不要戳破。”
    孟知听到他这样叫,不由得想起刚才种种,脸色微红,“别这么叫我。”
    周野的手自然而然覆在她腰间,随口问:“为什么?”
    孟知想了想,“别扭。”
    周野笑了笑,幽幽拆台:“刚才看你听得挺开心的。”
    孟知打开他的手,“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你如果带了身份证,最好自己去开个房间。”
    周野闻言一挑眉,“生气了?这样吧,”他凑近她耳边,打着商量道:“以后我只在想要的时候,叫你知知。”
    孟知上下打量他一眼,“这种话,你是怎么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的?”
    周野勾唇一笑,“不用夸,我只是个正常男人。”
    孟知皱眉,挪开视线,“我也没夸你。”
    算是...答应了吧。
    毕竟那时候听他这么叫一叫,还...挺爽的。
    ···
    进了房间,孟知觉得浑身粘腻腻的,准备去洗漱。
    刚要关浴室门,忽然被人挡了一下。
    “怎么?”
    周野倚在门口,修长的指节握住门边,目光投下来,像平静中有波澜荡开。
    “知知。”
    点到即止的两个字。
    一点欲,带着贯耳的凉,莫名让人听出几分软。
    孟知一梗。
    这个人....
    “你开玩笑?”
    她无语的瞬间,周野已经自顾自地走了进来。
    合门的声响,暖黄色的灯光。
    他微微弯腰,将她半围着,挤在盥洗台前,“这种事上,我从来不开玩笑。”
    孟知推了推他前胸,半是推脱,“刚刚不是才...”
    周野扬眉,将她的手往下一拽,按上隔着布料也能感觉到的硬物,“年轻力壮。”
    孟知咽了咽口水。
    下半身明明还因为刚刚的激烈肿胀着,可指尖触到那根东西,她竟莫名感觉到一阵逐渐在深处唤醒的空虚。
    简直像被下了蛊。
    “嗯?”他低低哼着,又得寸进尺地把下身探到她掌心蹭,“可以?”
    衣料不算薄,可即便如此,隆起的异物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大着。
    暖烫的温度,轻轻跳动着的棒身。
    刚刚在她身体里,兴奋过,释放过的东西。
    让她大脑一片空白,喘息到不可遏制的东西。
    现在又挺立着昂扬起来,想重新将她占满。
    孟知被他蹭地心底越发难受。
    周野启唇,叼着她的耳垂,浅浅合齿,说不上是麻是痒。
    孟知轻喘着转头,忽然正对上镜子中自己的脸。
    脸颊酡红,卷发微乱,以及手上不自觉抓握住周野命根的动作。
    好...羞耻。
    她刹那间回过神,猛地把周野一推,“...不要了”
    从前让她感到厌烦的床事,现在却好像上了瘾一样,一遍又一遍。
    如果再这样放纵下去,鬼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模样。
    周野被她推开,抬眼看过来,没说话。
    浴室的灯光很亮,让她将他脸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男人的五官俊得很疏离,平常看过去,只有冷。
    但他眼睛生得妙。
    微微扬起的眼尾,长到犯规的睫毛。
    看别人的时候是冷清,看向孟知的时候,却似乎不知道从哪里攒起来一片湖水一样的微光,让她能从他的瞳孔里,看出自己的模样。
    周野平时说话有些刻薄,她的注意力不常放在他的眼里。
    现在他一言不发,孟知只能迎上他的目光。
    微垂的眼眸里,被敛起来的情绪从中一闪而过。
    孟知仔细辨认,似乎,是自嘲。
    周野这样的人,竟然也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孟知不知道这股情绪从何而来,只是莫名心头一紧。
    “好。”
    周野一应,转身推门。
    他的语气听不出端倪,孟知却回想起他转瞬即逝的眼神。
    孟知闭了闭眼,心中默念。
    都是男人的小把戏。都是男人的小把戏。都是男人的小把戏。
    如果连这种烂招都挡不住,她不如改名叫蠢蛋。
    门吱呀一声开了。
    孟知恨铁不成钢地睁开眼,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他衬衫一角。
    “周野。”
    不需要再说更多,男人唇角浅浅而起的笑已经足够碍眼。
    她有心软,也不想压抑内心的渴求。
    这样冲动,放荡,欲求不满的她,也是她。
    没关系。
    孟知接受。
    孟知闭上眼,被他迎面而来的吻一拥,后退着几步,抵上冰凉的瓷砖。
    抵上后墙前,男人的手已经提前覆在她脑后,垫住冷硬的墙壁。
    随时随地能发情的人,偏偏总是在意着这些细枝末节。
    作乱的手几乎在一瞬间将她松松垮垮的衣服剥离。
    浴室拥挤的空间,将所有低低的喘息囚住,放大,又抛回耳侧,像她自己在耳边欲声连绵。
    周野抓捏着她丰盈的臀肉,将她稳稳一抬,放上盥洗台。
    男人的吻急切而猛烈,将她逼至镜子前,吮吸着颈间娇嫩的肌肤。
    吸吮,舔舐,力道忽轻忽重。
    他的手一只落在乳尖,一只扣在两腿中间,透过湿腻的水渍,游离探索。
    浴室里四面有镜,孟知能清晰地看到每一个角度。
    她全裸着,只有长发微微遮住极少的肌肤,被衣服还很齐整的周野游刃有余地掐捏,揉搓,吻含。
    长发随着男人的动作一荡一荡,浑身的肌肤都因为兴奋变成淡淡的粉色。
    之前的几次都是在没开灯的环境,要看什么也都是模模糊糊的轮廓,现在在暖光灯下,简直是...一览无余。
    孟知轻哈着,盈红着脸,闭上了眼。
    眼不见为净。
    左胸前的红粒被略重的力道拧搓,右胸大半个被他含在口中,又忽地一咬。
    几乎要冲破挑逗的力度,将她雪白的肌肤上印上了两道浅浅的牙印。
    孟知痛呼一声,回掐上他的肩背,印出一道深红的痕。
    “属狗的啊你。”
    “不想被咬,就睁开眼。”
    孟知依言睁开,目光有些不自在地躲开四周的镜子。
    周野上下拎着她的奶头晃,颤地她身上一阵又一阵地发慌。
    “你....嗯啊...你他妈....什么毛病。”
    他垂着眼,叼起她的乳头轻咬,给原本干爽的红粒上裹上一层亮晶晶的唾液。
    “没什么毛病,想让你睁开眼,看看我们是怎么做爱的。”
    糟糕的话,冷清的脸,几乎让人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出来的。
    孟知瞪他一眼,“你能不能...不说骚话。”
    周野挑唇一笑,忽然强势地揽着她的腰将她往前一拽,引着她的腿缠绕在他腰上,“出厂设置,改不了。”
    他捏起她的下巴,指腹轻轻覆在她下唇上,碾过,拖回,将唇瓣捻出浓烈的红色。
    他眼底情欲纵生,偏偏声音冷淡:“知知,帮我脱衣服,好不好。”
    主宰着人的动作,配着请求的语气,周野这个人,简直要搅乱她的脑子。
    孟知盯着他,头一偏,躲开他的手,直接拽着他的领带,把他的唇扯至齐平的位置。
    她吻着他的侧脸,轻飘飘地说:“求我啊。”
    周野指尖得心应手,顺着她的后脊往下延伸,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捏起她柔软如云朵的臀肉。几乎是没有停顿,他十分自然地开口:“求你,知知。”
    没有抵触,没有冒犯,简直配合地让人生不起气。
    见孟知没动作,他的手掐着她臀肉,忽然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
    声响回荡在浴室中,激的人心头一痒。
    “我说,求你,知知。”
    他的所有手段里,只有嘴是软的。
    偏偏孟知拿他毫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