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又熟悉

    听到她说要报警,徐江的怒气仿佛忽然被人削下去了大半,他不自然地松开攥在孟知肩膀上的手,下意识一笑,“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打你。”
    孟知一直知道,徐江对她的占有欲是一种近乎病态的程度。
    这种病态加倍滋长,总会在某个节点爆发成以爱为名的伤害。
    她不怀疑,如果今天没有带同事一起来,这个家门她是出不去的。
    所以人真是个矛盾的结合体。
    这样疯狂地将孟知视为自己财产的徐江,竟然也会对另外一个女人百般发情。
    孟知绕开他,继续将东西装进行李箱,“既然你和我都做了,责任对半。”
    “我会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两天之后,我们找个地方,再谈一谈财产分配的事,”孟知走到客厅口,脚步一顿,“最好,不要在这里。”
    徐江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先不要走!”
    孟知回头,“徐江,现在也许事情太多太杂,你不知道该先处理哪一件。但如果我是你,首当其冲,还是该先将这事压下,不要闹得人尽皆知。看在从前的份上,我愿意在这段时间装作万事太平,等你升职期考察结束再谈,”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同事发来的消息弹在屏幕上,语气似乎有些焦急。
    她把手机一转,将不断发来的消息递到徐江眼前,“但如果今天警察来了,我就不会保持沉默了。”
    徐江迟疑着,挣扎着松开了手,他攥起拳头,忽然说:“你一定要这样吗?你难道不记得!”
    “徐江,”孟知皱眉,猛地打断了他的话,“这次做错的人,是你,不是我。”
    “所以,不要妄图拿着那件事来压我。”
    不再给徐江说话的机会,她三两步拽着行李箱出了门。
    徐江的性格有些特殊,底色是极端,表面却是人畜无害的温和。
    孟知出了门,他就不会再在门外纠缠。
    电梯下行,孟知有些脱力地靠在一侧,只是直直地看着数字一点点下降。
    车里的李安安已经在攥着手机,神色不安地盯着小区楼口,见她拉着行李箱出来,才松了口气,下车替她打开后备箱,“这么久,也没给我发个消息,我还以为真的出了什么事。”
    孟知低头一笑,“一时间有点纠结,就耽误了点功夫,麻烦你了。”
    李安安摇摇头,“没什么事,走吧。”
    自从孟知入职后,一直跟其他人的来往并不多,仅限于最基础的业务交流,许多时候聚会也是能推则推。今天她其实有些意外,孟知会找她来帮忙。
    车里面一时没人说话,李安安想了想,忽然开口:“今晚组里的人为了庆祝项目完成,要一起去聚餐,你要来吗?”
    孟知本来在盯着窗外看,闻言回过头,“我和组里的人都不怎么熟悉,要是去了,大概都玩不开了。”
    这么尴尬的话,孟知说的倒很自然。
    她的语气似乎只是在陈述事实,不带一点奇怪的情绪。
    李安安干笑两声,“怕什么,你到时候跟着我也好。”
    孟知思考了一会儿,刚要答应,忽然手机上来了几条消息。
    “今晚照常来等我下班。”
    “你自己答应的,要暂时和从前一样。”
    怕她不同意一样,他又接连发了几条。
    孟知按了按手机。
    “好。”
    熄掉屏幕,发觉李安安还在等她的回应,孟知回道:“不好意思,临时有点事,要去等我老公下班。”
    李安安也算不上意外,“你和你老公感情真好,组里的人还都好奇,你老公长什么样子呢。”
    孟知又添了一句,“今晚你们是约在几点?”
    李安安回:“开始的还蛮晚的,要到八点了,这样的话,说不准你们两个可以一起来。”
    孟知一笑,“他大概没时间,但我会去的。”
    今晚总要找个契机甩掉徐江。
    “不过,”李安安忽然道:“你老公既然已经回了市里,今晚怎么还要出去住啊。”
    孟知随口扯了个谎,“原本他要在外地出差一段时间,只是听说了我的事,临时回来看我一下,晚些还要回去的。”
    李安安长长叹了口气,“这样啊,好羡慕啊。”
    孟知视线重新放回窗外的风景,笑意不达眼底。
    羡慕这两个字,还真是刺耳。
    回到酒店,孟知随意踢掉鞋,直接整个埋到被子里。
    直到肺里最后一点空气快被耗尽,她才翻了个身,仰头看向天花板。
    这次,会是她的契机吗?
    ···
    浏览租房页面时,孟知越发疲惫,索性昏昏沉沉地又睡了一觉。
    不知睡了多久,手机的闹钟将孟知吵醒。
    她按掉闹钟,又在床上醒了会儿神。
    下午的阳光很昏暗,透过窗户,拉出几道幽长的影子,一棱棱,一道道,像个精细的笼子。
    她略微洗漱了一番,抓起包去了徐江的公司。
    孟知朝门口的保安简单打了个招呼,直接去了阅读室。
    徐江从来不大喜欢她离开视线太久,下班后也总是让她直接来公司等他下班,一起回家。
    因为常来,孟知已经对他的公司很熟悉,什么办公室在哪里简直比自己的公司还要清楚。
    原本她总是在食堂待着消磨时间,后来才发现这家公司里还备了一个阅读室,平时没什么人会进去,也就变成了孟知最常待着的地方。
    算算也有整整一天了,孟知都被徐江的烂事缠着,眼下总算有了点自己的时间,索性打开手提,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刚看了没多久,手机忽然叮叮咚咚一响。
    孟知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一边接了电话。
    “喂?”
    李安安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孟知吗?”
    孟知看了看四周没人,索性把手机开了免提,继续处理公务,“嗯,是我。”
    “我突然想起来,还没跟你说要去哪里吃饭呢,你平时有什么忌口吗?”
    “我都还好,没什么。”
    门忽然被人推开,脚步声绕过书架,直直朝着这边来了。
    孟知下意识看过去,一边伸手要把免提摁掉。
    视线对上来人,孟知的手一顿,停在原处。
    免提还在继续公放,李安安嗯了一声。
    “那就好,那我们就确定咯,今晚八点,在银厦商场最上层的那一家。”
    “晚点见吗?”
    “孟知?”
    孟知还在怔愣。
    进来的人停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确认声,随口道:“孟知,不回答吗?”
    孟知忽地回神,抓起手机回答,“啊..好,晚点见。”
    电话挂断,孟知抬起头,又对上男人陌生又熟悉的脸。
    或者,不只是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