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峙

    窗帘缝隙没拉好,阳光透了一丝缝进来,晃的人眼睛有些难受,孟知按着脑袋起身,身边早已没了男人的痕迹。
    她思考了一瞬间,也说不上不意外。
    今天除了该做的事外,大概要先去医院检查身体,吃个阻断药。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抓过一夜没看的手机,也干脆利落的出了酒店。
    刚回到家,孟知在玄关处踢掉鞋,正准备简单收拾出一些东西找个别的地方住,忽然背后传来一道声音,“昨晚你去哪了?为什么不回消息。”
    沙发上的徐江不知道已经在那里坐了多久,脸色有些不好。
    徐江昨晚还在邻市出差,孟知没想到今天能碰见他,换上拖鞋,自顾自往卧室走,“不想待在家里,就出去住了一晚。”
    徐江站起身,又重复了一遍,“昨晚你去哪了?为什么不回消息。”
    孟知打开衣橱,随便挑了几件合适的衣服,“昨晚去了酒店。”
    “至于为什么不回消息,”孟知停下动作,静静地看了徐江几秒。
    瘦削的脸,轻抿的唇,配上金丝眼镜,带着有些阴郁的平和。
    说不上看起来老实,但也挺难想象他拍着别人屁股叫小骚货的画面。
    果然,只有看到这张脸,孟知才有了几分实感,“我看你昨天跟姜秘书聊得不错,不想插嘴坏了你们的兴致。”
    徐江愣了,脸上似乎浮现了几分慌乱,又被他努力压了下去,“你说什么?什么聊得不错。”
    孟知有点想笑。
    徐江这个人,下面挺软,嘴倒挺硬。
    她一边迭衣服,一边说:“昨天我电脑上东西太多,卡了,准备用你的那台看剧来着,”她思考了一瞬间,“也确实看了剧。”
    孟知看向徐江难以维系平稳的脸,淡淡开口:“我听人说一般看这种东西要花点钱,所以,需要我给你结一下出场费吗?”
    徐江脸色难看下来,“你看到了?”
    孟知环绕了周围一圈,继续收拾有的没的,“你挺敬业的,几个星期就更新一回视频。”她抬起头,诚恳提议,“我建议你,可以考虑去发展一下副业。”
    徐江被她说的有些挂不住面,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孟知,你听我解释。”
    情急之下,他一把扯过孟知手里的行李箱,“我之所以和她...是因为,因为。”
    孟知替他往下说,“因为我性冷淡是吧。”
    徐江拧眉,“你不要这么想。”
    “我没这么想,我也不是性冷淡,”她站在原地,冷眼看着他把她刚收拾好的东西扯乱,又添了一句,“至少,对别人不是。”
    徐江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刚刚还在拼命想要解释的话一顿,脸接着沉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孟知荒唐一笑,“你这是什么表情。”
    自己出轨的时候没有一点愧疚,绿帽子带到头上了,他开始想起婚姻的责任了。
    徐江猛地往前一步,砰地将她按在墙上,恶狠狠道:“我问你是什么意思!”
    徐江很少对她这样极端的生气,却并不是没有过。
    孟知见过几回,次次都像是原本的徐江被眼前的这个怒气冲冲的人剥了皮,换了个魂一样。
    他的疯狂太真切,太不受控,简直给人一种错觉,像平常那个彬彬有礼的徐江只是他装出来的一个壳子,眼前的他,才是真实的他。
    她只觉得心底升起淡淡的厌恶,“字面意思,怎么,只许你一个人出轨是吗?”
    徐江眉眼像被压着,挤成一团,透出让人不舒服的阴鸷,“是谁?”
    “不认识,”孟知耸肩,无所谓道:“随便找了个男的。”
    徐江诡异地安静下来,他按在孟知肩膀上的手逐渐收紧,几乎要将她骨头攥裂的力度,“孟知,你最好是在骗我。”
    “想打我?”孟知认识徐江这么多年,太清楚他陷入癫狂之前的表情。
    她一动也不动,任由他攥着她的肩头,轻飘飘地说,“忘了告诉你,我拜托同事开车带我来的。我和她说昨晚听到很奇怪的动静,最近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如果我半个小时内还没下去,就让她直接报警。现在,还剩十分钟的时间。”
    “徐江,”孟知平淡地看着他,“我记得你最近在忙升职的事情,大概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什么事情挡在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