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I国(H)

    7岁的苏辞和许灿成了3岁的苏慕轩和苏慕羽的崇拜对象,总是被缠着问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
    甜品店步入正轨,苏洛原计划是开店的话,时间会自由一些,当然最重要的是离他近,但宣羽这段时间比他还忙,白天去店里看不到她,晚上也不跟他一起回家。
    这天,孩子们都睡了她还没回来,苏洛开车出门,车刚停稳,透过玻璃看到她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
    推门进去,越过坐在高脚凳上的男人往里走,揽着她,亲昵地问:“怎么这么晚?”
    男人收了笑,“这位是…”
    “她老公,看不出来?”他语气淡淡的。
    宣羽用手肘怼了怼他,对男人说:“不好意思,他—”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苏洛打断她,不耐烦地睨着眼前的男人,“还不滚?”
    “你干什么啊!”
    男人拍下钱要走,被他叫住,“拿上你的钱一起滚。”
    宣羽扯他的袖子,“抱歉啊,那个…欢迎下次再来…”
    男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洛!你干什么!”
    他搂着她的腰,“我干什么?这么晚不回家,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还问我干什么?”
    “什么有说有笑,你见过谁开店不跟客人说话的吗?!”
    “他的眼睛都要贴在你身上了!”
    “你!”她气得脸通红,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他们公司来团购的,本来忙完这阵子我就不忙了,这下倒好,我白忙了!”
    她又说:“你不在家看孩子,过来干嘛啊!”
    “我再不过来,老婆都要跟人跑了。”
    她皱皱眉,看他脸色不好看,还是软下声,“这段时间我确实有点忙,没顾得上孩子,有你在家我很放心嘛,别生气了。”
    他轻哼,“只是没顾得上孩子么?”
    她攀上他的手臂,“还有你,也没顾得上你,走吧,回家了。“
    关了店,他一言不发地开车,她说什么他都只是淡淡地应一声。
    宣羽叹一口气,说:“老公,能不能找个地方停车?”
    路上车不多了,他驶进小路,没熄火,也不看她。
    宣羽按了按钮,车安静下来,她爬过去坐在他腿上,哄道:“别生气了,明天我就不忙了,我们一起回家好吗?好久没送他们上学了,明天我们一起送好不好?”
    他还是不说话,好在车大,她伸手往下探,背抵着方向盘摸他,“给你做提拉米苏,别生气了,老公。”
    她现在颇有技巧,阴茎很快在她手下硬了,凑过去舔他紧闭的唇,屁股跟着蹭。
    “老公,要不要?”
    他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明知故问,“要不要什么?提拉米苏?”
    舌头伸进他嘴里,舒服地闭着眼,含糊地说:“要不要在车里—”
    她轻声说了两个字,然后直勾勾地盯着他,手指伸进自己嘴里,色情地舔着,差不多了,拉开他裤子拉链,握上去。
    “要不要?”
    他鼻息加重,调了座椅,抚上她的腿。她是在他身下开花结果的,如今这样,全是他一手调教的。
    “要,怎么不要。”
    她俯身吻他,薄唇,喉结,手下动作不停,撩开裙子,握着阴茎往下坐。
    也许是新环境,她湿得很快,眼角有眼泪溢出来,坐到底,后背碰到喇叭,吓得她一缩,苏洛闷哼一声,被夹得舒服了,手下力度忘了收,她的腿很快红了一片。
    她不敢再往后靠,撑着座椅上上下下,密闭的车内响起黏腻的水声,她咬着唇小声呻吟,幅度越来越大。
    苏洛掀起她的上衣,乳房变大了些,乳头早就硬挺,她没食言,应该给苏慕轩和苏慕羽的奶,他确实喝了第一口。
    对着艳红的乳头又咬又舔,白皙的乳肉从他指缝里溢出来,他太清楚他的宝贝哪里最敏感了。
    手搭在她腰侧,跟着她的动作挺腰,与夜色融为一体的稳重的SUV在小路上起起伏伏,过了好久才停下。
    座椅湿透了,她瘫在他身上,侧脸蹭在他颈间,“怎么洗车啊…”
    “你不是洗了?”
    她笑着拍他,“你才洗了呢!”
    苏洛搂着她,说:“不要以为每次这样都有用。”
    她“嘁”一声,这句话听了好多次,还是回回生效。
    回到家,洗了澡,她去房间看了看苏辞,又看看苏慕轩和苏慕羽,刚关上门,被他拉着往外走。
    “还要出去吗?”
    “嗯,去I国,度假。”
    她甩开他,震惊地问:“现在?我们两个?”
    “现在,我们两个。”他牵住她,往楼下走,“爸妈会照顾他们,还有舒姨和保姆,许嘉也在,你不是不忙了么?时间刚好。”
    她就这样被带到机场,在飞机上怎么也睡不着。
    “苏洛,我们去几天?”
    “那边天气怎么样?”
    “我们什么都没带,好仓促啊…”
    “他们会不会哭啊,我都没跟他们说。”
    “还说送他们上学,我们是不是应该带上他们啊?”
    苏洛搂着她,轻声说:“宝贝,要不要试试在飞机上做?”
    她这才安静下来。
    I国,天气还算好,下午,他带她走进学校,本想两个人安静逛一圈,谁知碰到以前的教授。
    两人说着她听不懂的语言,明明都是一样听不懂,可她就是觉得苏洛说得好听。
    走到一半,苏洛笑着说了句什么,那位教授意味深长地看看他们,拍拍他的肩膀便走了。
    她好奇地问:“你们说了什么?”
    “他夸你漂亮。”
    “还有呢?”
    “我说,”他捏捏她的手,“我不能冷落我漂亮的小羽毛。”
    有了孩子以后,他们的房事越来越谨慎,怕苏辞突然敲门,怕苏慕轩和苏慕羽哭他们没听见。
    这回撇下孩子来I国,苏洛像疯了似的,一有机会就压着她做,酒店里的避孕套用光了,她不让他打电话给前台,苏洛只得穿上宽松的裤子下楼。
    要是知道他还会带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她还不如让他射进来。
    她被绑在床头,含糊不清地骂他,为什么含糊不清?因为她带了口枷。
    手指在她嘴里进进出出,口水流得到处都是,身下还有细微的震动声。
    他还买了跳蛋,现在在她体内跳得正欢。
    她渐渐不再骂他,红着脸,眼神变得妩媚。
    他像在玩,捏着遥控器按来按去,他按一下,她就抖一下,最后淅淅沥沥地流水。
    他盯着她的穴,“啧”一声,自己还委屈上了,“老婆,这里只能我进。”
    她分不出心思理他,口水和淫水直流,抵着手臂打颤。
    苏洛抽出跳蛋丢在一旁,戴上套探进去,她摇着头往后躲,眼泪涌出来,支支吾吾地喊“不要”,喊“等等”。
    “不等。”
    他拖着她的屁股,跪着往里撞,“真漂亮,老婆,不要去店里了,在家好吗?”
    “老公关着你好不好?”
    “谁也看不见你,好不好?”
    他粗鲁地扯开口枷,“说。”
    撞一下,“好不好?”
    抽出来,“嗯?好不好?”
    她仰着头哭,“好,唔…好…舒服,老公,老公…”
    里头越来越热,越来越紧,水越来越多,他解开手铐,捏了捏她的手腕,把人抱起来走下床。
    他们在顶楼,市区的繁华尽收眼底,窗帘没拉,明知没人能看到,她还是有些紧张。
    手撑在窗前,苏洛压着她,乳房贴着冰凉的窗户变了形。
    “宝贝,有人在看你。”
    她眯着眼看向窗外,阴道一阵收缩。
    “骚宝贝,喜欢这样是不是?喜欢被人看?”
    他用力打她的屁股,揉向冰凉的乳房。
    “啊…苏洛,苏洛,老公…”
    手指夹着她胀大的乳头,“叫我做什么?”
    “老公,帮帮我,我想,想要,帮帮我…”
    “怎么帮?”他松开一边的乳房,轻拽她的头发,“说说看。”
    被他吊得上不去下不来,宣羽撅着屁股,说:“老公,嗯…老公…操我…”
    松开她的头发,苏洛不再忍着,打她的屁股撞她,窗户上起了一小块雾,照得他朦朦胧胧的,宣羽尖叫着喷水,他一声闷哼,退出去摘了套,射在她红肿的屁股上。
    说是来度假,可两人在酒店的时间远远超过在外面玩的时间,苏慕羽哭着喊着要找妈妈,外公外婆哄不住了,两人才往回赶。
    宣羽抱怨了一路,“你要在酒店,还来这么远干什么?灵安没有酒店吗?”
    “你是不是疯了?你都没有瓶颈期吗?”
    “不要跟你度假了,下次我带他们来,不带你!”
    苏洛笑着亲她,“带我吧,别带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