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洛&欧峰(下)

    他坐在轮椅里耐心地等,10分钟过去,门外的人越来越暴躁,似乎聚集的人也更多了。
    许嘉看了看他,“哥,那人能来吗?”
    “等等看。”
    20分钟,半小时,苏洛皱着眉,思忖着是不是要报警。
    门外响起一阵笑声,“怎么着?非得跟两个孩子过不去是吧,你们老大就是这样教你们的?”
    门外的人纷纷叫了声“峰哥”。
    欧峰只身前来,走到众人中间,“行了,上次我说一个一个上,是你们的人坏了规矩,欺负一个孩子,不嫌丢人?”
    有人不服气,“我们人多,凭什么要听你的一个一个上?!”
    欧峰似笑非笑,抬起手“啪啪啪”地拍向那人的脸,“知道什么叫规矩么?不知道回去问问。”
    那人红着脸,见没人帮他,缩缩脖子不再说话。
    “还不走?”
    众人心不甘情不愿地散去,走廊恢复安静,欧峰敲了敲门。
    “哟,还坐上轮椅了?”
    苏洛看着他,没有搭话。
    欧峰不客气地在床上躺下,“臭小子,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推了多大的事儿!”
    苏洛偏头看他一眼,“知道,你拉链没拉上。”
    欧峰抬起身子去看,才知道被他诓了,他穿的松紧裤,哪来的拉链!
    欧峰笑着躺回去,“高几了?”
    许嘉坐在另一张床上,充当苏洛的代言人,“高二。”
    欧峰看看许嘉,又看看苏洛,“不错,我跟你们说你们别不信,我会看命,一看你们俩,尤其是—哎,你们叫什么?”
    苏洛瞟他一眼,“你叫什么?”
    欧峰丝毫不介意,“欧峰,你们可以叫我爸爸。”
    苏洛冷笑一声,“老头。”
    欧峰无奈地指了指苏洛,“你这个臭小子,真是!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了,说说,叫什么名字?”
    许嘉指向苏洛,“苏洛。”又指指自己,“许嘉。”
    欧峰点头,“等你腿好了,周末啊,放假啊你们就过来。没好之前,别过来这一片,走吧,我带你们出去。”
    许嘉推着苏洛,跟着他走出去,门口还有叁叁两两的人聚集在一起往他们这边看,欧峰像是没看到一样,神色自若地送他们上出租车,直到看不见车的影子,才转过身看门口的人。
    他走近了些,眼神狠戾,跟刚才的模样截然不同,“那是我罩着的人,动他们之前,先来问问我。”
    说完,吹着口哨背着手走了。
    拆完线后恢复得差不多了,他瞒着许嘉一个人回到烟酒店,那日的满地狼藉已经不见踪影。
    跨过门槛走进去,见没人在,像在自己家一样抬脚往里走。
    欧峰坐在八仙桌旁看手机,头也没抬,说:“伤好了?”
    苏洛愣了愣,走过去,拿出口袋里的钱放在桌上,“赔你上次的钱。”
    欧峰放下手机,“收起来,我不收小孩的钱,传出去丢人。”
    苏洛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我不是小孩,也传不出去。”
    从那天起,直到后来的车祸,欧峰将他所有的本领都教给了苏洛,他变得内敛又狠戾,两人一天一个“老头,臭小子”地叫着,却真心实意地佩服对方。
    高考完,苏洛跟许嘉在老宅里住着,烟酒店已经摇身一变,成了现在的古董店,欧峰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店里有时候只有苏洛和许嘉看着。
    两人大一的一个晚上,许嘉载着苏洛,没跟欧峰说一声就去了老宅,总是空空荡荡的宅子竟站满了人,许嘉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
    欧峰看到他们,皱了皱眉,“你们怎么来了?”
    苏洛松开许嘉,“聊聊?”
    欧峰叹一口气,转身往屋里走,许嘉要跟着苏洛,却被拦下,“在外面等。”
    苏洛关上门,直截了当地问他,“什么事?需要把人都叫上?”
    欧峰随口说:“吃火锅。”
    “行啊,一起吃吧。”
    欧峰看了看他,“你们别凑热闹,这是巷子里的事。”
    “巷子里的事我不管,你的事我管。”
    外面有人喊了一声,欧峰紧紧蹙着眉,说:“把许嘉支走。”
    苏洛点头,跟着他走出去,拍了拍许嘉的肩,说:“我有一份资料落在家里了,你回去拿来给我。”
    许嘉狐疑地看着他,“什么资料?他们要干什么?”
    “参赛的资料,要吃火锅,等你到了就可以吃了,快去快回。”
    许嘉摸着后脑勺往外走,“那要不要我带点菜回来啊?这么多人…”
    众人回过头看他,苏洛轻轻一笑,“不用,快去吧。”
    欧峰走过来,“啧啧啧,这以后得找个大姐姐才行。”
    苏洛笑着看他,“你不是会看命?”
    欧峰得意地看他一眼,“你还别不信,他以后可真是找个大姐姐,倒是你。”
    他上下打量苏洛,“不说了,收拾收拾。”
    店门口站满了人,苏洛淡定地关上大门,站在欧峰旁边冷冷清清地看着对面的人。
    欧峰笑着说:“好久不见啊!”
    对面人群里站出来一个人,跟欧峰年龄相仿,“可不是,你说你,守着这块破地方干嘛呀!”
    欧峰回头看看,诧异地说:“破吗?你是不是瞎了?”
    这边的人哄笑,那人梗着脖子大声说:“我看你是要守着它当墓地吧!”
    众人安静下来,等欧峰发话。
    “老规矩?”
    苏洛掏出指虎戴上,听见对面的人嗤笑一声,“什么规矩?我不懂你们巷子里的破规矩!上!”
    苏洛一脚踢开跑过来的人,戴着指虎的拳头砸下去,毫不留恋地往前走。
    巷子里响起拳头砸在肉上、骨头上的声音,各种金属碰撞在一起的声音,沉闷的呼吸声和呼痛声。
    旁边一个刚爬起来的人看到他,捡起地上的刀刺过来。
    听见声音,苏洛回头一脚,刀尖还是割开他的裤子,小腿血流下来,他“啧”一声,狠狠踩着那个人的手,一脚一脚踹在他肚子上,直到他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继续走,终于看到那个站出来说话的男人。
    男人拿着棒球棒,高高举起来就要往下砸,他跑过去踹开他,扶起地上的欧峰,让他靠墙坐着。
    欧峰扶着腰,“他妈的,真阴险!”
    苏洛“嗯”一声,转身看着他。
    “怎么了这是?找个小孩跟我玩?”
    苏洛勾起嘴角走过去,在他举起棒球棒的瞬间,侧身踢向他的膝盖。
    男人痛苦地跌坐在地上,冷汗一下子冒出来。
    苏洛踹了一脚他的肩膀,蹲下来,“好玩么?”
    男人往后挪动身体,抓起地上的沙子扬向他,用力推开苏洛。
    苏洛坐在地上,眨了眨眼,缓过来,捡起棒球棒追。
    男人走到大路上,慌慌张张上了车,打开大灯照他。
    苏洛毫不在意地提着棒球棒过去,狠狠砸向他的车窗。
    男人猛地向后倒车,一脚油门朝他冲过来,欧峰在这个时候出来,推开他,自己被撞飞好几米。
    男人碾过他的腿,扬长而去。
    苏洛慌张跑过去,“老头!欧峰!”
    欧峰嘴里溢出血,脚无力地搭在地上,说:“这里,咳咳,这里没监控,就说,就说交通事故。”
    苏洛打了电话,磕磕巴巴地说出地址,喊他,“老头,别睡着…”
    他趴在地上,拍了拍欧峰的脸,不敢轻易碰他,视线变得模糊,眼泪涌出来。
    “嚎什么…”
    苏洛抬起脸叫他,“别睡着,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听到了吗?”
    欧峰闭着眼,“听到了,吵死了,咳咳。”
    他又咳出一口血,苏洛茫然地愣在原地,救护车终于到了,他满手是血地跟着上去。
    许嘉赶到医院,苏洛满脸都是血,他跑过去蹲在他跟前,“哥,你受伤了?”
    苏洛抬头看他,“我没事,不是我的血。”
    许嘉上下看了看他,腿上的伤不深,已经上了药,他起身,坐在苏洛旁边,“哥,你把我支走了。”
    “没有,我不知道有人会来。”
    “我不是傻子…”
    “嗯。”
    许嘉抓了抓头发,“哥!我说我不是傻子!”
    “我知道,别参与这些。”他轻声说。
    “哥—”
    手术门被推开,医生满脸凝重,“谁来签字?病人要截肢。”
    苏洛搓了搓脸,站起来,“我签。”
    许嘉坐在椅子上,“怎么吃个火锅,就要截肢了…”
    苏洛疲倦地回来,脸上已经不见明显的血迹,两人安静地等。
    第二天,欧峰醒过来,看似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却在出院后变得不爱出门不爱走动。
    苏洛的话也越来越少,大二,他开发了那个让自己一举成名的app,留学前,他去老宅,像以前那样站在欧峰面前,把手机递给他,”老头,这是我做的app,你能不能多出门走走?”
    欧峰看了看手机,“行,厉害了啊!”
    看着他头顶的白发,苏洛说了很早就该说的话,“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要追他—”
    欧峰抬头看他,“别胡说八道,他那一棒子敲下来,我也要没。”
    苏洛抿了抿唇,搬着凳子坐在他面前,“去做手术行吗?安个假肢,再把店开起来。”
    欧峰摸了摸只剩半截的腿,“行,你给我找地方,我出钱。”
    苏洛皱着眉,“不用你出,我有钱了,不是家里的钱。”
    “哟,能耐了啊!”
    苏洛犹豫着,说:“我要去留学了,许嘉会监督你。”
    欧峰愣了愣,“去多久啊?”
    “两年,两年之后我肯定回来。”
    欧峰摆摆手,“哪有什么肯不肯定的,哪儿好就去哪儿!”
    苏洛拍拍他的腿,“这几天我在这里住,疗养院我订好了,明天带你去看。”
    “瞎操心!”
    出国前,苏洛送他在疗养院安顿下来,他的行为让欧峰都忘了,他只有19岁。
    在I国期间,他忙得很少联系欧峰,但总能收到许嘉的汇报,老头今天复健很努力!老头过几天能安假肢了!老头安了假肢我看着有点滑稽。
    欧峰走路那天,苏洛不顾时差等着跟他视频,他带着笑意看欧峰,鼓励他多走走。
    欧峰不耐烦了,“不走了不走了,累死我了!你快忙你的去吧,多大的事儿啊还特意打视频,你那儿几点啊!”
    苏洛看了看窗外,天要亮了,“很重要的事,你听医生的,别犟。”
    “行了行了,别操心了。”
    欧峰不习惯地往前走,许嘉又跟苏洛说了几句才挂断。
    苏洛在I国两年,那里没什么能留住他,他的牵挂都在灵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