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不得

    办公室安静下来,苏洛微皱着眉翻方案书,时不时在纸上“沙沙”地写几笔。
    宣羽没再出声,看向左边的沙发,第一天来的时候,自己坐在那里荒唐地让他检查舌尖,脸上更热了,她转头看向右边,休息室的门紧闭,但她知道里面是什么样的,她睡过的床,枕过的枕头,盖过的被子,衣柜里还有她穿过的白衬衫。
    不能再看了…收回视线,又被眼前的人吸引,百叶窗卷起大半,不算刺眼的阳光散落在办公室,他微微低着头,黑色的碎发落在额间,专注看报告的一对眼睛,会在看向她时变得温柔,高挺端正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明明看起来高不可攀,但接起吻来总能将她融化。
    她不自觉地舔唇,清楚他一时半会儿看不完,于是捏了捏苏洛拿着资料的左手手指节。
    他依旧皱着眉,语气却纵容,“怎么了?要什么?”
    “苏洛,我渴。”
    他拿起内线电话,却被她按住。
    宣羽指指他手边的玻璃杯,“我也要喝你的。”
    苏洛轻笑一声,“不要也,只有你能喝。”他拿起玻璃杯递过去,“凉的,能喝吗?”
    她点头接下,冰凉的水顺着咽喉滚下去,一杯水见了底,口干舌燥才被缓解。
    抽出一张纸巾给她,苏洛诧异地问:“还要不要?”
    “不要了,天气有点干燥…”她擦干嘴,“还有多久能看完啊?”
    “无聊了?”
    她委屈地嘟囔,“不是无聊,越看你越渴…”
    苏洛静静地看她,然后放下笔站起来。
    “不看了啊?”
    他没说话,把人从椅子里捞出来。
    “有人会进来的,快松开!”
    “没人进来,怎么会越看越渴?”他揽着她的腰明知故问。
    宣羽惊慌地看向门口,被他捏着下巴转过来,“别怕,怎么会越看越渴?嗯?”
    她咽了口唾液,视线牢牢地落在他的薄唇上,被他圈在怀里,渐渐镇定下来,再开口时,语言直白又露骨,“想接吻,苏洛。”
    她的睫毛轻颤,眼睛里像是蓄满水汽,天真无邪又蛊惑人心,惹得他所有好的不好的想法都往外冒,最后汇聚成一个凶猛的吻。
    她颤抖呻吟,全靠他揽着腰才不至于瘫倒在地,宽厚的手掌在她腰间摩挲,并慢慢往下移,她睁开眼睛推开他,一张脸红透了,“别…上班时间…”
    他咬了咬后槽牙,擦掉沾在她唇边的口水,“嗯,还渴吗?”
    宣羽轻捶一下他的胸口,“不渴了,快坐回去。”
    是真的不渴了,只是有点热,但她也不敢再说,安静地看他,见他眉头越锁越紧,宣羽顿时忐忑起来,做得这么差吗?会不会被扫地出门啊…
    半小时后,苏洛终于放下笔,他抬手按按眉心,望向她时已然恢复平和的模样,“我稍微写了几句,回去以后再改改,周四下午3点给我,可以吗?”
    宣羽如释重负地应了声“好”,她捧着资料站起来,“那我先走啦。”
    “小羽,”苏洛用她熟悉的温柔嗓音叫住她,“4点我就走了,今晚有应酬。”
    “我知道啊,你说过了。”
    “嗯,”苏洛也跟着站起来,再次把她圈在办公桌前,“好好吃饭,明天见。”
    两人中间隔着一迭纸,宣羽仰头看他,“知道啦,明天见。”她偏头避开他的吻,“你这样像是要潜规则我。”
    “潜规则可不会只像现在这样。”本应该落在她唇上的吻退而求其次地落在她的侧颈上,他抓着她的手向下,“不是问我行不行吗?摸摸看。”
    碰到硬物的瞬间,宣羽立刻蜷起手指,抱着一迭资料砸向他,顺势将人推开,然后像受到惊吓的兔子一般红着脸跑到门边,“你、你别这样!工作时间!”
    苏洛没往前走,长腿支起靠着办公桌,不加掩饰地问:“不是工作时间就可以么?”
    熨烫得体的西裤被撑起一个不小的幅度,宣羽只看了一眼就慌张挪开视线,眼神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终于还是握上门把手,声如蚊呐地说了句“可以”,才大力推开门跑出去。
    看宣羽逃也似地推开玻璃门,刘雯同情地感慨,“这才几天啊就被骂跑了。”
    “是啊,”徐助理转着笔若有所思,“这才几天啊…”
    电梯里只有宣羽一个人,她站得笔直,指尖的热度不光迟迟不散,甚至还有蔓延的趋势,但来不及细想门就缓缓打开,她只得挥散脑子里的杂念往外走。
    “怎么样怎么样?”“小羽,你脸怎么那么红?挨骂了啊?”
    众人围着她七嘴八舌,宣羽把方案书递给张洋,局促道:“没有,没有挨骂,楼上有点热。”
    “不会吧,苏总应该还开着冷气才对啊…”好在他只是随口一说,“那他说什么了啊?”
    “周四下午三点再交一次。”
    “没了?”
    “没了啊。”
    张洋难以置信地翻开资料,“第一版就写了这么多?难道这次要一次成功了?”
    刘芳抢过资料,嗤笑一声,“成不成你心里没数啊?”
    想到苏洛眉头紧锁的样子,宣羽附和地点头,凑到刘芳身边看刚才没心思打开的方案书,没翻几页就看到苏洛苍劲有力的字体,“重新定位需求”,又翻几页,“重写”,再翻,“改”…
    她抿唇,没被赶出去真是奇迹。
    “你真的没挨骂啊?”刘芳狐疑地看向宣羽。
    她干笑两声,“真的没有…”
    其他人很快把话题揭过,宣羽悄悄掏出手机,「我居然没有被骂哎!」
    「他们说我会骂你?」
    她坐回位置上,「没有啦,我猜的」
    「舍不得骂」
    瞄一眼离她最近的刘芳,见她没有注意这边,宣羽小心翼翼地点开手机,嘴角带笑地反复看着他发来的“舍不得”。
    「我出去了,好好吃饭,早点睡觉,明天见」
    这回舍不得的人倒变成她了,「嗯…晚上有时间的话给我打个电话呗?」
    「好」
    然而在酒店等到10点,手机也没响过,知道他不会再打来,她索性撇下手机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