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言之隐

    手机震动,他笑着接起,宣羽软软的声音传过来,“你到了嘛?”
    他将烟吐出,还没开口,就听见她问,“你在抽烟?不是很少抽烟嘛?怎么了啊?”
    把烟按灭,他在安静的黑夜中哑着嗓子,“刚抽两口,不抽了,刚才想说什么?”
    “少抽点,对身体不好。”她清清嗓子,问得含蓄,“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嗯?”
    “那个…你是不是不行啊?没关系啊,我没经验,也没得对比…”
    苏洛像是被烟呛到一样,在冷风里低低地咳嗽,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他无奈地按了按眉头,一字一句道:“小羽,愿意跟我一起住吗?”不想再等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么快就同居吗?”
    他轻笑,“同居快,想知道我行不行就不快了?”
    宣羽支支吾吾,“没、没有,我就是…随口一问,你别在意啊。”
    “我当然在意,可以给我一个证明的机会吗?”苏洛不打算放过她,骂了人就要跑,哪有这种好事?“行吗,小羽?”
    他没再出声催促,也不打算将话收回。片刻后,她轻声开口,“住哪里啊?”
    握着手机的手松了松,“福苑可以吗?离蓝天和元音都不算远。”
    蹙着眉想起什么,他把手机换到另一边,接着说:“那套房子是我作为婚房买的,但没人在那里住过,你介意的话我们再换其他的房子。”
    宣羽在那头笑着说:“不介意,不是都没住过嘛,再说你们都离婚这么久了,没关系。”
    手指微蜷,他应道:“好,周末带你去。”
    宣羽柔柔地“嗯”一声,“早点上去吧,不要抽烟了。”
    “不抽了,早点睡,晚安。”
    凉风吹了一个晚上,周一的温度比昨天更低了些,但好歹是个大晴天。
    业务部几人陆陆续续走进办公室,“啊!周一实在太堵了!”张洋抱怨道。
    “哎你们听说了吗,咱们组要来一个新人了。”李相一大早就带着八卦走进来。
    “不知道啊,什么时候来?”刘芳问。
    “我也是刚听小梅说的,本来今天就该来的,李哥不是出差了嘛,就改到明天了。听说和苏总一样,也是灵安大学毕业的,哦,跟小羽也一样,是你学妹。”李相朝她眨了眨眼。
    “这么巧啊…”怎么这两天全是学妹啊…
    “听说来头还不小哦,是哪个董事的女儿,优秀得很呢!”
    “那怎么来业务部啊?”众人八卦道。
    李相神神秘秘地说:“我猜啊,是冲着苏总来的,人家点名就要进业务部呢!”
    宣羽安静听着,内心却颇涛汹涌,不安地摸出手机给苏洛发信息,几个字刚打完,就觉得有些不妥,她连实习生的影子都没见到,而且说不定他都不知道这回事。她抿抿唇,默默放下手机。
    快中午的时候,苏洛先给她发了信息,「小羽,忙么?」
    她没什么精神地拿起手机来看,「忙得差不多了,怎么了?」
    「怎么不找我?」
    宣羽深吸一口气,「昨晚睡得好嘛?」
    「不太好,想着周末的事,睡不着」
    复杂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那你困不困啊?」
    「不困,中午带你去食堂吃饭?」
    「不要,我要跟刘芳他们一起吃」宣羽握着手机无奈打字:「不要搞特殊,谁没事会和老板在食堂吃饭啊!」
    「好,晚上有应酬,今天就不陪你了」
    「知道啦,少喝酒少抽烟」
    中午,她跟刘芳坐在食堂靠窗的位置,吃到一半,刘芳靠近她轻声说:“苏总来了哎,他很少来的。”
    她头也没回,“嗯嗯”两声继续小口吃蘑菇。听到刘芳朝她身后叫了句“苏总”,她才转头看去。
    苏洛站在她旁边,薄唇轻启,“怎么吃这么少?”
    宣羽不动声色地瞪他一眼,然后尽量装作自然,“嗯…苏总还不去吃饭吗?”
    苏洛看了看她,竟真的转头走了。
    问都问了,再回答一句会怎么样…她撇撇嘴,握着勺子搅剩下的蘑菇。
    “苏总都说你吃得少,”刘芳问她:“要不要喝点汤啊?”
    她刚摇头,苏洛又走回来,手上还端着一个冒热气的碗,“把这个喝了。”
    她低头看面前金灿灿的南瓜浓汤,再抬头时眼里满是震惊。
    苏洛却像没看到似的,只见他看向刘芳,“需要我给你拿一碗吗?”
    刘芳连忙摆手拒绝,“不用了不用了苏总,我自己来就行了。”
    他点点头,这才真的转身走了。
    刘芳小心翼翼地问:“你跟苏总,你们…”
    宣羽笑眯眯地看向她,“我们许总跟苏总说我胃不好,所以苏总对我特别关照些,苏总真是太…太温柔了。”
    找出这么个蹩脚的借口,她都觉得说不过去。
    “那你跟你们许总,是情侣啊?”她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们苏总那么照顾你呢,原来是爱屋及乌啊!”
    好一个爱屋及乌,宣羽赶忙否认,“不是不是,我跟许总是非常正常的上下级关系,许总对蓝天的每个人都很关心的。”
    “这样啊…”
    她心虚地喝汤,香浓细腻的口感简直要融到她的心里去。
    7楼安安静静的,直到此起彼伏的闹钟声响起,大家才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准备开始下午的工作。
    宣羽拿上方案书往电梯口走。“小羽加油!我们都在你身后!”张洋的声音伴随着其他人轻快的笑声传过来,她回头扬扬手,转身走进电梯。
    9楼办公室外,徐助理和刘雯刚从茶水间走出来。“宣小姐,”徐助理叫了她一声,“您来找苏总吗?”
    “对,我来送方案书。”
    “您稍等。”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徐助理神色古怪地拉开门让她进去。
    门合上,她双手捧着方案书递过去,公事公办道:“苏总,我来送方案书。”
    苏洛靠在椅背上,开口问了句,“南瓜汤好喝吗?”
    “现在在工作哎,不要问这样无聊的问题!”她探身靠近他,“刚才徐助理看了我好几眼,你看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苏洛挑起眉,“现在在工作,你就把脸凑近了让我看?”
    她撇着嘴要退回去,却被他捏住下巴,“没有东西,可能是我告诉他,以后你来的话,让你直接进来。”
    宣羽拍开他的手,瞪着明亮的大眼睛看他,“不是说了不要搞特殊吗??中午你给我拿汤就已经很奇怪了!”
    苏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想了想,你本来就特殊,这些都是正常待遇。”
    她的脸有些热,伸手指指桌上的资料,命令似地说:“快看。”
    苏洛笑着抽出一支笔,“你还没回答我,汤好不好喝?”
    “好喝,快看吧,他们都在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