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对象

    从车里翻出一包纸巾,捏着她的下巴转向自己,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由着他摆弄。刚把沾在她唇边的唾液擦干净,他又轻轻啄了一下她的唇。
    胡乱擦了擦自己的嘴,苏洛打破安静的氛围,说:“现在你接过吻了,”握住她放在腿上的手,澄清般地补充,“我的恋爱经验不多,但总归是牵手接吻,像这样就好了。”
    她笑着点头。
    “那可以跟许嘉说吗?我们在约会。”
    宣羽捏捏他的手,“等这三个月过去再说好不好啊?”
    苏洛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样也好,他也有时间处理自己的烂摊子,暗自权衡利弊后应道:“好。”
    驱车到海鲜火锅店,宣羽刚要烫餐具,手机连续震动几下,她放下热水壶,业务组的群聊消息源源不断地进来。
    李云凯:「@所有人,苏总提前回来了,原计划下周二交的方案,咱们得加把劲儿周一交了!」
    刘芳:「…怎么提前回来了啊?」
    李云凯:「不知道啊,徐助理刚跟我说。辛苦大家周日来加班,方案交完了咱再找一天休息。」
    群里顿时一片怨声载道,鬼哭狼嚎。
    她收起手机,手臂撑在桌子上,问:“怎么提前回来了啊?”
    苏洛边烫餐具边说:“想早点见到你。”
    本就只有一丁点儿的不满这下完全消失,宣羽红着脸看他,“你的恋爱经验真的不多嘛?”
    “嗯,”苏洛把碗放到她面前,“我跟前妻,也只相处了一年多。”
    她垂眼盯着冒热气的碗,“我开玩笑的,都说了不介意。”
    “我知道,是我想说。”
    热闹的火锅店里,宣羽听他说他们在父母撮合下相处一年后结婚,婚姻仅维持两个月就因为性格不合分开了。
    “我知道你不介意,但我还是有必要告诉你,就这一次,以后不说了,好吗?”
    她又在苏洛脸上看到了那晚的犹豫和无奈,“嗯,以后不说了。”
    晚饭后,苏洛把车停在公寓门口,理所当然地要送她进去。
    她摇摇头,“我有东西要给你,在车里等我一下。”
    “去哪儿?我陪你。”
    她勾起他的手指晃了晃,“不用啦,我马上就来。”
    下车站在路边,不一会儿就看到她提着一个盒子从拐角处出来,走近了才看清,那是一个绑着蝴蝶结的白色方形蛋糕盒。
    他接过她递来的盒子,诧异地问:“你做的吗?”
    宣羽笑盈盈地“嗯”一声,“回去吃吧,我走啦。”
    她向前迈一步,双手攀上他的手臂,踮脚吻了吻他的侧脸,趁苏洛没来得及抓住自己,道声“晚安”便跑了。
    怔怔盯着她的背影,眼中的落寞和歉意融在清冷的夜色里,此刻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后悔时刻之一。手机震个不停,垂眸看一眼屏幕,皱起眉挂断,接着就是几条短信进来,他更是看也不看,随手清空。
    回到家,果然看到许嘉赖在客厅,他刚把蛋糕放到中岛台上,许嘉就从沙发上弹起来,调侃道:“哟!今天还回来呢?”
    苏洛淡淡地瞥他一眼,低头拆蝴蝶结,“你家没沙发?”
    “这不是好久没在这儿看见你了嘛!”许嘉背着手走过去,“提拉米苏?你不是不吃甜食吗?约会对象给你买的啊?”
    “我搬回来不是一天两天了,”苏洛终于舍得把眼神分给他,炫耀般地说:“她做的。”
    趁他不注意,许嘉抄起一旁的勺子挖走一大块蛋糕,不管不顾地塞进嘴里,铁勺打在牙齿上,发出不轻的声响。
    苏洛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塞满蛋糕的嘴,盘算着要不要揍他,最终只是默默把七零八碎的蛋糕拿远了些。
    “唔,唔…真好吃。”许嘉咂巴嘴,“哎?这味道怎么这么熟悉?哥,再给我吃一口。”
    苏洛又往边上挪了挪,警告道:“想都别想。”
    “你不是不爱吃甜的嘛,我这是帮你分担,再给我尝一口,我怎么感觉像在哪儿吃过呢!”
    “别逼我揍你。”
    许嘉撇撇嘴,放下勺子支着脑袋看他,“是真的觉得熟悉,不是为了骗你给我吃一口。”
    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苏洛慢条斯理地吃完剩下的蛋糕,指了指盒子,不客气地说了句“收拾干净”。
    “我就吃了一口!凭什么我收拾啊!”许嘉气急败坏道。
    “凭你吃了一口。”苏洛头也不回地转身上楼,留许嘉一人在楼下嘟嘟囔囔。
    第二天一早,宣羽坐在出租车里,几天前,她也是这样搭车去元音,但心态却已截然不同。窗外的景色跟那天并无区别,一样的秋高气爽,一样干净的街道,同一个红绿灯,同样行色匆匆的人群,但今天,她没有看到逛过就分手的姻缘塔,真是个好兆头。
    忙到快11点,宣羽稍微空闲了些,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苏洛好像给她发信息了,她“呀”了一声,赶紧拿起手机确认,果然发了…急匆匆回复道:「不好意思啊,昨天睡着了…不用谢,我做蛋糕很厉害的,下次再做别的给你吃」
    苏洛很快回复:「这么早就醒了?」
    她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过去,「我又不是猪…」
    「你不是,吃饭了么?没吃的话等我,我去接你」
    「不用啦,我在元音呢」
    苏洛拨了电话过来,她揣着手机走到茶水间,听见他问,“怎么在公司?今天不是周日吗?”
    她拿起一包速溶咖啡在手里捏着,“是啊,可是你提前回来了,我们要把方案书给你呀。”
    对面沉默下来,她接着说:“苏总,工作是工作,恋爱是恋爱,要好好分开。”
    苏洛轻笑一声,“开发部加班么?”
    “不加啊,怎么啦?有事找他们吗?”
    “要是那天你去开发部,今天就不用加班了,现在要不要换?”
    她娇嗔道:“才不要呢,苏总跟哪个部门接触多,我就去哪个部门。”
    话音刚落,刘芳拿着杯子进来,用气音问道:“苏总啊?”
    应该是没听见她说了什么,宣羽松一口气,朝她点点头,又一本正经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苏总,那我先挂了。”
    挂了电话后刘芳倒是露出震惊的表情,她在心里犯嘀咕,这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啊…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吗?”
    “没事没事,看你挂得那么快,吓我一跳。”
    宣羽撕开被捏得皱皱巴巴的咖啡包,“没有啦,我还没说完呢苏总就挂了,我回去写报告啦。”